翻譯此頁面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絕色爭妍再續傳奇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絕色爭妍再續傳奇

2 019年香港蘇富比秋拍,常玉《曲腿裸女》以1.98億港元刷新當時藝術家拍賣紀錄,常玉裸女油畫的美學價值及其於現代藝術史上的意義,引起了全球廣泛炙熱的討論;本季,香港蘇富比榮幸於現代藝術晚間拍賣呈獻誕生於同期之《綠色背景四裸女》,堪稱常玉裸女群像中最媚惑吸引之臻絕鉅作,聯同兩幅珍稀精絕的鏡面油畫《粉紅裸女》與《一籃梨子》,誓將傳承常玉傳奇。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油畫纖維板,一九五〇年代作,100 x 122 公分; 39 ⅜ x 48 英寸,估價待詢。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油畫纖維板,一九五〇年代作,100 x 122 公分; 39 ⅜ x 48 英寸,估價待詢。

二戰結束之後,現代藝術在滿目瘡痍之中浴火重生。常玉的人生與藝術,亦臻截然不同的階段,創作前所未見的大尺幅裸女群像。藝術家當年為籌備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個展而創作、及後成為重要館藏之《金毯上的四裸女》,便是以四裸女爲主角,而《綠色背景四裸女》在常玉裸女群像當中,更堪稱畫面最為精彩活潑、創作過程最為嚴謹考究,實屬博物館級別之史詩鉅獻:《綠色背景四裸女》俯臥四位裸女,她們姿態、髮色、臉容各有不同,似乎正佯倘於夏日的青翠草地,享受一場溫暖愜意的日光浴。常玉自早年創作以來,凡遇到極其喜愛或滿意的構圖,均會在創作第一件作品後重新挑戰,以不同的色彩與線條運用再作第二件,《綠色背景四裸女》即屬此例:本作誕生前後,常玉創作了畫面相近而尺幅略小、三裸女為構圖的《裸女與高跟鞋》,以及之後的《四裸女》。若以《綠色背景四裸女》與這兩幅對比,可見《裸女與高跟鞋》採取較寫實的表現手法,應屬最早完成的一幅;《四裸女》背景以留白處理,專注呈現裸女曼妙的肢體線條,而《綠色背景四裸女》則集《裸女與高跟鞋》以及《四裸女》之大成,在虛與實的空間處理手法之間覓得最完善的平衡,給予觀者豐富的想像空間,尺幅也是當中最大的一幅。由此推斷,《綠色背景四裸女》是常玉畢生所有作品當中,唯一先後創作三幅完整油畫才終告誕生之鉅作,體現藝術家反覆錘煉畫面的匠心,以及對於《綠色背景四裸女》的重視。

儘管裸女是西方藝術的經典主題,但在現實之中,赤身露體在十九世紀中後期的歐洲依然備受爭議。及至一次大戰前後,經過藝術家、時尚領袖和科學家的大力推廣,歐洲才逐漸接受公開赤裸身體;二戰之後,星光璨爛的電影界更出現不少美艷性感的女星,法國的碧姬・芭鐸以半裸或全裸俯臥於沙灘或床上的曼妙丰姿,更成為五〇年代最為驚艷的時代寫照。若以《綠色背景四裸女》中模特兒的身姿,對比以碧姬・芭鐸為代表的五〇年代對於女性的審美,即可見藝術家此時深受時代啟迪,體現當時法國乃至歐美女性對於表現身體之美更趨自由開放之影響。

《綠色背景四裸女》四位美人姿態相異,構圖上巧妙呼應傳統中國山水畫的獨特思維:西方裸體藝術,數千年來都是以眼前所見的寫實為依歸;中國古代山水,則遵從主客相融的審美方式。常玉本著東方的視野觀看裸女,將裸體的呈現歸於自然,為《綠色背景四裸女》賦予山水畫意;其瑰麗艷綠的背景,則映照出「漢綠釉」的悅目光輝。在中國傳統文化裡,青色是象徵生命的顏色,《釋名・釋采帛》裡即有道:「青,生也,象物之生時色也」。青綠因生機盎然、春氣蕩漾而受到尊崇,常玉在本畫運用此色,將他廣闊無垠、生機無限的精神宇宙也體現其中。

「這物出自太虛幻境空靈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專治邪思妄動之症,有濟世保生之功。所以帶他到世上,單與那些聰明傑俊、風雅王孫等看照。千萬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緊,要緊!」
《紅樓夢》第十二回節錄
常玉 《粉紅裸女》,油畫鏡面,一九二九年作,33 x 42 公分; 13 x 16 ½ in.英寸,估價:HKD 6,000,000 - 10,000,000。

常玉曾於二〇年代末至三〇年代以鏡面取代畫布創作油畫,常玉選用如此不尋常的媒介,並非偶然之舉,而是巧妙摘引《紅樓夢》對鏡子的描述。書中曾寫到一個名為「風月寶鑑」的法寶,其正面能照出人內心處的慾望和誘惑,陰面卻是人不敢直視的赤裸真相。常玉的鏡面油畫也擷取其義,透過塑造鏡子的倒影,隱喻藝術家的慾望與渴求,或是粉紅佳人,或是錦衣玉食。本季登臨蘇富比的《粉紅裸女》和《一籃梨子》,即是屬於此創意無限的珍稀系列。兩作原為常玉早年摯友暨經紀人、法國著名作家亨利・皮耶・侯謝所典藏,並著錄於其收藏清單之上,後於六〇年代被另一常玉重要藏家巴黎畫商尚・克勞德・希耶戴購藏,再於八〇年代進入現藏家家族,來源清晰。兩件鏡畫近九十年來首現拍場,讓我們將之擦拭,還以晶瑩,一探常玉鏡面油畫的精神境界。

常玉 《一籃梨子》,油畫鏡面,一九三〇年代作,34 x 43 公分; 13 ⅜ x 16 ⅞ 英寸,估價:HKD 5,000,000 - 8,000,000。

《粉紅裸女》體現了常玉早期裸女油畫的典型特徵,更可說是三〇年代同類題材作品的構思原型:常玉以溫潤的粉紅色調呈現裸女,背景則以粉白色營造半抽象的背景,輕柔的色調更顯甜蜜浪漫,躺臥的裸女以正面示人,袒胸露臂,背靠睡枕,反映了藝術家對異性直白的情慾表現;《一籃梨子》則以純白背景以厚塗的方式,在鏡面中心創造一個矩形的載體,可以猜想常玉應曾用刮刀造成對邊的平衡;工整的塊面配以簡約的色調,透現幾何抽象的韻味。若説《粉紅裸女》裡的花布隱喻了常玉思鄉情懷,《一籃梨子》所包羅的中國象徵元素則更顯而易見,畫面處處以東方文人傳統為依歸,充盈著常玉對中國美學的懷想。

現代亞洲藝術 香港春季拍賣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