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鸿卿爵士

康蕊君

品是藏家思想的延申,伟大的收藏亦折射藏家伟大的志趣和性情。何鸿卿爵士的收藏汇聚不同地区、时期和材质的艺术品,和谐地融入起居生活中。它们质优出众,稀世难求,高贵逸美,蕴藉著谦逊的气息和卓越的风范,以物质形态见证了何爵士的性格、眼光和品味。何鸿卿爵士作风低调但气度凛然,他的出现往往令在场人士不禁肃然起敬。

何鸿卿爵士

何爵士精心挑选的珍藏常伴他左右:英国家具、法国银器与印象派艺术聚于一堂相得益彰,而在印象派画家当中他特别欣赏爱德华.维亚尔;明式家具和中国水墨画互相烘托,他更特辟一隅专门陈列一本元式瓜果图册。出于自身文化背景,何爵士自然更熟练地接受中国艺术品熏陶,但这并不妨碍他欣赏德加的油画或者贾科梅蒂的素描。他对波斯和叙利亚的作品同样着迷,也会被斯里兰卡的鎏金铜神像和贝南青铜头像所触动。只有本身具备非凡特质的作品,才能让何爵士鉴赏惜物的心找到共鸣。

左:安思远,1995年摄于纽约住所。右:罗森,《Chinese Jade from the Neolithic to the Qing》,伦敦,1995年

在两个领域中,他尤其涉猎深远。

上世纪七十年代,何爵士以清代玉器为起点,开始收藏中国艺术品。在安思远鼓励下,其收藏日渐丰富,涵盖整个玉器发展史,以新石器时代为开端。至1995年,罗森(Jessica Rawson)就何爵士在大英博物馆展出的三百多件玉器出版专书《Chinese Jade from the Neolithic to the Qing》,上至新石器时代,下及满清一朝,此时,何氏所藏所蓄已在艺坛上举足轻重。

何爵士对另一个艺术领域的着迷始于1994年,而这次和收藏玉器不一样,是器物让他一见倾情,直扣心弦,毋用他人引导。他迷上了一件描绘《三国演义》场景的元青花罐,后来他回忆道:「买三国罐的时候,勾起了我年少的往事。我小时候对《三国演义》的典故很入迷,那英勇、光荣和忠诚的事蹟令我深受感动。买了这罐后,我对元代瓷器更感兴趣了。我被它们的力量所震撼,逐渐形成了一个收藏。」十多年后,何爵士撷英集珍,建立起一个无与伦比的收藏,当中不乏顶级佳器。

元 青花三国演义图罐

「它们质优出众,稀世难求,高贵逸美,蕴藉著谦逊的气息和卓越的风范,以物质形态见证了何爵士的性格、眼光和品味。」

何爵士对自己藏品强烈的求知欲致使他长足关心并资助博物馆的发展与建设,虽然他很早便开始从事社会慈善事业且步伐远不止于此。他对「人权、健康、教育和艺术」尤其关注,曾为促进中东和平智囊团的一员,并专门为此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法学院设立教席。他还对伦敦圣乔治大学医院的多项医学研究项目进行资助,其中一个项目在预防爱滋病毒传播方面取得了令人可喜的进展。何爵士除了资助位于美国、英国和香港的大学之外,还是「香港资优教育学苑」得以成立的关键人物。何爵士致力推动艺术发展,其大部分藏品入藏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亚洲协会以及伦敦大英博物馆并身兼信托人以及客座委员会委员。他还曾捐款支持上海博物馆的建设,上博为此亦特别设立了何鸿卿玉器馆。除视觉艺术以外,伦敦爱乐乐团古典乐队也曾因他的资助而获益。除了捐资,何爵士还在工作繁忙之余抽出私人时间投身金融和文化事业、担任委员或顾问为其提供宝贵建议。

英女王与何鸿卿爵士 © Benedict Johnson

大英博物馆在各方面均受益于他的慷慨支持,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何鸿卿爵士东方文物馆」的设立,其展厅经何爵士资助在1992年进行修缮,并于2017年再次全面翻新,更名为「何鸿卿爵士中国及南亚馆」,而且两次均由英女王主持开幕。此外,如今位于大英博物馆著名的大维德爵士收藏当年曾一度前途未明,何鸿卿爵士不顾强烈反对,积极主张转移至大英博物馆,而且还提供了资金。最终,一个美轮美奂的展厅2009年在大英博物馆启幕,专门展出大维德爵士的收藏,这也是何鸿卿爵士陶瓷研究中心的主要项目之一。遵从生前遗愿,何爵士珍藏的绝大部分中国玉器及青花瓷将赠予大英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中的「何鸿卿爵士中国及南亚馆」

「何爵士历经时间考验,锤炼出关于艺术价值的独特直觉,每每于苛刻的市场评价和变幻莫测的时兴风潮中挑选出隽永传世的艺术品,这些收藏已深深烙上属于他的独特个性。」

慈善事业不仅限于金钱的资助,慈善本身就是一门艺术,而何鸿卿爵士完美地掌握了这门艺术。他尽全心致力改善他人的生活环境和条件,但行事风格谦逊低调,即使亲朋好友都未必完全知晓其行善事蹟,就连他的讣告也只是对相关事迹轻描淡写。何爵士所参与的社会活动不知凡几,作为公众人物亦难免偶尔招来闲言碎语,但他坦然面对此类风评,坚持与学人名士交流,更和他们一起前往各地求学取经,其中尤以中东和阿拉伯国家为主。何爵士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慈善家和捐赠者,他一旦认定某个项目值得投入、负责人能胜任,就会用心地跟进工作进度,但从不干涉其运作。1993年,何爵士因慈善贡献而获封爵士勋衔。

汉 青铜辟邪 | 估价 6,000,000-8,000,000 港元

作为一位收藏家,何鸿卿爵士向来独立思考、胸有丘壑。只有能与其产生共鸣、蕴藏澎湃力量和生命力且匠心独运的艺术品才能入他慧眼。一旦碰见如斯境界的艺术品,他必定穷追不舍,否则没有任何人或事能说服他收藏一件作品。何爵士历经时间考验,锤炼出关于艺术价值的独特直觉,每每于苛刻的市场评价和变幻莫测的时兴风潮中挑选出隽永传世的艺术品,这些收藏已深深烙上属于他的独特个性。何鸿卿爵士的私人珍藏将伴随他的品格和鉴藏智慧流芳百世,无论其藏品最终归宿是博物馆或是私人,何爵士的名字将如二十世纪初各大显赫英国收藏家般,成为传世来源记录中重要的一部分。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