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有靈:珠寶裡的鳥獸蟲魚

萬物有靈:珠寶裡的鳥獸蟲魚

Chapters

論是古代金飾還是現代珠寶,當中不少都隱藏著自然萬物的影子。歷代工匠竭盡所能,只為展示世間百態之美。能工巧匠以動物為原型,結合寶石和貴金屬,以雕琢後的華彩點亮地球的生命奇蹟。人類對珍禽異獸的迷戀孕育出各路神魔鬼怪,牠們可能是伴隨左右的忠心護法,又或是野性難馴的妖孽,衍生出的志怪和寓言故事流傳至今。對動物的想像甚至塑造了華夏文化的宇宙觀,昭顯天地有序,道法自然。

為動物賦予象徵意義,是出於人類對自身本性的思考,長久以來與藝術文化的發展源流經脈相連。對動物形象的刻畫映照出我們內心寓言式的投射,是美學與創意的體現,使原本廣為流傳的神話或信仰增添深厚的精神內涵,啟發我們進一步探究人與自然的關係。

「藝術一直離不開動物。」
FÉLIX GUATTARI 及 GILLES DELEUZE,《何謂哲學?》

蜂蝶

蜂蝶外形纖巧,但內裡卻蘊藏著許多未解之謎。牠們從幼蟲成為繭、最後破繭而出的蛻變過程令人為之著迷。灑著鱗粉的翅膀輕輕扇動,既空靈又脆弱,時刻提醒我們:生命稍縱即逝。古希臘語「psyche」意為蝴蝶,也引申作靈魂,蝴蝶離開蝶蛹,喻指靈魂脫離肉體,而寶石折射光線的瞬間,亦有如曇花一現。蜜蜂生命短暫,常用來譬喻人終有一死。

禽鳥

孔雀尾羽絢麗,猛禽展翅莊嚴,鳴鳥啼聲婉轉,牠們經過人類演繹,成為愛情、希望與自由的符號。從遠古時代起,禽鳥的形象已出現在首飾中。十九世紀,歐洲和北美湧現一股觀鳥熱,西方人的鳥類學知識愈來愈豐富,以禽鳥為題的珠寶遂逐漸流行。二戰期間,飛鳥受到巴黎珠寶匠喜愛,無拘無束劃過天際的鳥兒成為抵抗黑暗力量的象徵,並於戰後激發了人們追求長久和平的決心。在沒有戰亂的繁華盛世,鸚鵡、翠鳥和孔雀的奪目彩羽很多時候會成為珠寶設計的靈感,甚至製作素材。孔雀是印度教戰神室建陀的坐騎,牠們色澤斑斕,代表愛情,預告春回大地,一直以來都是深受歡迎的首飾造型。

神獸

化石、岩石和礦石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結晶,我們從冷硬的紋理中讀取歷史的蛛絲馬跡,揣摩各個地質年代的演變。正是這種不確定性引發古人遐想,使他們構思出在人類誕生前稱霸天地的神秘生物,例如斯拉夫傳說中的三頭龍Zmei和印度教的不死神鳥迦樓羅。這些存在於想像中的動物映照出我們內心寓言式的投射,傳達我們對美學的遙想或在創造中注入的象徵意義,為廣泛流傳的神話或民俗故事增添一點精神內涵。

「我們嘗試定義(因為這種經驗幾乎已經完全失落)全球不同文化以動物符號來刻劃世間經驗的做法。十二星座當中八個都是動物。希臘文化當中,十二小時每個都以動物代表……印度教徒想像地球由一頭大象扛在背上,而大象則站在烏龜之上。」
John Berger,《為何看動物?》

海魚

我們會無意識地夢見海洋,它深邃莫測,充滿生機。美國導演David Lynch曾經形容,「想法就像魚兒。你如果想捉小魚,留在淺水區就夠了。但如果想捕獲大魚,你必須往更深水的地方去。深處的魚兒更強大、更純粹。牠們是龐然巨物,難以捉摸而且美麗不可方物」。

游魚和海馬、水母等海洋生物在全球各地的文化中代表不同觀念,包括重生、淨化、信任、豐饒、和諧、不死等。例如龜寓意福壽,海龜陸龜皆然。海貝和海星令人憶起海邊的悠長暑假,是深受珠寶設計師垂青的題材。

遊蛇

「別忘了蛇……蛇形首飾應當纏繞著每根手指和每隻手腕……蛇是目前炙手可熱的珠寶設計主題……百看不厭。」
Diana Vreeland,《Vogue》雜誌主編,1968年

要數其中一個內涵最豐富、文化意義最多元的符號,蛇可謂當之無愧。身懷毒液的蛇從陰暗的泥土深處鑽出來,儼如地下世界的守衛,遊走於生靈與死蔭之間的過渡。從非洲古埃及到南洋爪哇帝國,蛇都被尊為生育與情慾、永生與療癒、智慧與高貴、以及欣欣向榮的象徵,1839年,艾爾伯特親王向維多利亞女王贈送一枚鑲有女方生日石的蛇形訂婚戒指,這款意義非凡的設計標誌著永恆的愛,在英格蘭和歐洲各國風靡一時。

在卡地亞時任創意總監Jeanne Toussaint掌舵下,美洲豹在1913 年成為品牌家喻戶曉的標誌。這種野生大貓在美洲叢林中神出鬼沒,牠們舉止優雅,散發著亦正亦邪的陰柔味道,魅力中挾帶危險氣息,滿足人們對巴黎爵士年代的遐想。另一種大貓——獅子則高貴威嚴,被尊為「百獸之王」。

愛寵

提到動物,我們必須預留一個特別的位置給家中寵物,因為無論如何,對渾身絨毛或鱗片的小動物的喜愛,與對野生獸類的敬畏之心總不能相提並論。史前人類把貓狗從野外帶回身邊馴養,過程中互通靈犀,彼此間建立起一道獨一無二的強韌紐帶。

任何飼養過動物的人都必然感受過那股深刻的羈絆,包括相伴時的信任與無私的付出,以及面對無可避免的失去時的悲傷。1932年,美國作家E.B. White為愛犬黛西寫了一篇悼詞,以哀傷的文筆,憶述黛西生前精靈好奇的模樣。作家最後寫道,「她離開時嗅聞著生命的氣息,並徜徉其中」,讀來讓人心生暖意,亦令人心碎。

本次上拍兩枚貓狗造型的勒内・博伊文別針,當中流露的柔情愛意與作家筆下的文字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條常伴左右、無可取代的狗是大自然意外的產物。牠無法刻意繁殖,也不能用金錢換得,只是恰好出現在你身邊而已。」
E.B. White

珠寶

相關新聞及影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