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此頁面
二次大戰烽火中失而復得的印象派傑作

二次大戰烽火中失而復得的印象派傑作

敦蘇富比印象派、現代及超現實主義藝術晚拍將於2月4日舉行,呈獻最近歸還予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巴黎藝術圈聲名卓著的贊助人及收藏家加斯頓・雷維(Gaston Lévy)後人的三幅珍貴畫作。雷維是事業有成的商人及地產發展商,家住費烈蘭大道(Avenue de Friedland)的一所豪宅,屋內滿是書籍、油畫、藝術品,大多購自當時著名的藝術商,例如伯恩海姆・冉內畫廊、保羅・杜杭・胡埃和安博瓦・沃拉爾。

雷維的藝術珍藏在納粹佔領時期流散一空,其中兩幅拍品在1940年10月遭「羅森堡特別任務小組」(Einsatztab Reichsleiter Rosenberg,專門接收文化戰利品的機構)掠走。作品在戰後運返法國,近年經法國政府介入,由巴黎奧塞博物館歸還予雷維的後人。

「收藏家加斯頓・雷維家族後人對蘇富比委以重任,釋出如此重要的畫作,並藉此講述雷維的生平故事和影響,對此我們深感榮幸。」
蘇富比歸還藝術品部環球主管LUCIAN SIMMONS

第三幅拍品是席涅克的《克利希碼頭,陰天》,它原本保存在雷維的鄉郊莊園布法德堡(Château des Bouffards),後來輾轉落入藝術商希德布蘭德・古爾利特(Hildebrand Gurlitt)之手,其私藏的藝術品在2012年被德國執法部門發現。

623L20002_BGS9G_1.jpg
保羅・席涅克,《克利希碼頭,陰天》,1887年作

三幅作品中最引人矚目的非卡米耶・畢沙羅的點畫傑作莫屬。《霜降,農家少女在生火》是畫家的雄心壯志和六個月苦心孤詣的結晶,畫中的少女和男孩正在寒冬的早晨生火,每一道筆觸都為畫面帶來動感,冷風中的白煙呼之欲出。

這幅光影和色彩傑作無疑是畢沙羅的偉大成就,亦堪稱點畫派的典範佳例。根據畫家本人當時所寫的信函,創作這幅非凡作品雖然甚為費神,但他樂在其中。《霜降,農家少女在生火》耗時六個月完成,有別於畢沙羅大部分的作品,他運用對全新科學顏色理論的深入了解,演繹出一幅美妙佳作。完成之際,正好趕及在布魯塞爾舉行的第六屆二十人畫會年展,展出後更被譽為新印象主義的代表作。

027L20002_B7MWY.jpg
卡米耶・畢沙羅,《霜降,農家少女在生火》,1887-88年作

本作尺幅巨大,透過扣人心弦的光線和氣氛,捕捉冷熱交融的畫面。斜照的陽光在草地上拖曳出長長的影子,晚霜尚未消融,從火堆升起的白煙熱氣蒸騰,構成一幅冷冬火與煙的景象,教人拍案叫絕的細緻描繪無出其右。

畢沙羅在整個創作生涯裡一直對火焰和繪畫火焰的難度深感興趣。畢沙羅以火為素材的作品至少有六幅,包括兩幅油畫和四幅紙本作品,其中一幅紙本現藏於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館。

《霜降,農家少女在生火》不僅傳神地描繪了陽光、火焰和寒風,也反映出畢沙羅的人文關懷。他以勞動階層入畫的做法,很大程度上顯示了他與大多數同時代藝術家的分野。他把人物當成作品主角,把人物和風景並置,而非單把人物置於風景內,這種做法使他在印象派和新印象派中脫穎而出,以人文主義者的身份自成一家。

本作曾在多間國際藝術機構展出,包括巴黎橘園美術館、奧塞博物館、東京Bunkamura美術館和聖保羅巴西銀行文化中心。

雷維對點畫派藝術家的慷慨贊助,使他與席涅克成為畢生摯友,兩人不僅一起度假,雷維還資助席涅克實現繪畫107個法國海港景色的宏願,因此每一批水彩畫完成後,他都能優先挑選喜愛的作品。在整個收藏生涯裡,雷維總共擁有44幅席涅克的油畫。本次拍賣帶來兩幅不同時期的席涅克畫作,引領觀眾從巴黎碼頭冷冽的早晨,漫遊至充滿異域風情的伊斯坦堡明媚海岸。

保羅・席涅克的兩大畢生嗜好,就是繪畫和航海。他在1907年春天踏上征途,尋找心中的桃花源,同年首次踏足伊斯坦堡。甫抵埗,席涅克已被古城的獨特風光深深吸引。

026L20002_B7MWV.jpg
保羅・席涅克,《金角灣,早晨》,1907年作

這座歷史之都令席涅克靈感澎湃,創作出十二幅以金角灣為題的油畫傑作。金角灣水深港闊,毗鄰伊斯坦堡港口,是當時通往鄂圖曼首都的主要水路之一,交通絡繹不絕。本作畫面空靈飄逸,背景中的城市天際線清晰可辨,遠處地平線上聳立的聖索菲亞大教堂的著名宣禮塔輪廓分明。另一幅君士坦丁堡景觀作品,在2019年11月紐約蘇富比的拍賣會上以16,210,000美元成交。

這種光彩明艷、晨光充沛的構圖,是席涅克晚年作品的特色,從中可見野獸派的影響;它不僅將伊斯坦堡的豐饒歷史風采彰顯無遺,更為畫中景象注入嶄新的現代氣息。

另一幅點畫作品《克利希碼頭,陰天》優雅細膩,是席涅克「畢生大作」(”Opus”)的典範——他自認為這些方算是「完整的作品」,它們亦被譽為席涅克對新印象派發展最早期的傑出貢獻。

席涅克一家在1880年遷往巴黎西北部塞納河沿岸的郊區。該地景色豐富多變,河流與工廠煙囪兩者並存,為這位年輕藝術家帶來無限啟發,滿足了他對航海、科學與創新的好奇心。在本作面世之年,文森・梵谷加入了席涅克在克利希附近舉辦的畫展,他的作品恰巧描繪了本作遠景中的大橋。

「這些作品精彩絕倫,恰如其分的色彩鋪滿每一寸畫布,彷如五光十色的萬花筒,見證兩位偉大藝術家努力不懈、成功衝破藝術疆界的故事。畫作的經歷堪比一幅跌宕起伏的歷史長卷,在物歸原主後人後,我們希望幫助它們開啟下一段旅程。」
倫敦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主管THOMAS BOYD-BOWMAN

本作曾為希德布蘭德・古爾利特之子柯尼利亞斯・古爾利特(Cornelius Gurlitt)所藏;此人深居簡出,寓所裡秘藏大量藝術品。古爾利特在2014年逝世後,本作重見天日,經證實曾遭納粹德軍劫掠,最終在2019年7月歸還予加斯頓・雷維後人。它的姊妹作《克利希碼頭,晴天》現藏於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

以上三幅失而復得的珍貴作品將於2月4日倫敦印象派、現代及超現實主義藝術晚拍瑰麗登場。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

相關新聞及影片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