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立獨行:現代水墨大師林風眠

特立獨行:現代水墨大師林風眠

詩人總是不由自主地受到啟發,所以應該盡可能多受各種啟發,以避免受到單一的啟發。
T.S.艾略特

看之下,引用英美詩人艾略特的說話來介紹林風眠(1900-1991)似乎令人摸不著頭腦,可是用這番話來描述這位中國現代藝術的先驅,卻是貼切非常。無論是生活或創作,林風眠往往以開闊胸襟看世界,從不抱殘守缺,這一點相信艾略特也會欣賞。林風眠漫長的生命和創作旅程成果豐碩,其作品表現力豐富,展現多元的藝術風格。他是最早一批鑽研歐洲現代藝術的中國藝術家,對宋代山水畫及宋瓷也有深刻理解。林風眠認為,東與西、古與今的共存並不矛盾,皆可盡納於一件藝術品中。

海匯百川、超越傳統的中國藝術家

右至左: 《三劍客》 ,估價 300,000 - 500,000 港幣; 《寶蓮燈》 ,估價 2,200,000 - 3,000,000港幣; 《荷塘》 估價 1,600,000 - 2,000,000 港幣; 《葦塘雁過》 ,估價 200,000 - 300,000 港幣

林風眠的開放思想, 往往使他站在文化界衛道士和權威的對立面。然而,他的淵博見識和獨立信念終使他跨越地域和政治局限。他曾任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現為中國美術學院)校長,獲公認為重要的教育家,是鼓動中國早期現代思想的先行者。他也是表現主義的早期代表人物,而這種歐洲藝術風格,其內斂之處,竟與一些深具中國文人和個人主義的書畫頗為接近。

1920年代初期,林風眠在歐洲旅居數年, 對德法藝術深深著迷。他在1926年回國,被譽為中國現代主義先驅,又培育新秀,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等都是他的學生。作為一位教育家,林風眠與上海美術學院創辦人劉海粟(1896-1994)的觀點相近,二人都在全國藝術教育的現代化過程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對中國現代美術的進程影響深遠。

「...我們要在極殘酷無情、乾燥枯寂的社會裡盡宣傳藝術的責任。因為我們相信藝術能夠救濟現在中國民眾的煩苦,能夠驚覺—般人的睡夢。」
上海美術學院創院院長劉海粟,1928年

無論在教育和藝術創作方面,林風眠一貫積極擁抱新潮流,絕不囿於陳規舊制。欣賞他的藝術,亦應抱此胸懷。林氏的創作靈感或源自他欣賞的藝術家,若將他們與林氏的作品並觀, 可更深入了解林風眠的非凡創作生命力、還有那匯聚各種風格的驕人成就。

女性肖像

馬蒂斯和莫迪里安尼

林風眠曾在巴黎接觸到馬蒂斯和莫迪里安尼,《藍衣仕女》的創作靈感部份源自這兩位藝術家。馬蒂斯繪畫過多幅室內女子肖像,敏銳的筆觸和豐富裝飾的主題大概曾令林風眠為之讚歎。莫迪里阿尼筆下人物那面具般的五官,源自伊特魯里亞人的雕刻,這一點顯然也對林風眠有所啟發。《藍衣仕女》的方形畫面讓看慣水平或垂直開展的卷軸畫的東亞觀眾感到困惑,但其實方形冊頁曾是宋代流行的畫幅格式。

左:林風眠, 《藍衣仕女》 ,估價 2,200,000 - 2,800,000 港幣
右: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 《寶麗特·茹丹肖像》 ,約1919年作,成交價42,810,000 美元

中國戲曲

立體主義和後印象主義的視覺韻律

林風眠有不少作品以中國戲曲為題材。在《寶蓮燈》中,人物角色建構起充滿動感、色彩繽紛的畫面,其中的視覺韻律及淺層空間展現立體主義的影響。人物身上的半透明布料展示林風眠充分掌握油彩的特質和潛能,而流暢的筆法則是藝術家早年研習書法和水墨的結果。《寶蓮燈》畫面清新流麗,當中可見林氏對各種藝術風格的理解和應用。十九世紀末研發的新顏料,諸如鮮亮的藍與黃,為印象派和後印象派藝術家大膽採用,林風眠亦不例外;矚目鮮豔的色彩是林氏美學的一大特色。

林風眠 《寶蓮燈》 ,估價 2,200,000 - 3,000,000 港幣

荷塘

莫內睡蓮的光影變化

林風眠《荷塘》的水平線處於畫面高處,加上覆蓋整個畫面的構圖,令人不由得想起莫內的睡蓮。莫內創作超過250幅睡蓮作品,林風眠在巴黎想必曾見過一些。與莫內的睡蓮作品一樣,林氏以蓮荷為主題,藉著浮光掠影探索顏色和光線變化。搖曳的葦草高挑而富有書法意味,在畫面上方並列成一排,襯托著輕柔的雲層。

左:林風眠 《荷塘》 ,估價 1,600,000 - 2,000,000 港幣
右:克勞德·莫內 《睡蓮》 ,1908年作,成交價 23,731,624 英鎊

畫花

靜物畫:藝術家的寫照

《瓶花》筆觸細膩,流露林風眠好靜和沉思一面。黃色的光暈從後照亮畫面,花束略向觀眾傾斜,既有現代感,樸素而清貴,隱然與道家思想相呼應。《瓶花》與法國藝術家亨利·方汀·拉圖爾的花卉靜物畫一樣,可以說是藝術家情緒和內心世界的寫照。

左:林風眠 《瓶花》 ,估價:1,500,000 - 2,500,000 港幣
右:亨利.方汀.拉圖爾 《花(三色堇)》 ,1883年作

洶湧海域

印象派情調:海與天

《海岸》的洶湧海洋,展現林風眠對於寫實描繪天氣的興趣,而天氣也是法國印象派的經典主題。林氏利用油畫技法以粉色描繪起伏跌宕的半透明波浪,營造出一種激蕩的節奏,再以烏雲籠罩海面加強氣氛。藝術家運用海和天的灰與藍, 輔以暗影之間的光線變化,營造距離感和景深。

左:林風眠 《海岸》 ,估價 1,800,000 - 2,400,000 港幣
右:克勞德·莫內 《阿讓特依景色》 ,1872年作,成交價1,428,500 歐元

葦塘雁過

回歸書法

林風眠 《葦塘雁過》 ,估價 200,000 - 300,000 港幣

林風眠的傳統中國書畫根基,在水墨作品中清晰可見。《葦塘雁過》以白、灰及黑為主調,筆觸具有書法感,刻劃飛雁及風中低頭的蘆葦,雲層則採用歐洲薄塗法營造效果。畫面以唐代杜甫七言律詩《登高》以及林風眠的杭州西湖記憶為靈感。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唐)杜甫《登高》

三劍俠

趙無極、朱德群與吳冠中

林風眠 《三劍俠》 ,估價 300,000 - 500,000 港幣

林風眠喜愛畫鳥,畫鳥,總讓他想起兒在森林裡玩耍、與大自然親密緊扣的記憶。黑鳥通常停在粗壯的枝幹之上,是林風眠作品當中常見的主題。《三劍俠》的罕見之處,在於其空白背景以及鮮明的明暗對比。藝術家利用敏捷而充滿活力的筆觸描繪鳥兒,暗喻純真和友愛。有趣的是,該作品可能是暗指趙無極、朱德群和吳冠中三人,他們都是林風眠的學生,有「中國現代藝術三劍俠」之譽。這三位名家和林風眠一樣深受巴黎和歐洲現代藝術的影響。

中國近現代書畫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