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此頁面
二次大战烽火中失而复得的印象派杰作

二次大战烽火中失而复得的印象派杰作

敦苏富比印象派、现代及超现实主义艺术晚拍将于2月4日举行,呈献最近归还予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巴黎艺术圈声名卓著的赞助人及收藏家加斯顿·雷维(Gaston Lévy) 后人的三幅珍贵画作。雷维是事业有成的商人及地产发展商,家住费烈兰大道(Avenue de Friedland)的一所豪宅,屋内满是书籍、油画、艺术品,大多购自当时著名的艺术商,例如伯恩海姆·冉内画廊,保罗·杜杭·胡埃和安博瓦沃拉尔。

雷维的艺术珍藏在纳粹占领时期流散一空,其中两幅拍品在1940年10月遭「罗森堡特别任务小组」(Einsatztab Reichsleiter Rosenberg,专门接收文化战利品的机构)掠走。作品在战后运返法国,近年经法国政府介入,由巴黎奥塞博物馆归还予雷维的后人。

「收藏家加斯顿・雷维家族后人对苏富比委以重任,释出如此重要的画作,并借此讲述雷维的生平故事和影响,对此我们深感荣幸。」
苏富比归还艺术品部环球主管LUCIAN SIMMONS

第三幅拍品是席涅克的《克利希码头,阴天》,它原本保存在雷维的乡郊庄园布法德堡(Château des Bouffards),后来辗转落入艺术商希德布兰德・古尔利特(Hildebrand Gurlitt)之手,其私藏的艺术品在2012年被德国执法部门发现。

623L20002_BGS9G_1.jpg
保罗・席涅克,《克利希码头,阴天》,1887年作

三幅作品中最引人瞩目的非卡米耶・毕沙罗的点画杰作莫属。 《霜降,农家少女在生火》是画家的雄心壮志和六个月苦心孤诣的结晶,画中的少女和男孩正在寒冬的早晨生火,每一道笔触都为画面带来动感,冷风中的白烟呼之欲出。

这幅光影和色彩杰作无疑是毕沙罗的伟大成就,亦堪称点画派的典范佳例。根据画家本人当时所写的信函,创作这幅非凡作品虽然甚为费神,但他乐在其中。 《霜降,农家少女在生火》耗时六个月完成,有别于毕沙罗大部分的作品,他运用对全新科学颜色理论的深入了解,演绎出一幅美妙佳作。完成之际,正好赶及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六届二十人画会年展,展出后更被誉为新印象主义的代表作。

027L20002_B7MWY.jpg
卡米耶・毕沙罗,《霜降,农家少女在生火》,1887-88年作

本作尺幅巨大,透过扣人心弦的光线和气氛,捕捉冷热交融的画面。斜照的阳光在草地上拖曳出长长的影子,晚霜尚未消融,从火堆升起的白烟热气蒸腾,构成一幅冷冬火与烟的景象,教人拍案叫绝的细致描绘无出其右。

毕沙罗在整个创作生涯里一直对火焰和绘画火焰的难度深感兴趣。毕沙罗以火为素材的作品至少有六幅,包括两幅油画和四幅纸本作品,其中一幅纸本现藏于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

《霜降,农家少女在生火》不仅传神地描绘了阳光、火焰和寒风,也反映出毕沙罗的人文关怀。他以劳动阶层入画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显示了他与大多数同时代艺术家的分野。他把人物当成作品主角,把人物和风景并置,而非单把人物置于风景内,这种做法使他在印象派和新印象派中脱颖而出,以人文主义者的身份自成一家。

本作曾在多间国际艺术机构展出,包括巴黎橘园美术馆、奥塞博物馆、东京Bunkamura美术馆和圣保罗巴西银行文化中心。

雷维对点画派艺术家的慷慨赞助,使他与席涅克成为毕生挚友,两人不仅一起度假,雷维还资助席涅克实现绘画107个法国海港景色的宏愿,因此每一批水彩画完成后,他都能优先挑选喜爱的作品。在整个收藏生涯里,雷维总共拥有44幅席涅克的油画。本次拍卖带来两幅不同时期的席涅克画作,引领观众从巴黎码头冷冽的早晨,漫游至充满异域风情的伊斯坦堡明媚海岸。

保罗・席涅克的两大毕生嗜好,就是绘画和航海。他在1907年春天踏上征途,寻找心中的桃花源,同年首次踏足伊斯坦堡。甫抵埗,席涅克已被古城的独特风光深深吸引。

026L20002_B7MWV.jpg
保罗・席涅克,《金角湾,早晨》,1907年作

这座历史之都令席涅克灵感澎湃,创作出十二幅以金角湾为题的油画杰作。金角湾水深港阔,毗邻伊斯坦堡港口,是当时通往鄂图曼首都的主要水路之一,交通络绎不绝。本作画面空灵飘逸,背景中的城市天际线清晰可辨,远处地平线上耸立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著名宣礼塔轮廓分明。另一幅君士坦丁堡景观作品,在2019年11月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以16,210,000美元成交。

这种光彩明艳、晨光充沛的构图,是席涅克晚年作品的特色,从中可见野兽派的影响;它不仅将伊斯坦堡的丰饶历史风采彰显无遗,更为画中景象注入崭新的现代气息。

另一幅点画作品《克利希码头,阴天》优雅细腻,是席涅克「毕生大作」(”Opus”)的典范——他自认为这些方算是「完整的作品」,它们亦被誉为席涅克对新印象派发展最早期的杰出贡献。

席涅克一家在1880年迁往巴黎西北部塞纳河沿岸的郊区。该地景色丰富多变,河流与工厂烟囱两者并存,为这位年轻艺术家带来无限启发,满足了他对航海、科学与创新的好奇心。在本作面世之年,文森・梵谷加入了席涅克在克利希附近举办的画展,他的作品恰巧描绘了本作远景中的大桥。

「这些作品精彩绝伦,恰如其分的色彩铺满每一寸画布,仿如五光十色的万花筒,见证两位伟大艺术家努力不懈、成功冲破艺术疆界的故事。画作的经历堪比一幅跌宕起伏的历史长卷,在物归原主后人后,我们希望帮助它们开启下一段旅程。」
伦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主管THOMAS BOYD-BOWMAN

本作曾为希德布兰德・古尔利特之子柯尼利亚斯・古尔利特(Cornelius Gurlitt)所藏;此人深居简出,寓所里秘藏大量艺术品。古尔利特在2014年逝世后,本作重见天日,经证实曾遭纳粹德军劫掠,最终在2019年7月归还予加斯顿・雷维后人。它的姊妹作《克利希码头,晴天》现藏于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以上三幅失而复得的珍贵作品将于2月4日伦敦印象派、现代及超现实主义艺术晚拍瑰丽登场。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

相关新闻及影片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