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典油畫

魯本斯的油彩速寫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十九世紀以前,沒有一位畫家像魯本斯一樣,將油彩速寫視為創作的重要一環,作品數量之豐亦無人能及。魯本斯並非油彩速寫的開山始祖,但一提起油彩速寫,許多人都會想到魯本斯。

一般來說,魯本斯在構思油畫和其他作品時,不會先畫頭像素描,而是利用如本畫般的油彩習作,當中不少是寫生作品(ad vivum),即是從不同角度描繪同一位模特兒,並保留為將來創作之用。其他作品雖以模特兒為基礎,卻是為構思油畫或掛毯中的特定人物而作,要辨別這兩類作品並非易事。

魯本斯將這幅維妙維肖的頭像,畫入約1615至1617年的巨幅畫作《米蘭的聖安博阻攔狄奧多西大帝進入米蘭主教座堂》,化身為畫面由左數起的第三名軍士;該畫現藏於維也納藝術歷史博物館。上世紀六十年代,一些學者根據倫敦英國國家美術館收藏凡・德克的一幅速寫摹本(通常紀年約1617–18年),認為該畫出自凡・德克之手。儘管凡・德克很可能在跟隨魯本斯習畫時曾落筆創作,但該幅巨畫現已證實為魯本斯的手筆,毋庸置疑。

彼得・保羅・魯本斯爵士,《米蘭的聖安博阻攔狄奧多西大帝進入米蘭主教座堂》,約1616年作。
©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魯本斯的油彩速寫大多由數塊細小的橡木板組成。他將碎木黏合成長方形畫板,例如本作及一幅蓄鬚男子的習作。這位蓄鬚男子不僅出現在上述維也納藝術歷史博物館藏的油畫中(左起第二位),亦在魯本斯1612至1618年期間的作品中化身為不同人物。

與維也納藝術歷史博物館藏畫相關的另一幅油彩速寫,是該畫最左邊的戰士頭像,在1997年與本作售於倫敦蘇富比同一場拍賣會。本作在1997年上拍時,當時畫面右下角有一隻手放在拐杖上。根據當時的圖錄資料指出,這一部分屬後加處理,至今已被清除。

2019年5月22日,凱瑟琳・哈索爾(Catherine Hassall)檢查顏料層後,證實左邊木條和主木板的底層顏料相同,因此畫板並非在完成速寫之後裝裱。她發現底層、盔甲的顏料層以及被黑色覆蓋之前用作勾畫左肩輪廓的朱紅色之間,並無色彩分離,也完全沒有光油或污垢,顯示盔甲是本作原本構思的一部分,或在完作不久後畫上;以朱紅底色調描繪盔甲別開生面,但可能暗示魯本斯一開始作畫時想過描繪另一種裝束。在盔甲上強光部分的灰色底色,以及盔甲和男子脖子下方之間當作強光的白色曲線,都是採用同一種顏料。深紅色澱顏料則用作雙眼周圍的陰影部分。

彼得・保羅・魯本斯爵士,《米蘭的聖安博阻攔狄奧多西大帝進入米蘭主教座堂》(局部),約1616年作。
©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目前所知,本習作沒有被畫入其他作品裡。儘管本作可能是上述維也納藝術歷史博物館藏油畫的草圖之一,但它的人物塑造生動隨意,加上暖色調,均表示它出自魯本斯生涯中的較早時期,約1612至1615年。在維也納藝術歷史博物館藏畫中,魯本斯將這位年輕模特兒化身為身穿盔甲的羅馬士兵,為他加上絡腮鬍,看起來更威風凜凜。

譯:鄭佩雯
編:吳君莉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