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guo-qiang-mag-feature-hero.jpg
當代藝術

蔡國強的煙火藝術

蔡國強以其煙火藝術表演聞名,不斷創作出驚心動魄之作。然而,一系列尺幅恢宏的火藥畫卻揭示了藝術家的另一面,當中一幅將於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間拍賣(3月31日)上拍。

蔡國強是跨越藝術界限的頂尖藝術家之一,亦是推動文化意識的一分子。二〇〇八年,他在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舉辦了一場精彩的回顧展,以及在祖國為北京夏季奧運開幕典禮籌劃煙火表演,場面震撼人心──如他所言,那是一場「爆破計劃」;自此之後,蔡國強在藝壇炙手可熱。他曾在世界各地舉辦大型展覽和爆破計劃,從多哈到洛杉磯,從聖保羅到莫斯科。二〇一六年,電影導演凱文·麥唐納為網飛(Netflix)製作了一部關於他的紀錄片特輯《天梯:蔡國強的藝術》。而在去年,蔡國強成為二百年來第二位在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舉辦展覽的在世藝術家。

 

cai-guo-qiang-mag-feature-body1a.jpg

蔡國強,《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五張一組)》,估價15,000,000—25,000,000港元,將於3月31日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上拍

這些年來,蔡國強發展出一種複雜多元的創作手法。

他曾創作戲劇性的雕塑裝置,以二〇〇六年作的《撞牆》為代表,作品展示九十九匹和真狼同樣大小的狼標本奔向一面玻璃牆。他不時策劃的《什麼都是美術館》項目就質疑博物館的研究方法和權力。還有他的火藥畫,其中一幅作品《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五張一組)》將於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間拍賣(3月31日)上拍。這些作品明顯將藝術家的個人元素、藝術史題材以及對科學的好奇心交織在一起,從而締造蔡國強的藝術。

能量是能夠破壞我,過去那樣認真地畫畫,但是它現在可以干擾我。
蔡國強

一九五七年,蔡國強出生於中國東南方的泉州市。其父飽讀詩書,是一位備受尊崇的國畫家及書法家。在《天梯》中,蔡國強表示自己最初創作藝術時「比較膽小和謹慎」。「我畫畫都是一板一眼的,我感到我很受我父親影響。」 

他說他找到「能夠破壞我過去那樣認真地畫畫」的能量。這種能量源自泉州習俗。「在我家鄉,每一種重要的社會場合,不管是喜的悲的──婚禮、喪禮、嬰兒的誕生,或是搬新家──都以放鞭炮來慶祝表達,」蔡國強曾說道。泉州人的迷信和信仰對蔡國強來說同樣重要。正如他曾言:「我個人就是從這個地方出發,在這裡長大,所以從小我的藝術裡面都在尋找跟看不見的力量的關係。」

cai-guo-qiang-mag-body-detail.jpg

蔡國強,《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五張一組)》(局部),估價15,000,000—25,000,000港元,將於3月31日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上拍

他的畫作充滿這兩方面的元素,同時擺脫其父的傳統主義。他發現直接用煙火去噴畫布太具危險性,不久後就選擇以火藥作為媒材,在畫布上創作傳統繪畫,後來才用以展示曇花一現的爆破藝術作品。此創作歷程始於中國,但隨著國家在八十年代對外開放,人民可以自由外遊,於是蔡國強遠赴日本。他某程度上受到前衛藝術「物派」運動啟發,在當地磨礪自己的技藝,更加了解其創作媒材,並掌握構圖技巧。

cai-guo-qiang-mag-feature-body2.jpg

蔡國強 © JEFF VESPA圖片來源:GETTYIMAGES/WIREIMAGE

一九八九年,他對史蒂芬·霍金的《時間簡史》深感興趣,於是構思一個名為《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的系列,試圖為想像中的外星人觀眾創作藝術。他希望這系列作品能夠「向廣大宇宙發出訊息,證明火藥不光只能製造破壞,並呈現人類沒有戰火或殺戮的另一面目。」這些作品包括火藥畫和現場煙火作品,其中一九九三年作的《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是此系列的巔峰之作。此概念源自一直受到懷疑的觀念,就是萬里長城是在月球上唯一能用肉眼看到的人工建築。蔡國強臆測:「把長城延長一萬米後,遙遠行星上的外星智慧生物就可以看見它了。」

「在我家鄉,每一種重要的社會場合,不管是喜的悲的──婚禮、喪禮、嬰兒的誕生,或是搬新家──都以放鞭炮來慶祝表達。所以從小我的藝術裡面都在尋找跟看不見的力量的關係。」
蔡國強

此項目利用合共一萬米長的火藥引線,象徵性地延伸萬里長城。隨著引線往戈壁沙漠方向鋪設,蜿蜒形態以火藥不時產生的強烈爆炸相間。藝術家曾兩次以繪畫形式重現此項目:在一九九四年創作《延長》,並於二〇〇〇年在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再次創作。

蔡國強就是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前方廣場上,創作出是次蘇富比拍賣呈獻的作品。此畫長二十米,高三米。畫中所用的技巧與他在八十年代於日本著手發展的技巧非常相似,並放大呈現於巨幅畫紙上:在紙上放置標印,以貼於畫面的引線相間,然後灑上火藥;畫面被卡紙覆蓋,用石頭加壓,以減少氧氣流量和大火燃燒的風險;接著燃點引線。

先睹為快:蔡國強的天外幻象

蔡國強多年來未有創作平面作品,當時曾指出:「可以說我正在回歸繪畫,轉向近似具象繪畫的創作。」的確,這些巨型作品類似中國傳統畫家的橫幅水墨畫,例如蔡國強父親的手筆。然而,其作品亦使人聯想到西方現代藝術:紐約後極簡主義的過程藝術(蔡國強在紐約生活超過二十年)及其前身,即行動繪畫。

看著蔡國強創作,不禁令人將其畫法與傑克森·波拉克在地上畫布舞動畫筆的手法相比。波拉克曾言「我是自然」,而蔡國強早於一九八八年表明其哲學理念,「人類是地球或者自然或者宇宙(或任何你覺得有宇宙意義的東西)母親的孩子,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和自然,和宇宙都是合為一體的。」,兩者的比較別具啟發性。

cai-guo-qiang-mag-feature-body3.jpg

蔡國強,《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號》的戶外爆破現場記錄,攝於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七日

若蔡國強的煙火藝術表演體現他所形容的「瞬間的混沌。它會扭曲時間、空間、人的存在感和圍繞在你身邊的東西」,那麼其畫作不僅產生混沌,而且將之凝聚,更加拉近作品與觀者之間的關係。就此而言,這些畫作可謂是蔡國強的藝術中最賞心悅目的部分。

Ben Luke為蘇富比雜誌的定期撰稿人。

現代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預展將於3月29日至31日舉行。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