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

珠寶裡的大千奇妙世界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距今不遠的過去,世人相信凡是有品味、好學不倦的俊彥,都會擁有一個私人的「奇珍櫃」(cabinet of curiosities)。「奇珍櫃」又名藏珍閣,房間裡陳列奇珍異寶,訴說人類對大自然的詠歎,以及對未知世界的奇妙想像。奇珍櫃誕生於1500年代的歐洲大陸,展示當時的歐洲旅人在周遊列國、探索新領域期間納入囊中的珍奇異物,既非專家研究,亦無科學目的,但總括而言是現代博物館的雛形。

費蘭特·伊普拉多,《自然歷史》(那不勒斯,1599年出版)。來源: 維基百科

對於從前的人,遠赴外地旅遊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夢想。奇珍櫃的出現,讓時人可以在一個空間內盡覽世界各地的新奇物品,包括罕見的動物標本與異國工藝品,令人大開眼界。奇珍櫃不僅是當時歐洲貴族豪紳的消遣娛樂,更加深了歐洲人對異國文化的認識,讓他們得以一探其他更古老文明的蘊奧。

「所有未知的事物均被視為奇觀」
塔西佗 (TACITUS)

事實上,奇珍櫃內所展示的物品種類可謂無甚限制,全由藏家按照個人喜好自由編排。奇珍櫃可收納小型工藝品及藝術品,或是林林總總的自然奇珍;規模宏大的奇珍櫃更可收藏五花八門的異國珍寶,從精緻的雕刻品、繪畫、華麗寶石到動物標本無所不有,自然產物與人工製品共聚一室,引發人類對未知世界、異域文化與神話幻獸的奇思異想,令人驚嘆,可謂一扇世界之窗。

蘇富比秉承人類自古以來將精美獨特的工藝品什襲而藏的傳統,欣呈「璀璨雅趣:道法自然」拍賣會,蒐羅各式來自珠寶名家與當代名師設計、取材自大自然的華麗珍寶,為自然之美謳歌。

自然:寶石、礦石

化石、岩石與礦物皆是源自遠古的大自然饋贈,跨越漫長的地質年代,蘊涵著創生的奧秘。高級珠寶名商Forms悉心打造的一對耳環各鑲一顆璧璽,下方垂三顆欖尖形月亮石,配密鑲鑽石,空靈秀美,令人聯想起石灰岩層因長期被地下水侵蝕、歷經億萬年後形成的鐘乳石洞——洞內的鐘乳石形態各異,猶如教堂石柱,神聖奇詭。這些天然奇石的形成過程,體現了生命與永恆、脆弱與堅強的自然概念,在寶石和珠寶的天然美態中彰顯無遺。珠寶設計師劉孝鵬的吊墜造型獨特,中間鑲一顆可替換的鑽金珠或珍珠,披垂著數條鑽石流蘇。首飾的設計取材自希臘神話中的女妖美杜莎,傳說中,任何生物與她四目相對,都會瞬間化為石頭。

人間:怪物、工藝品

美杜莎的頭像也許是辟邪擋煞的護身符。在古代,珠寶是社會地位的象徵,常具備驅邪護身的重要功能。古人相信,珠寶的製作材料與圖騰設計,蘊涵著強大的保護力量。Young by Dilys' 的珠寶設計可追溯自古代社會文化,當時,世人相信寶石具有護身及復康療癒的神奇功能。《天眼別針》(Celestial Eye Brooch)的創作靈感啟發自著名的「邪眼」(the evil eye)符號,「邪眼」的虹膜是天然海水珍珠的自然紋理,成品栩栩如生。

「Eliane Fattal的設計讓人們從珠寶的璀璨歷史風華,窺探未來。」
——Anna Wintour

異國:奇花異草

鮮花圖案與花卉主題,是人類對大自然轉瞬即逝之美的讚歌。「蕨類狂熱」(Pteridomania)一詞,意指維多利亞時代曾在社會上風靡一時的蕨類植物收藏熱潮,以及在裝飾藝術作品上大行其道的蕨類圖案,包括陶瓷、玻璃製品、金屬器、紡織品、木製品、印刷紙本及雕塑。據說,蕨類植物只會在夏至前夕的一段短時間內開花,發現它的人將被幸運之神眷顧,收穫幸福。作為藝術家兼藝術史學家,Eliane Fattal 憑藉巧手匠心,重新塑造 S.J. Phillips 的頂級古董珠寶,賦予它們嶄新面貌。《蕨》本來是一件十九世紀的鑽石流蘇首飾,呈散展狀的蕨葉;現在經Fattal重新設計,化成一對不對稱、可轉換造型的耳環,各飾一朵鑽石花蕾,散發別緻風韻。第三代高級手工珠寶設計師Vishal Kothari則將夏日雛菊稍縱即逝、欣欣向榮的美態融入珠寶之中,使其不朽永生。





「大自然、藝術與建築主題使我深深著迷,接著是搖滾樂,還有超現實主義。它們深入我的靈魂深處。」
——Vishal Kothari

動物:珍蟲瑞獸

甲蟲與蝴蝶的構造奇妙,輕盈可愛,深得世人歡心,可謂自然界的小小奇蹟。兩者自幼蟲至成蟲的蛻變過程,令人由衷讚歎造物的不可思議;同時,它們那閃耀著五彩虹光的翅膀美麗而纖弱,彷彿不屬於塵世的仙界之物,卻又一折即斷,猶如它們脆弱而短暫的生命。寶石在一瞬間煥發的璀璨光彩,與甲蟲和蝴蝶的短暫之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香港著名設計師陳世英(Wallace Chan)引用《梁山伯與祝英台》相戀化蝶的傳奇愛情故事,創出一枚艷麗動人的戒指《愛人》。這對蜜蜂別針,同樣亦隱喻個體生命與死亡的相對概念,令人不禁深思。

錦雞素來是高貴典雅的象徵,不僅是古代中國皇妃的服飾圖案,也是傳統的國畫主題。TTF Haute Joaillerie借鑒中國宋代美學與哲學,從這段「中國史上的文藝復興時期」汲取靈感,創造出華麗而雅緻的首飾。《芙蓉錦雞圖》傳為宋徽宗趙佶所畫,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此畫見證了宋朝「花鳥畫」的巔峰造詣,是極為重要的傳世國畫。《鳳凰》採用珍貴寶石重現這專屬古代帝王之家的珍禽,以紀念故宮六百年大慶,寄語主人榮華富貴、前程錦繡。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