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之間:自然觀與藝術世界的動物主題

天人之間:自然觀與藝術世界的動物主題

人類先祖於洞壁繪畫動物開始,藝術創作以大自然動植物為題材者持久不斷。創作者受動物所吸引,從而譜寫種種故事與想像 – 或成仙入魔、或化身傳說主角、或作為人類忠心伴侶、或與人為敵。這些投射與想像,改變了我們對大自然的理解, 啟發想像,思索人類起源及文化之形成。

「藝術一直為動物所迷。」
《什麼是哲學?》菲利克斯·伽塔利及吉爾斯·德萊茲

約翰·伯格文章《為何看動物?》認為人類繪畫、壁畫及石刻畫最初是以動物作為對象,並推測首個隱喻也必是和動物有關。因為這種關係可讓我們理解到(動物)和人類的異同:「這- 也許是首個存在主義的二元論 – 反映自人類對動物主題的處理。他們被馴服及崇拜、畜養及犧牲。」

為動物加上符號象徵意義,出於人類天性,亦與人類自身意義之哲思相關,長久以來,與藝術文化緊扣相連。描繪動物的藝術是寓言的投射、美學的遙想或創造的象徵 – 強化了廣為流傳的神話或信念。伯格寫道:「我們嘗試定義的(因為這種經驗幾乎已經完全失落)是全球不同文化以動物符號來刻劃世間經驗。十二星座當中八個都是動物。希臘文化當中,十二小時每個都以動物代表…印度教徒想像地球由一頭大象扛在背上,而大象則站在烏龜之上。」.

動物主題常見於中國藝術,寓意豐富,或基於哲學,或源出政治,作為視覺語言,繁複精細,揉合文化聯想與語言遊戲,而刻劃動物不可流於表面或純為裝飾,動物及靈獸均有精神意義,與個別紋飾主題相緊扣,在中國天象學說當中各具指定位置。

辛辛那提美術館策展人、《Decoded Messages: The Symbolic Language of Chinese Animal Painting》(信息結構:中國動物畫作符號語言)作者宋后楣2009年接受 《Citybeat Cincinnati》訪問時引述:「中國人以陰陽之說理解自然動物,定義清晰明確。(在中國文化當中)老虎並非僅為野獸,亦屬具有生命之符號象徵。」

謝瑞華《中國吉祥圖案》引述,虎是守護者的代表,道教更奉龍虎為神靈。龍屬陽,虎屬陰,龍虎際會,守衛宮殿,亦護墓穴周全。在以農為業的時期間,大自然變化直接影響人民生計,龍虎相交,令人聯想到大自然的龐大力量,有時候是掌管風雲、水火的神靈形象,有時則成為季度、方位的象徵。

關於動物符號象徵的研究甚多,除了以一對一方式考究每種動物的相關符號象徵本身之外,我們更可回到伯格提出的問題:「為何看動物?」這些動物的形象讓我們進一步理解人類和自然的關係,而野獸,正是兩者的中間人。汪悅進所撰文集《The Zoomorphic Imagination in Chinese Art and Culture》的序言寫道,中國文化利用動物形象的獨特處,不在於每種動物象徵什麼,而是在於每個動物圖騰與其他動物圖騰的相對位置如何定位,而這些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個「系統」如何運作,正是研究中國動物圖騰的重點所在。

「鳥排虛而飛,獸蹠實而走,蛟龍水居,虎豹山處,天地之性也…各因所處,以御寒暑;並得其宜,物便其所。由此觀之,萬物固以自然,聖人又何事焉?」
《淮南子》原道訓

汪悅進在書本序言引用寫於公元前139年的《淮南子》文句,可是卻隨即提出,傳統思想多數理解這類哲學文獻為世人對大自然的歌頌,他認為其實並非當然。他反而認為研究動物的價值,乃在於中國傳統對大自然的理解,多數專注於變化形式和演變過程,而當中的變化形式正是中國自然觀的核心所在。

中國藝術品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