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書畫

「一竹十金」: 明代珍罕大型墨竹對屏上拍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明代夏昶(1388-1470年)的墨竹作品無論古今中外皆備受推崇,自古已有「夏卿一個竹,西涼十錠金」之說,而且作品傳世不多,想這次香港蘇富比上拍這種尺幅巨大而描繪精妙的對屏在市場上更罕如鳳毛麟角,一件難求。

港蘇富比即將舉行中國古代書畫拍賣(7月9日),繪畫以一對明夏昶(1388-1470年)《墨竹》對屏領銜。夏昶的墨竹作品無論古今中外皆備受推崇,《吳郡丹青志》有「夏卿一個竹,西涼十錠金」之說,表示其作品在外邦亦受追捧。再者,夏昶的作品傳世甚少,多藏於海內外博物館,如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及天津藝術博物館等。而這次上拍的對屏尺幅巨大而描繪精妙,在市場上罕如鳳毛麟角,更曾經於2015年參展日本奈良大和文華館「夢見蘇州-明清時代的都市與繪畫」特別展。

中國文人愛竹,無論藝術文學中用以自喻,還是為書齋庭園添加雅意,總有竹的身影,古語則有所謂「有節骨乃堅,無心品自端」,竹之品格清高,歷代皆然。縱觀中國畫史,以水墨寫篁竹之形神,實則表現其所隱喻的「君子之風」。文人畫竹的傳統,始自北宋名家文同(1019–1079年,字與可,亦稱自號石室先生),之後漸漸廣為流傳。元代吳鎮(1280–1354年)、李衎(1206–1368年)、柯九思(1290–1343年)的竹畫將傳統繼續發揚光大,明代則以夏昶為「畫竹第一」, 入清後,再有鄭板橋(1693–1765年)畫竹最為知名。

與此同時,各代亦多有關於畫竹的藝論名篇。北宋蘇軾曾撰《文與可畫篔簹谷偃竹記》,指出畫竹須心手相應,心遇而跡化,「胸有成竹」一語即出於此。元代李衎編《竹譜詳錄》,「登會稽,涉雲夢,泛三湘,觀九疑,南逾交廣,北經渭淇」,遍觀天下之竹,按晉人戴凱之《竹譜》基礎上寫成傳世之作, 分為《畫竹譜》和《墨竹譜》二卷,集中華竹文化之大成,最為影響深遠。

夏昶作竹以楷入畫,法度嚴謹,傳世稀見,取法自宋元兩代名家,在對自然狀態中竹的體悟觀察基礎上,純以水墨寫成,用「意」作畫,自成一派,承上啟下。《吳郡丹青志》中載當時人稱:「夏卿一個竹,西涼十錠金」。清人徐沁所編《明畫錄》也有敘述夏昶事蹟,並讚道:「寫竹時推第一,名馳絕域,爭以兼金購求。」姜紹書《無聲詩史》亦紀錄夏昶生平,以及其名當中昶字的由來:「太宗嘗召見之,謂曰太陽麗天日,宜加以永上。昶字宜作㫤字,書有㫤字始此。」姜紹並說,夏昶「既善書,亦能詩,精於繪事。嘗師王孟端,尤工墨竹。以至海外多餅金懸購,名重四裔。其為人坦率,樂易不拘小節。」歸有光在《懷竹說》一文中說:「夏太常(夏昶)風流雅韻,寄於楮墨間,意之所至,揮灑所及,有不自知。」

此對屏分別繪動靜各異之墨竹,靜者如沐浴春雨,動者似在風中搖曳。簡繁有致,墨韻生動。

明朝夏昶(1388-1470年),初姓朱,名昶。字仲昭,號自在居士,又号玉峯,崑山人,而昆山盛產的正是竹木。夏昶年少時生活坎坷,但永樂乙未年(1415年),即未滿三十歲時考中進士,供職翰林院。除了以畫竹聞名之外,夏昶亦擅長楷書。宣德六年(1431年)官至吏部考功主事,亦曾出任江西「竹鄉」瑞州知府四年,正統年間則擔任太常寺卿直内閣,仕途順利,先後經歷七次年號更迭而始終明哲保身。天順元年(1457年)告歸蘇州,以書畫自娛。夏昶與兄夏昺都曾經在朝廷擔任中書舍人高職,時稱「大小中書」。夏昶的孫女嫁予吳中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為妻,另一孫女為歸有光的祖母,可謂詩禮傳家。

款識:(一)軒清風。東吳夏昶仲昭寫。(二)(西)垣春雨。東吳夏昶仲昭筆。鈐印:「仲昭」、(三印漫漶不辨)。

這次上拍的對屏分別繪動靜各異之墨竹,靜者如沐浴春雨,動者似在風中搖曳。簡繁有致,墨韻生動。而畫軸有簽題「墨繪之竹,仲昭筆。」、「弘化丙午三歲(1846)七月增琢修復。」弘化是日本年號,1844年到1848年間,足見夏昶作品於當時在日本備受珍重,而此拍品來源顯赫,一直遞藏於日本,為古渡藏品 ,印證了古人敘說夏昶「絹素一出,能令朝鮮、日本、暹羅海外諸國懸金爭購」,畫作因而流傳海外的事蹟。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