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6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夏昶 1388-1470
墨竹
款識:
(一)□軒清風。東吳夏昶仲昭寫。
(二)(西)垣春雨。東吳夏昶仲昭筆。

鈐印:「仲昭」、(三印漫漶不辨)
題簽:墨繪之竹,仲昭筆。二幅對龍方。弘化丙午三歲(1846)七月增琢修復。
鈐印:「宥明」
水墨絹本 對屏
各128 x 55 厘米,50 3/8 x 21 5/8 英寸(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特別展 蘇州の見る夢展—明・清時代の都市と絵画」,大和文華館,奈良,2015年10月10日至11月15日

出版

《特別展 蘇州の見る夢展図録》,大和文華館,2015年10月10日,頁29,180,181,圖版5

相關資料

夏卿一個竹,西涼十錠金

有明一代,以畫竹享譽畫壇,名傳畫史者,惟夏昶莫屬。

夏昶(1388-1470),初姓朱,名昶。字仲昭,號自在居士,又号玉峯,崑山人。永樂乙未(1415)進士,翰林院庶吉士。亦工楷書,後薦為供事内省,授中書舍人。宣德六年(1431)官至吏部考功主事。曾出任江西瑞州知府四年,正統年間任太常寺卿直内閣。天順元年(1457)告歸蘇州,以書畫自娛。兄夏昺,字孟暘,與其同拜中書舍人,時稱「大小中書」。一個孫女在其過世後嫁予文徵明為妻。另一孫女為歸有光的祖母。

縱觀畫史,畫竹始終為文人所熱衷,以水墨寫篁竹之形神,實則表現其所隱喻的「君子之風」。畫竹自北宋文與可始起而廣為流傳,繼而元吳鎮、李衎、柯九思,各輸風采。明季以夏昶為「畫竹第一」,入清後尤以鄭板橋最為知名。與此同時,各代亦多有關於畫竹的藝論名篇。蘇軾嘗撰寫《文與可畫篔簹谷偃竹記》一文,指出畫竹須心手相應,心遇而跡化。「胸有成竹」一語即出於此。李衎編《竹譜詳錄》在晉人戴凱之《竹譜》基礎上,「登會稽,涉雲夢,泛三湘,觀九疑,南逾交廣,北經渭淇」,遍觀天下之竹,終成此書。分為為《畫竹譜》和《墨竹譜》二卷,集中華竹文化之大成,最為影響深遠。

夏昶畫竹,取法宋元名家,在對自然狀態中竹的體悟觀察基礎上,純以水墨寫成,用意為之,自成一家。《吳郡丹青志》中載當時人稱:「夏卿一個竹,西涼十錠金」。清人徐沁所編《明畫錄》有其傳,讚曰:「寫竹時推第一,名馳絕域,爭以兼金購求。」姜紹書《無聲詩史》亦錄有夏昶生平,其中言及名字之由來:「太宗嘗召見之,謂曰太陽麗天日,宜加以永上。昶字宜作㫤字,書有㫤字始此。」且稱夏昶「既善書,亦能詩,精於繪事。嘗師王孟端,尤工墨竹。以至海外多餅金懸購,名重四裔。其為人坦率,樂易不拘小節。」歸有光在《懷竹說》一文中說:「夏太常風流雅韻,寄於楮墨間,意之所至,揮灑所及,有不自知。雖為好事者所珍襲,然不足以為太常重。蓋太常非命於竹者也,適也。而其子孫懷之者,非囿於竹者也,情也。」

夏昶筆下之墨竹,從畫史而言,呈上啓下,影響深遠。此對屏分別繪動靜各異之墨竹,靜者如沐浴春雨,動者似在風中搖曳。簡繁有致,墨韻生動。畫幅上部左右處各書有「□軒清風。東吳夏昶仲昭寫。」、「(西)垣春雨。東吳夏昶仲昭筆。」兩個落款的第一個字皆因年代久遠而剝落。陸時化《吳越所見書畫錄》卷四著錄有夏昶《西垣春雨》一幅,與此同題。鈐印有「仲昭」一印、餘印漫漶不辨。畫軸有簽題:「墨繪之竹,仲昭筆。」、「弘化丙午三歲(1846)七月增琢修復。」可知此作一直遞藏於日本,為「古渡」藏品。

夏昶作品傳世不多,基本上收藏於海內外博物館。例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湘江風雨圖》、上海博物館藏《夏玉秋聲圖》、天津藝術博物館藏《淇澳清風圖》皆為代表之作,可茲參考。市場中夏昶的墨竹作品偶有所見,但尺幅巨大,描繪精妙的對屏卻鳳毛麟角。此對屏曾作為重要作品於2015年參展日本奈良大和文華館「夢見蘇州-明清時代的都市與繪畫」特別展。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