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富比雜誌

百年风华:里柏家族世代珍藏

James Reginato
翻譯此頁面
风华绝代的里柏伯爵夫人(Comtesse de Ribes)一生精彩,有如传奇,今将释出她在巴黎寓所收藏的古典油画、艺术精品及珍贵典籍,公诸同好。

1 948年2月,年轻潇洒的战场英雄爱德华・德・里柏子爵,迎娶十八岁的美丽新娘贾桂琳,携手踏进其家族位于巴黎右岸的府邸。

贾桂琳・德・里柏,巴黎,1962年7月31日,由理查・埃夫登(Richard Avedon)拍摄 @The Richard Avedon Foundation

这对新婚夫妇住在德政中路大宅(hôtel de la Bienfaisance)的厢房,此建筑由爱德华的曾祖父夏尔・爱德华・德・里柏伯爵于1865年兴建。里柏乃贵族世家,六代子嗣皆为金融家,且对艺术鉴赏独具慧眼,故府中收藏不少优秀卓绝的油画、家具、装饰品以及无与伦比的典籍珍藏。

此家族雅藏品味高妙,贾桂琳凭着精炼独到的现代优雅魅力,为收藏注入新生命。里柏伉俪结缡逾六十载,两人乐于在其象征「法式生活艺术」的府邸里招待名流宾客,令整个富丽堂皇的收藏收藏增添一份平易近人之感,更加耐人寻味。

然而,在她初入夫家时,传统守旧的家翁兼家族之主尚・德・里柏伯爵对她略有微词。贾桂琳出身于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世家。她的父亲博蒙伯爵五世尚・德・博蒙,是十字军骑士与路易十四大臣尚・巴普蒂斯特・柯尔贝尔的后裔。他集银行家、政治家及运动员的身份于一身,曾担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历数十年之久。她的母亲葆尔・德・里沃・德・拉斐尼耶是里沃集团继承人(集团由其父奥利维尔・里沃创立),同时身兼作家,曾翻译海明威、田纳西・威廉斯等人的著作。

不久后,贾桂琳风靡法国乃至国际上流社会,被奉为巴黎式优雅的化身与时尚偶像。其丈夫爱德华于1982年继承父亲的封号,这对璧人令里柏府邸摇身一变,成为巴黎最华丽典雅的宅邸。身为里沃家族集团总裁的爱德华也是一名艺术鉴藏家,同时担任罗浮宫之友协会司库,1980至2013年间出任奥塞博物馆之友协会主席,以及巴黎市立博物馆署主席。

在丈夫离世之后,伯爵夫人成为奥塞博物馆之友协会名誉主席,并接手赞助协会的年度晚宴,她在席上的致辞往往成为众人期待的焦点。

「贾桂琳与爱德华令里柏府邸成为巴黎最华丽典雅的宅邸。」
贾桂琳与爱德华・德・里柏

一直以来,贾桂琳・德・里柏拥有多重身份。她是一位戏剧制作人,身兼居瓦侯爵国际芭蕾舞团董事。她曾与马龙・白兰度、莎莉・麦克琳、伊莉莎白・泰勒和李察・波顿等明星合作,为欧洲电视网制作节目,全数收益捐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她还将一部电影改编成电视剧集《意大利人》(Les Italiens),备受评论家与普罗大众的好评。

里柏伯爵夫人获封为佛罗伦萨荣誉市民,以表扬其慈善贡献,包括资助一所儿科医院扩建新翼。 1980年,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南方学院,她获颁世界杰出女性奖,同场得奖者包括贝蒂・戴维斯与安・盖蒂等非凡女性。她亦凭着亲自设计的高级订制服系列于1985年获得罗迪欧大道时尚奖。

贾桂琳与爱德华对于收藏充满热忱,为爱巢搜集万千珍品,举目可见挂毯、埃及复兴风格烛台、瓷器、黄金鼻烟盒,以及包括于贝尔・罗贝尔作品在内的十八世纪绘画珍藏。

里柏家族收藏室内布景

尽管满目皆是博物馆级藏品,但从未让人感到视觉疲劳。「这是一种真正的高雅氛围,」里柏伉俪的好友雷纳尔多・埃雷拉回忆道:「眼前全是历史,一切美轮美奂,尽显优雅品味。但观其收藏之道,真正优雅之处在于他们所做的一切顺其自然,不矫造作。贾桂琳的时尚品味弥漫现代气息,她所居之处必然也是充满现代感。」

如今,里柏伯爵夫人遵从亡夫遗愿,决定释出一系列旷世珍品,与世界各地的鉴藏同好分享。此系列珍藏将于12月11日至12日巴黎苏富比上拍,是近年拍卖场上最精彩瞩目的绘画及法国装饰艺术品收藏。

精选拍品包括来源显赫之品,涵盖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路易十五、路易十六、玛丽・安托瓦内特皇后与奥尔良公爵的旧藏。同场呈献伊丽莎白・路易丝・维热・勒・布伦和玛格丽特・杰拉德的古典油画杰作,以及装饰艺术精品,如1792年1月向安托瓦内特皇后献赠的活动人偶座钟。藏书则有蒙田、福楼拜、阿波利奈尔等文豪的珍罕原版著作,横跨十六至二十一世纪。

「但观其收藏之道,真正优雅之处在于他们所做的一切顺其自然,不矫造作。贾桂琳的时尚品味弥漫现代气息,她所居之处必然也是充满现代感。」

她的友人兼艺术经纪尚・加比尔・密特朗忆述:「贾桂琳・德・里柏交游广阔,云集才华横溢的名人、欧洲贵族、年轻政要——包括后来成为总统的乔治・庞毕度与瓦勒里・季斯卡・德斯坦——以及美国好友如隆纳与南茜・雷根、奥斯卡与安妮特・德拉伦塔、雅诗・兰黛、南・肯普纳和亨利・季辛吉。」

另一密友玛丽娜・席柯纳表示:「贾桂琳是独一无二的天才,每件事都尽善尽美。她是一颗熠熠明珠。她是世界上最真挚坦诚又世故练达的人,无可取代。」

巴黎里柏府邸藏书室

1951年,22岁的贾桂琳・德・里柏当时仍是子爵夫人,在拉比亚宫举行的卡洛斯・德・贝斯特古化装舞会上惊鸿一现,令所有宾客惊艳赞叹,自此之后成为国际上流社会明星。罗伯特・杜瓦诺拍下了这个传奇时刻,相片刊登于《时尚》杂志跨页。

四年后,她赴纽约出席「四月巴黎」舞会,有一天在曼哈顿一家餐厅与贝斯特古共进午餐时,黛安娜・佛里兰从自己的餐桌径直走上前,结识这位风华正茂的子爵夫人。这位时尚界女皇向受宠若惊的贾桂琳说道:「我们请来埃夫登,希望明天能为你拍摄照片。」那张经典肖像照——俨如埃及王后娜芙蒂蒂的侧面像——刊登于《生活》杂志,后载于摄影师1959年出版的重要著作《观察》(Observations),并由楚门・卡波提、玛莱拉・阿涅利、贝比・佩利和葛洛莉娅・范德比尔特撰文,其中作家卡波提赋予贾桂琳雅称「天鹅」,为人津津乐道。

「这是一种真正的高雅氛围。」

贾桂琳于1956年跻身国际最佳衣着排行榜,1962年晋升名人堂,全球顶尖时装设计师争相为她设计造型。其后,她发挥自己的品味和经验,成立一家享负盛誉的时装设计公司,由1982至1995年担任总监。

她拥有成千上万的崇拜者,遍布世界各地,而伊夫・圣罗兰可说是最狂热的一位。1982年,这位设计师将她与马塞尔・普鲁斯特1913年文学著作《追忆似水年华》中的著名角色相提并论:「她使盖尔芒特公爵夫人奥丽亚娜的角色得以重生,活现眼前。在如今悲怆萧瑟的世界中,她代表最后的贵族,而普鲁斯特在这之前已哀叹贵族的没落。」

「里柏子爵夫人是位绝世罕见的人物,」他续说:「她能将一切点石成金,光采焕发。」

里柏家族收藏室内布景

一代过后,尚・保罗・高堤耶以1999年高级订制服系列向她致敬,命名为「永恒缪思贾桂琳」(Divine Jacqueline)。他说道:「对我来说,她就是巴黎时尚的化身。埃夫登为她拍摄的照片让我爱上时装……她会一直是我们的灵感缪思。」

2010年,她在爱丽舍宫获授另一项殊荣,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向她颁发法国荣誉军团勋章,表彰她对法国的慈善及文化贡献。华伦天奴宣读:「贾桂琳是巴黎最后的女皇。」有些人则含沙射影,指她是传奇闻名的贝斯特古舞会最后一位「幸存者」。对此,她风趣地回应:「听起来像是在泰坦尼克号大难不死。」

理查・埃夫登镜头下的贾桂琳・德・里柏子爵夫人,肯尼斯负责发型造型,纽约,1955年12月 © Photo by Wes Orshoski, courtesy of Harper's Bazaar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5年秋季展览「贾桂琳・德・里柏:时尚的艺术」(Jacqueline de Ribes: The Art of Style)亦向她致敬,以纷华靡丽的方式回顾其一生的创意巧思,当中展出她珍藏约85件高级订制服。策展人哈罗德・科达在展览图录中写道:「鉴赏这些精致设计……让人对其鉴赏眼光、才识、教养、创意及原创力有所理解,是这些元素使其经典造型达致看似不费吹灰之力的华丽效果。」(在图录序言中,黛安・冯芙斯汀宝忆述1968年在圣莫里兹山上与贾桂琳初次见面,当时她犹如一道闪电般疾行而过:「我从未遇过如此绝色佳人……她如一座蕴藏无穷天赋的火山,永无止境地迸发新意。」)

关于贾桂琳,伊夫・圣罗兰曾言:「寥寥数语难以尽述我对她的看法:她启发我追求梦想。」

谈及梦想,里柏伯爵夫人冀望借着「今次拍卖纪念我亲爱的丈夫爱德华,向其审美品味与智慧致敬。」

两场拍卖「La Collection Ribes I」及「La Collection Ribes II」预展将于12月7日至10日在巴黎举行。拍卖:12月11日至12日。查询:+33 153 05 53 05

相关新闻及影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