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冰心——Tuyet Nguyet 及 Stephen Markbreiter與亞洲藝術的半生緣

雪月冰心——Tuyet Nguyet 及 Stephen Markbreiter與亞洲藝術的半生緣

富比欣然呈獻雪月收藏「 佛道禪心:雪月藏佛教造像」 、「 藝蘊傳心:雪月藏亞洲藝術珍品 」及「 壺趣閒心:雪月藏中國鼻煙壺(一)」 三個專場,精選一系列拍品,包括佛教造像、玉器、外銷油畫及鼻煙壺。

雪月藏乃 Stephen Markbreiter(1921-2014年)、Tuyet Nguyet(中文譯名「雪月」,1934-2020年)伉儷雅蓄。Stephen Markbreiter,英國人,畢業於倫敦巴特萊特建築學院,1953年遷居香江,加入巴馬丹拿建築事務所,為港設計多座建築。Tuyet Nguyet,越南新安人,1955年獲獎學金,負笈美國芝加哥曼德林學院攻讀新聞學。隨夫遷港後,任新聞記者,為《南華早報》、《遠東經濟評論》等報刊撰文。二人畢生鍾情東方文化藝術,鑽研甚深,庋藏明清鎏金銅佛教坐像、玉雕、鼻煙壺、中外書畫、油畫,範圍廣泛,不時外遊四方講學、欣賞展覽。雪月長袖善舞,與藝術界舉足輕重之士交情深厚,更協助國際拍賣行如蘇富比進軍香港,奠定香港作為亞洲藝術市場中心的地位。

1970年,藉其豐富新聞工作經驗、人脈資源及滿腔熱枕,他倆自行斥資創辦《Arts of Asia》雜誌,內容涉獵中國、日本、印度、東南亞以至中東等地藝術文化,廣邀各地學者、策展人、收藏家等撰稿,開拓嶄新研究領域,深入探討交流,乃早期少數具國際視野之藝術雜誌,五十載至今,點燎原之火,對推動東方藝術文化的學術研究、市場發展,以及收藏風氣貢獻尤巨。

蘇富比有幸訪問 Stephen Markbreiter 及 Tuyet Nguyet 兒子 Robin Markbreiter 麥羅賓。從羅賓口中細說其雙親對中國藝術的熱枕及二人收藏路上的靈感與啟發。

Stephen Markbreiter 及 Tuyet Nguyet 伉儷,〈Arts of Asia〉雜誌創辦人

你父母是怎樣的藝術收藏家?
雙親乃熱衷資深的收藏家,從一開始已十分投入,購入大量書籍,又常參觀各地展覽。慶倖身邊有不少學識淵博的至交,同好藝術,自1970至2010年代,不時相約參觀畫展,及香港、倫敦、紐約、東京的拍賣活動。他倆在藝壇多年,收藏經驗豐富,甚得同儕信任與尊重。

你可以用三個詞語形容雪月藏嗎?
富教育性、精緻、廣博。

雪月藏品涉及領域非常廣泛,是什麼斷定你父母的收藏方向?
雙親周遊列國逾五十載,曾到訪中國、日本、東南亞、倫敦、歐洲及美國等地,與頂級古董商家及藏家交流,接觸不少藝術珍品。他們貫切始終,不為投資,只收藏二人所愛。

于你而言,雪月藏的焦點是什麼?而當你父母決定購入藏品時又有什麼考慮因素呢?

由左到右: 清十九世紀 揚州作粉紅地套黃綠料錦衣玉食圖鼻煙壺,估價 50,000 - 70,000 港元; 清十八至十九世紀 涅白地套五色彩料龍紋鼻煙壺,估價 30,000 - 50,000 港元; 清十八至十九世紀 藍地套白料萱花紋鼻煙壺,估價 20,000 - 30,000 港元

雙親鍾情鼻煙壺藝術,而家母亦是國際中國鼻煙壺學會的早期成員,更是當中的榮譽會員。她深信我們應該透過藝術促進關於亞洲的溝通交流。1973年,家母到訪三藩市第一次出席該會的活動,其時因學會成員熱衷傳承鼻煙壺的歷史與工藝製作留下深刻印象。家母對協會支持一直不遺餘力,並於各藏家到訪香港時予以熱烈招待。


哪一件是他們最鍾愛的藏品?
收藏故事的緣起由中國鼻煙壺開始。 母親第一件藏品正正是一件馬少宣製題詩百歲圖鼻煙壺,自此始雙親便與鼻煙壺結下不解之緣,尤為鍾愛馬少宣的佳作。該壺身一側飾百歲圖,方寸之上描繪了各式拓片、書畫扇冊等碎頁,而「碎」諧音「歲」,寓意長命百歲。壺身背面則飾馬少宣的工楷小字:「費盡揣摩力,翻成書畫癡,前賢應笑我,故而覺支離。」

癸卯(1903年) 馬少宣作玻璃內畫題詩百歲圖鼻煙壺
估價 30,000 - 50,000 港元

《Arts of Asia》雜誌的創辦對他們的收藏之旅有什麼影響?
《Arts of Asia》上刊登的學術文章對雙親的收藏旅程產生了深遠影響。每當邂逅心愛的題材,他們都會苦苦搜羅代表作入藏。每幅藏品皆經過精挑細選,懸於家中或辦公室,切實地將藝術融入於生活之中。雙親亦樂此不疲與知音分享知識、對藝術的熱忱及搜羅珍寶的樂事。他們對《Arts of Asia》的創辦非常欣慰,慶倖雜誌文章能夠為藝術愛好者提供寶貴的學術資源。

誰人對他們的影響最深?
雙親熱愛閱讀,建立了龐大的藝術書庫,淵博之度,令人難以置信,包括各式各樣美術博物館及收藏家圖錄。他們與藏家、藝商及策展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誼,例如埃斯卡納齊(Giuseppe Eskenazi),Roger Keverne,藍理捷(J.J. Lally)和馬錢特父子(Richard 與 Stuart Marchant)。他們都很友善,樂於分享專業知識。

左圖: Tuyet Nguyet(雪月)與埃斯卡納齊2010年攝於倫敦大英博物館; 右上圖:Tuyet Nguyet與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遠東部前館長John Ayers及倫敦古董行家馬錢特,攝於2009年; 右下圖: TUYET NGUYET(雪月)與中國古董國際行家Roger 與Miranda Keverne 伉儷、藍理捷(J.J. Lally)和已故Glenn Vessa,攝於2006年

他們的收藏過程中有否遇上分歧?如何達成共識?
在五十餘載的收藏生涯中,他們彙集了豐富學術知識及海量的亞洲藝術作品。大多數的藏品乃由雙親共同決定入藏。遇上重大入藏決定時,或當父親未能抽空出席世界各地的亞洲藝術展時,母親亦會先致電諮詢父親。

哪一件是您個人最鍾愛的藏品?
我一直為中國外銷藝術品著迷,特別是十九世紀旅居中印的英裔畫家錢納利(George Chinnery)及中國畫派的香港風景及外銷肖像畫。另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尊莊嚴寧靜、造型碩大、十三至十四世紀尼泊爾或西藏的鎏金銅釋迦牟尼佛坐像。此尊佛像一直奉於父母家中重要位置。他們有一組九世紀吳哥時期的金戒指,做工精湛,細緻華麗,應為皇室而製。

我的父母授予我寶貴的藝術知識,還有用心工作及尊人懂禮的重要性。他們一直跟我說,要在能力範圍內收藏最精彩的,才不會有遺憾。他們致力亞洲藝術發揮,提升國際關注,影響無遠弗屆,經年所集,出類拔萃,收藏板塊橫跨亞洲金戒指及珠寶、中國玉雕、書畫、雕塑、鼻煙壺等。我誠希能與您分享雙親於五十餘載對亞洲藝術的熱忱。

雪月藏古典珠寶金飾

中國藝術品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