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及現代藝術

金色浪漫:克林姆的裝飾風格與日本主義影響

Julie Anne Sjaastad
翻譯此頁面
在東京,要看到古斯塔夫・克林姆作品的大型收藏實在難得一遇。適逢2019年日本與奧地利建交150週年,東京將舉辦兩個展覽,以饗藝術同好。 東京國立新美術館 展覽「邁向現代主義的維也納」回顧維也納新藝術主義的發展,而東京都美術館展覽 「古斯塔夫・克林姆:維也納與日本1900年」 則聚焦於這位憑著一系列金色繪畫而流芳千古的藝術家。
古斯塔夫・克林姆,《朱蒂絲I》,1901年作,油彩畫布,84 × 42公分,維也納美景宮美術館藏。現正於東京都美術館展覽「古斯塔夫・克林姆:維也納與日本1900年」展出。© BELVEDERE, VIENNA, PHOTO: JOHANNES STOLL

這三個多月以來,克林姆作品《朱蒂絲I》的圖像遍佈東京的公共空間。如他筆下許多作品一樣,《朱蒂絲I》展現一種情色意味,她那深邃性感的雙眸凝視觀者,面露滿足的微笑,纖手在愛撫一個死人的頭首。這幅矚目動魄的畫作以油彩及金箔作成,由即日起至7月10日於東京都美術館展出。另一邊廂,東京國立新美術館展覽的海報採用1902年克林姆所畫的艾蜜莉・芙洛格肖像,畫中描繪28歲的艾蜜莉身穿飾有螺旋紋、金色方塊和圓點的衣裳,體現出自由激進的精神,而這種精神形成當時主流的維也納工坊設計以外的藝術風氣。

古斯塔夫・克林姆,《艾蜜莉・芙洛格肖像》,1902年作,油彩畫布,178 × 80公分。現正於東京國立新美術館展覽「邁向現代主義的維也納」展出。

克林姆生於1862年,1876至1883年在維也納藝術與工藝學校學習建築畫。1897年,克林姆成為維也納分離派的創始成員之一,這個藝術群體旨在構建一個獨立藝術圈子,推廣年輕藝術家,並引入外國藝術家的作品。在此期間,不少年輕藝術家反對學院派的因循守舊,因而探索其他藝術表現形式。另一方面,克林姆受到其偶像學院派歷史畫家漢斯・馬卡特的薰陶,最初採納傳統繪畫形式。這種風格在一系列裝飾繪畫達到極致境界,當中包括維也納城堡劇院的天花壁畫,由克林姆與其弟恩斯特、友人弗朗茨・馬奇共同創作。不過在父親和弟弟相繼去世後,克林姆開始尋求個人的新藝術風格。

白山松哉,菊文蒔絵硯箱,二十世紀初。此作與西方藝壇掀起的日本主義風潮來自同一時期。

很多歷史學家指出,日本藝術最先經由克林姆與分離派成員引入維也納,透過第六屆分離派展覽展示日本美學。克林姆熱愛收藏東亞藝術品,例如木刻版畫、能劇面具、瓷器及紡織設計。當中不少藏品為他帶來創作靈感,可見於《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I》(1907年作)、《尤金妮亞・普里馬韋西肖像》(1913/14年作)以及《嬰兒(搖籃)》(1917/18年作)。整體來說,日本藝術的特徵在於圖形、裝飾、線條和平面。這些構圖原則大大影響克林姆的繪畫手法,成為其風格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由左至右:古斯塔夫・克林姆,《尤金妮亞・普里馬韋西肖像》,1913/1914年作,油彩畫布,140.0 × 85.0公分。現正於東京都美術館展覽「古斯塔夫・克林姆:維也納與日本1900年」展出。© TOYOTA MUNICIPAL MUSEUM OF ART | 菊川英山,《COURTESAN OF THE OGIVA BROTHEL》,約1810-1815年作。圖片來源:CORA TIMKEN BURNETT夫人遺贈 / WIKIMEDIA COMMONS

克林姆對日本傳統畫派之一的琳派情有獨鍾。在十七世紀末,尾形光琳與尾形乾山兩兄弟的自然畫將琳派風格發揚光大,畫中用色鮮豔亮麗,糅合金箔等不同裝飾技藝。克林姆於1907年作的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畫上,利用金箔來加強裝飾元素。作品本身在結構和細節上與日本金漆器物有異曲同工之妙。

尾形光琳(1658-1716年),《風神雷神圖》,十七世紀,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1909年左右,克林姆的藝術創作出現轉變,此時期作品的裝飾元素用色較沉實。他對日本藝術的迷戀絕非過眼雲煙,其影響在晚期作品中依然明顯。是次展出的兩幅畫作《尤金妮亞・普里馬韋西肖像》(1913/14年作)和《嬰兒(搖籃)》(1917/18年作)均為晚期作品。如同他筆下的多幅作品,這兩幅畫的構圖呈金字塔形,而畫中的繽紛色彩及裝飾元素顯得含蓄素雅。日本織布設計則被用作人像背景,在其他畫作中亦可見其蹤跡。

古斯塔夫・克林姆,《嬰兒(搖籃)》,1917/1918年作,油彩畫布,110.9 X 110.4公分。華盛頓特區國家藝廊藏,由奧圖與弗朗西斯卡・卡利爾捐贈,卡蘿爾與埃德溫・蓋恩斯・富林威德基金會資助,1978.41.1。現正於東京都美術館展覽「古斯塔夫・克林姆:維也納與日本1900年」展出。© National Gallery of Art/image 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1918年,克林姆中風後不久患上肺炎,繼而離世。他身後遺留不少未完成作品。終其一生,克林姆從未踏足日本。如今,兩個展覽在東京同期舉行,是日本歷來最大型的克林姆作品展,展品的全面性亦凸顯藝術家創作方式和風格變化中的活力與廣度。

東京都美術館展覽「古斯塔夫・克林姆:維也納與日本1900年」舉行至2019年7月10日。東京國立新美術館展覽「邁向現代主義的維也納」舉行至2019年8月5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