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

超人降臨: 橫空出世的救世主? 還是完美的假象?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1938年,超人漫畫橫空出世,自此一代又一代的讀者被超人形象迷倒。他是漫畫黃金時代的超級英雄模範,近年藝術家亦開始著眼於這個英雄原型,重新審視權力與男性特質的傳統概念。米斯尼亞迪與羅納德・溫杜拿分別以超人的經典形象為主題創作了兩幅作品,即將於 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晚間拍賣 亮相。

超人已成為一種多重文化形象──他是美國力量的象徵、理想男性的化身、希望與正義的指路明燈、文化擴張主義的媒介,也可能只是陳腔濫調的老套古董。超人的構思是神話裡的救世主,於二戰前成形,以滿足那一代美國人獨特的文化幻想,也反映著他們的政治憂慮。時移世易,超人的故事也隨著時代演變,其影響力已遠遠超出「大都會」的邊際,遍及更廣闊的世界。

超人的蹤影出現於電視、電台、電影及電子遊戲。上圖是克里斯多福・李維(Christopher Reeve)飾演超人的劇照(現於蘇富比原版電影海報網上專拍上拍),即使是從未看過李察・唐納執導1978年《超人》電影的人,也能一眼認出當中的角色。無庸置辯,超人對流行文化產生了重大影響。他已成為美德與男子氣概的普世文化符號。話雖如此,亞洲人對超人的看法略有不同。

《太陽風效應》無疑是米斯尼亞迪筆下的傑作,集中描繪有「鋼鐵英雄」之稱的超人。超人擺出蓄勢迎戰的姿態──緊握拳頭,眼神堅定,肌肉繃緊。他的形象與四周環境格格不入。在皎白的繁星之間,寸草不生的月球表面之上,目之所及,根本沒有半點險象。超人在做什麼?這並非奉承之作,畫中對於陽剛男性的誇張描繪,令這位深得大眾喜愛的超級英雄顯得滑稽可笑。他的斗篷橫跨整幅畫布。一片死寂的太空背景,與超人一身俗艶招展的紅藍裝束形成對比,展現這位超級英雄的陽剛氣魄之餘,也凸顯他孑然一身、為世所棄的窘境。

藝術家米斯尼亞迪對於怪誕形象充滿好奇,且見解獨特,被一些藝術圈子視為超級英雄。他以獨一無二的畫法,探究男性人像描繪。其作品看似漫畫,對男性胴體的描繪標奇立異,毫無隱諱之意。米斯尼亞迪嘲諷流行文化對完美體態的執迷,藉此顛覆有關理想男性特質的觀念。

生於馬尼拉的羅納德・溫杜拿是另一位當代藝壇明星,在作品《超級超人》中同樣借鑒這位經典英雄形象,以遍佈漫畫元素的超現實幻想構圖呈現。溫杜拿在大型作品上往往採用複雜的構圖,摒棄權力架構。《超級超人》具有兩層對立的畫面──袒胸露臂的超人與他身上的卡通紋身。

《超級超人》才思橫溢,精彩絕倫,溫杜拿通過作品探討霸權概念。超寫實風格的英雄肌肉壯碩,曲臂展示驚人的二頭肌,空手擺出一副孔武有力的姿態。值得一提的是,畫中人脫去經典戰衣和「S」盾形標誌,因此未有標識。同一時間,漫畫風格的迷你版超人在舉車或撞牆,暗喻超人的英勇力量其實純屬虛構,但也可能並非如此。看似車禍導火線的一吻又是怎麼一回事?畫面上似是有什麼在蠢蠢欲動,但難以辨明是何人或何物所引起。或許此畫是揶揄並顛覆超人的權力,但溫杜拿留下曖昧不明的線索,讓人難以判斷這位超級英雄的力量,並迫使觀者質疑權力的來源,思考權力之所向。

溫杜拿的作品富含顛覆意味,當中的主旨是要打破現實基礎,再以虛幻形式重建。他取材自流行文化、民俗或宗教的豐富意象,將題材轉移至新語境,從而創造出超寫實主義與商業卡通角色渾然一體、森羅萬象的作品。米斯尼亞迪亦同樣不拘一格,其藝術形式跳脫出文化規範,不斷表達對現代生活及社會精闢獨到的嘲諷評論。兩位藝術家利用超人作為象徵符號,啟發觀者重新思考大男子主義與理想男性特質的文化觀念。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