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售會

貝瑞.弗拉納根: 我只是個會講英語卻以四海為家的歐洲雕塑家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貝瑞.弗拉納根很早便決定以雕塑為事業:「我十七歲時便已是完全成熟的雕塑家。我一步踏進雕塑的世界後,便全心沉醉在各種不同媒材的質感肌理。」正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弗拉納根掉進了兔子洞裡,他獨特的幽默感從此遊走各種動物的擬人神態之間,樂不思蜀。
左至右: 貝瑞.弗拉納根《月金兔》,青銅及鎏金銅,2008年作 。 2012年,貝瑞.弗拉納根之作品於查茲沃思府邸舉辦的「超越極限:重要雕塑展」,此為每年最受矚目的戶外雕塑展售會。

靜如兔,動如兔

弗拉納根最著名作品系列正是野兔雕塑,面容從漫不經心到憂鬱深沈,時而奮起搏擊,時而蹙眉沉思,對人類而言平淡無奇的動作與表情轉化到兔子身上突然就變得頗堪玩味,彷彿畫龍點睛一般煥發出與眾不同的神采。藝術家觀察兔子各種不同姿態,藉以研究動勢在雕塑上的表現,他雕出的兔子雖非巨細無遺的細膩,簡潔而略顯粗獷的質感反而令兔子像是下一秒就要掙脫材質的束縛,活靈活現。

來自大地的寓言故事

弗拉納根生於英國威爾斯北部,因此對廣袤的荒野、野生動物及自然景象有特殊感情。早慧的他後於大名鼎鼎的倫敦聖馬丁藝術學院攻讀,在學生時代便引起藝術經紀人及藝評家的注意。1960年代,「大地藝術」熱潮興起,醉心自然的他獲邀於歐洲、美國、日本藝廊及美術館展出,廣受讚譽。已故藝術策展人邁克爾·康普頓曾說,弗拉納根的創作是最理想的藝術寓言。

貝瑞.弗拉納根,攝於1983年。攝影:Jorge Lewinski。圖片:© The Lewinski Archive at Chatsworth/ Bridgeman Images。作品:© The Estate of Barry Flanagan/ Bridgeman Images。

永恆的旅者

他認為自己是個會講英語卻以四海為家的歐洲雕塑家,在他的旅程中與許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士合作創作,他偏好居無定所,在倫敦各區、伊比薩、阿姆斯特丹、紐約及都柏林都曾居住,這些短暫的「家」唯一相同的地方是都有一張綠色地毯。晚年他與知心伴侶潔西卡·斯特吉斯駕懷舊露營車按季節遷移列國,對他來說,人生就是一場漫長的旅行。

弗拉納根於1991年獲頒大英帝國官佐勳章,同年獲頒發皇家藝術學院院士名銜,多年以來一直以此為傲。

他的作品被納入多個著名公共收藏,包括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倫敦泰特藝術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等,備受肯定。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