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

翡翠與清代皇室生活

中國是一個崇尚玉文化的國家,開採和使用玉的歷史源遠流長,而產自緬甸的翡翠,作為一種新興的玉石材料,進入中國的歷史並不很長。各種文獻記載中,明人徐霞客在其《徐霞客遊記》i 中記錄了3條他親眼目睹的翡翠,是比較可信的第一手材料。從翡翠實物觀察,上世紀末雲南騰沖出土的崇禎十七年李老孺人墓翡翠鐲一件ii ,應是國內最早的翡翠實物,說明緬甸翡翠在明末已經得到中國人的認可與喜歡。

hk0518-jadeite-fc-en-1.jpg

清朝天然翡翠配寶石髮簪                             

一、翡翠何時進入宮廷

翡翠於明代是否進入內廷,迄今尚未找到文獻和實物的證據。清代,翡翠確實進入了宮廷。雍正十一年(1733)雲南巡撫張允隋向皇宮進貢翡翠盤四面、翡翠珠四十盤,雍正帝看後交與常保收下,這是最早的翡翠進入清宮的記錄iii 。清宮檔案中,經常看到“雲玉、滇玉、綠玉”的記錄,如:“乾隆二十九年(1764)五月十六日太監胡世傑交雲南玉腰圓手鐲一隻,傳旨:著照樣配做一隻。欽此。于本日挑得雲南玉冊片一片,畫得手鐲三隻,交太監如意呈覽,奉旨:准做,欽此。”iv 翡翠之名首次出現於乾隆三十六年(1771)三月二十七日的《雜錄檔》,地方官吏為祝乾隆萬壽節而送到圓明園的禮物,經乾隆帝御覽後交大臣英廉查收,其中有趙文璧進翡翠瓶一件v 。乾隆四十四年(1779)《貢檔》記載,駁出長蘆鹽政進貢的翡翠花觚成件,江蘇巡撫進貢的翡翠花觚。乾隆四十五年(1780)九江關監督額爾登布進翡翠暗花扳指26只vi

hk0518-jadeite-fc-en-2.jpg

清朝天然翡翠鼻煙壺

二、翡翠在清宮的不同稱謂

翡翠一名,在檔案與地方官員的稱呼中不盡相同,通過對現存實物、黃簽與檔案的對照研究,基本解決了這一問題。雲玉、雲石——是雲南總督、巡撫及衙役常用的名稱,是不同等級的緬甸翡翠的別名,變緬甸翡翠為雲南所產的“玉石”,作為“土貢”貢進內廷。綠玉、水綠玉、滇玉、翡翠——是內廷對翡翠的稱謂。而翠根、翠玉根、翠玉——是故宮博物院早期工作人員對一般品質翡翠的稱呼。

三、翡翠的數量與種類

故宮博物院收藏翡翠大約400件左右,93%為清宮舊藏,7%為1949年以後入藏故宮博物院,包括上級單位文物局撥交,收藏家孫贏洲、楊令弗等捐獻。 這400件翡翠大致可以分為六類,即:

陳設類——觥、瓶、插屏、花觚、花插、臥牛、臥螭、子母獅、子母鳧、鸚鵡、犀牛、太平有象、山子、如意、磬、璧、仕女、天官、壽星、劉海戲蟾等。

器皿類——碗、蓋碗、匙、杯、托、盞、爐、盒、蓋罐、花熏、花囊、花盆、煙碟、煙嘴、煙壺等。

佩飾類——朝珠、手串、翎管、佩、搬指、戒指、扁方、簪、帽花、指環、手鐲、墜等。

冊寶類——璽(道光宸翰)、印、冊。

文玩類——筆筒、洗、硯、硯屏、水丞、鎮紙、印泥盒、套環、球、瑗、簫等。

用具類——扣、太平車、推胸、冠架、帶鉤、耳挖、爪杖等。從數量上看器皿類和佩飾類所占比例較大。

四、清宮翡翠的來源與製作

清宮翡翠以地方總督、巡撫及衙役進貢為主,清宮造辦處玉作、如意館也製作少量的翡翠製品。地方進貢以經濟發達,文化昌盛的地區較多,如雲南、揚州、蘇州、天津、江西九江等。從翡翠的製作年代觀察,主要分為兩個時期,即乾嘉時期和晚清慈禧時期。故宮藏品中有兩件珍貴的乾隆款翡翠,一件是仿古式花觚,高19.7釐米,造型仿三代青銅器,翡翠顏色偏白色,足內鐫刻“乾隆年製”篆書款。一件是翡翠盞托,高5.1釐米,口徑7釐米,足徑3.1釐米,盤口徑18.5釐米。盤為折沿,中心突起以承翠盞。盞、托底均鐫“乾隆年製”陰文篆書款。這兩件帶乾隆款的翡翠製品,從造型和做工分析,很可能是宮廷造辦處製作。嘉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雲南巡撫江藍差貢:雲石果盤二十面,雲石奶碗二十個,雲石扳指一百個。清人認為雲石低於雲玉一個檔次,是種水不甚好的翡翠。從故宮博物院現存的19件嘉慶款翡翠碗觀察,確實翡翠的顏色、種水屬於一般。這19件翡翠碗基本都是墩式,有兩種尺寸,一為高5.7釐米,口徑13.4釐米,足經7.7釐米。一為高4.8釐米,口徑11.2,足經9.2釐米。均鐫刻“嘉慶年製”隸書款。碗的造型與故宮藏紮古紮雅穆碗一致,實際上就是奶碗或茶碗。這19件翡翠墩式碗很可能就是雲南巡撫江藍所貢“雲石奶碗”。故宮藏品中有一件翡翠臥牛,高6.6釐米,長15釐米,寬7.7釐米。作伏臥引首狀,雙目圓睜,口緊閉。軀體光素,拋光細膩。從《貢檔》記錄看,此翡翠臥牛為嘉慶二十三年(1818)揚州阿克章阿所進vii,其碾琢方法與和田玉雕完全一致,是嘉慶時期的代表性作品。晚清慈禧時期則以製作簪、佩、手串、手鐲等具有裝飾效果的翡翠為主。

hk0518-jadeite-fc-en-3.jpg

清朝天然翡翠「龍鉤」

五、帝王與翡翠

從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繪畫中可以管窺翡翠在清代帝后生活中的運用與喜愛程度。清人繪旻甯行樂圖軸,道光皇帝旻甯身著便服,手中握著一隻翡翠鼻煙壺,一邊把玩,一邊欣賞著後妃和孩子們嬉戲,其樂融融的皇家生活場景躍然眼前。另一幅清人繪旻寧便裝像軸中,旻寧右手佩戴著一隻翡翠搬指。清人繪咸豐皇帝與慈禧對弈的圖中,咸豐皇帝奕詝不僅手上戴著翡翠扳指,而且腰帶上鑲嵌著一塊白地綠色的翡翠牌子。清人繪載淳便裝像軸中,咸豐的兒子載淳右手握著翡翠鼻煙壺,左手正在撚鼻煙,一派怡然自得,樂在其中的場景。由此可見翡翠不僅得到皇后、太后等女人們的喜歡,作為男人的皇帝同樣喜歡這新鮮材質、色澤豔麗的綠色翡翠,從畫中可以看出道光、咸豐、同治這爺孫三人的喜好頗有相同之處。

hk0518-jadeite-fc-en-4.jpg

清朝天然翡翠蓋碗

六、皇后、太后與翡翠

身為貴婦的皇宮中的特殊女人們又是如何看待翡翠呢?我們不妨看幾幅宮廷繪畫便知一二。清人繪孝慎後便服觀竹像軸,孝慎成皇后,佟佳氏(1790-1833),滿洲鑲黃旗人,是道光帝旻寧登基後的第一位皇后,身著藍色白花便服,端坐在花園中,右手執斑竹柄扇,左右手腕上佩戴著翡翠手鐲。清人繪孝全成皇后便裝像軸,孝全成皇后(1808-1840),鈕祜祿氏,滿洲鑲黃旗人,是道光帝旻甯的第二任皇后,咸豐帝奕詝的生母。孝全皇后身著便服站在長方桌後,前有一童子雙手扶著繡墩玩耍,童子應是咸豐奕詝兒時的寫照。孝全皇后雙耳帶著翡翠耳飾,桌上擺著一隻翡翠鼻煙壺。這兩幅宮廷畫像,正是從皇后的打扮和裝飾中反映出翡翠在道光兩位皇后生活中使用的情況。

光緒時期,慈安與慈禧分別被稱為東西太后,共同輔佐小皇帝載恬。清人繪孝貞顯皇后像軸,孝貞顯皇后(1837-1881),滿洲鑲黃旗人,咸豐帝奕詝的皇后,文宗崩,穆宗即位,尊為皇太后,與孝欽顯皇后(慈禧)禦養心殿垂簾訓政,世人稱為東太后,徽號為慈安皇太后。慈安安詳地坐在花園中,左手佩戴著翡翠戒指,左右手各佩戴一隻滿綠色的翡翠手鐲。西太后慈禧(1835-1908),是中國歷史上大權獨握的女性,儘管史學家對她的評價褒獎不一,但僅僅從地位顯赫的女性角度觀察,慈禧在衣著、打扮、養生等方面還是有很多獨到之處的。我們從幾方面的資料可以看出慈禧對翡翠的情有獨鍾,清人繪慈禧便裝像軸中,慈禧雙手佩戴著滿綠色的翡翠手鐲,說明平時的生活中,很喜歡晶瑩溫潤的翡翠。慈禧還憑藉手中權利,要求地方官員進貢上好的翡翠。粵海關于同治十三年四月送造辦處諮文中稱:“綠玉本出緬甸,白玉亦非粵東所產。近年各省開港通商,客販四散分銷,非近出售者稀少,來源也少,惟有竭力訪尋,恐難依期辦足。”光緒時期,淮安關監督文桂接到造辦處交辦,綠玉竹節式手鐲三對、綠玉雙喜字耳挖勺式小長簪一隻、綠玉雙喜字耳挖勺式長簪六隻、綠玉雙喜字鉗子二對等。在慈禧六十壽辰慶典檔中,福錕等人孝敬慈禧太后的禮品中有脂玉如意五對、綠玉紅瑪瑙壽星仙桃二個、玉石仙台六座等,故宮博物院還收藏著一座玉石仙台。以上資料從各個方面體現出慈禧對翡翠的癡迷,據說她死後還將所謂的翡翠西瓜、翡翠甜瓜、翡翠白菜等陪葬,讓這些心愛之物永遠陪伴著她。光緒三十年(1904年)美國女畫家凱薩琳·卡爾 (Katharine Carl) 為慈禧畫了一幅油畫屏,縱163.5釐米,橫97釐米。慈禧時年70歲,畫中的慈禧面肌飽滿,皮膚紅潤細膩,眉毛濃長,眉梢略挑,口染朱唇,濃淡適中。身著黃緞底繡紫藤蘿團壽字紋的寬袖沿珠邊衣,下擺處珠穗垂掛,蓋住腳上的花盆底鞋。頭戴大拉翅,其上滿插珍珠、翠、紅寶石、碧璽頭飾及大朵絨花、垂珠流蘇等。最值得關注的是,慈禧雙手戴著滿綠色的手鐲,從畫面上看手鐲屬於濃豔的綠色。故宮藏品中有一對異常精美的手鐲,也許曾經被慈禧佩戴過,外徑7.6釐米,內徑5.6釐米。材質無暇,晶瑩滋潤,綠色均勻,顏色濃重豔麗,環形規整,琢磨細緻,為翠中佳品。

hk0518-jadeite-fc-14.jpg

清朝綠玉竹節式手鐲一對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翡翠數量占玉器總量的千分之一,雖有小巫見大巫之感,但卻是國內外集中收藏翡翠最多的博物館。這些清宮舊藏的翡翠一部分是乾嘉時期的,一部分是晚清慈禧時期的,是非常重要的可資參考的標準器。從檔案記載判斷,大部分是地方官員的貢品,有些出自清宮造辦處、蘇州、揚州或雲南。翡翠雖然進入清代宮廷較晚,但作為新材料、新資源,堪輿和田玉媲美,給古老的玉文化增添了新的品種,是玉文化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更重要的是翡翠文化得到了皇家的重視和喜愛,特別是得到以慈禧、慈安為代表的皇太后的推崇和癡迷,翡翠用品與飾品已成為晚清皇室生活中新的亮點。

張榮﹐北京故宮博物院研究員

2014年1月於倫敦

i    明徐霞客:《徐霞客遊記》下冊《滇遊日記四》第932-1018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ii   引自楊伯達:《清宮舊藏翡翠器簡述》,故宮博物院院刊2000年第6期。

iii  引自楊伯達:《從文獻記載考翡翠在中國的流傳》,故宮博物院院刊2002年第2期。

iv 《養心殿造辦處各作成做活計清檔》3229,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v 《雜錄檔》,簿351,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vi 《雜錄檔》,簿328,329,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vii 《貢檔》,簿174,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瑰麗珠寶及翡翠首飾

                                                        2014 年 4 月 7 日 | 香港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