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此頁面
經典之最G.O.A.T:歐米茄「Speedmaster」腕錶

經典之最G.O.A.T:歐米茄「Speedmaster」腕錶

歡迎回到「經典之最」(G.O.A.T.)系列。在此系列中,我們將一同探索一些世界知名腕錶的輝煌歷史。今次介紹歐米茄「Speedmaster」腕錶。
歡迎回到「經典之最」(G.O.A.T.)系列。在此系列中,我們將一同探索一些世界知名腕錶的輝煌歷史。今次介紹歐米茄「Speedmaster」腕錶。

代鐘錶殿堂之上,有一款時計在工藝精湛、設計前衛及擁有重要歷史意義這三個決定收藏價值的因素方面罕有匹敵,這款腕錶就是歐米茄「Speedmaster」。此錶在1969年登月探險中亮相,當時全球有破紀錄的6億5,000萬人收看電視轉播,「Speedmaster」因而躋身世界名錶之列,知名度甚至可能在同行中首屈一指。出類拔萃的機械工藝令它獲得美國太空總署青睞,這次合作關係也是塑造「Speedmaster」近乎神級地位的主要緣故。不過這段激動人心的歷史並非此錶成為「經典之最」的唯一原因。在協助太空人邁出全人類的一大步之前,「Speedmaster」已經帶領鐘錶業取得一大飛躍。

1957年,「Speedmaster」腕錶橫空出世。雖然人們的注意力經常被後來的太空探索篇章吸引,但是此錶的顯赫成就之一,是它乃歷來首枚將計時功能包含在內的腕錶。對現今的藏錶人士而言,計時腕錶幾乎堪稱必備藏品,是很多男士的日常用錶,可以靈活搭配精心剪裁的西裝,或優閒牛仔褲和T恤。但是計時腕錶並非一開始就大受歡迎。

二十世紀初期的時計與其說是奢侈品,不如說是功能實用的必需品,因此市場上的款式大多相對簡單,以滿足大眾消費者所需。這些時計主要用於顯示時間,複雜一點的或會額外加載日期顯示功能。舊日的腕錶只是純粹的時計而已。到了五十年代,製錶師開始涉足未知的技術領域,為某些特殊職業研發專用腕錶。第一批潛水錶和抗磁錶就在那時誕生,前者例如寶珀「Fifty Fathoms」五十噚系列及勞力士「Submariner」,後者有勞力士「Milgauss」及萬國「Ingenieur」。

歐米茄在1957年首度推出三款腕錶,即後來合稱的「Professional」專業系列。這是歐米茄踏入功能性腕錶範疇的初度嘗試,其中「Railmaster」錶款具備抗磁性能,專為工程師和科學家而設;「Seamaster」錶款則為潛水員的腕錶提供防水保護。上述兩款腕錶都緊貼當時的製錶潮流,唯獨「Speedmaster」來得出人意表。它結合了三個計時小錶盤和防震、抗磁性能,並具備200英尺防水深度,彷彿一部超級小型機器,遠不止一件實用工具,堪稱是一款對萬事萬物皆有備而來的腕錶。

即將上拍的「Speedmasters」腕錶

計時腕錶顧名思義,除了顯示時間,還能用作計時碼錶,它們在剛面世之時受眾並不廣泛,只局限於外科醫生、某些工程師和少數專業運動員使用。計時這項複雜功能一般見於懷錶,因此計時腕錶更像是一件專門設備,而非日常配飾。「Speedmaster」的出現卻反其道而行之,將計時功能融入腕錶當中,啟發了後來的勞力士「Daytona」和豪雅「Carrera」。

歐米茄曾在一個敢為人先的宣傳廣告中,將「Speedmaster」定位為一枚賽車腕錶。計時功能固然迎合專業車手所需,將賽道上濃濃的燃油氣息植入消費者的想像,更為此錶增添一股迷人的陽剛魅力。最初的廣告形容此錶是一個「高度精準的腕間電腦」,專為「把時間劃分成秒數的男人」度身訂製。「Speedmaster」不僅是屬於賽車手的腕錶,也適合任何生活節奏急促的用家。

「Speedmaster」最史無前例的創舉也許體現在它的設計中。測速計刻度及一眾小錶盤等與計時功能相關的讀數通常只有懷錶的大型錶盤才能容納,換作任何體型更小的時計,這些數字都會擠作一團,變得難以辨認。「Speedmaster」的設計師克勞德・鮑洛德(Claude Baillod)卻能人所不能,成功製作出一枚直徑僅39毫米的計時腕錶。據說,意大利跑車的流暢線條令鮑洛德靈機一觸,設計出一款工整利落、對照鮮明的錶盤,縱使功能眾多,讀數依然清晰易辨。成功很大部分取決於設計師的天才手筆,就是把測速計刻度置於錶圈之上,而它們從前總是排列在錶盤以內。

蘇富比過去成交的「Speedmasters」腕錶

從誕生之初,「Speedmaster」就擁有均衡的外形和恰如其分的比例,在隨後六十多年裡,亦只經歷了些微變動。即使是歐米茄以外的品牌,也只有寥寥數人能在原有設計的基礎上作出改善。此錶奠定了計時腕錶的雛形,為後世所仿傚。設有測速計刻度的錶圈、倒品字形排列的小錶盤、選擇性使用個別阿拉伯數字時標——時至今日,這些設計已不足為奇,故此人們可能難以對「Speedmaster」當初的劃時代創意拍案稱奇。

古早的2915型號被公認為最難得及最具收藏價值的「Speedmaster」,一枚2915-1型號腕錶在2018年以408,500美元成交,創下「Speedmaster」的最貴紀錄。這個元祖級型號擁有兩個特徵:一是刻有數字的精鋼錶圈(後來的錶款改成黑色錶圈,令讀數更顯眼);二是「寬箭頭」造型時針。歐米茄321機芯是世界上其中一枚體積最小的計時機芯,獲得百達翡麗及江詩丹頓等鐘錶界鉅子賞識兼採用。

1969年6月28日,宇航員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在德州侯斯頓太空總署詹森太空中心的阿波羅11號指揮艙裡,練習將對接艙口從模擬指揮艙分離。圖片鳴謝:美國太空總署。圖片提供: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下一代2998型號令「Speedmaster」聲名鵲起,一舉衝破天際。不過歐米茄在把自家腕錶送入太空一事上,其實並未作出太大主動。在太空探索初期,美國太空總署並沒有一款官方認可的腕錶,太空人可自行選擇。1962年,美國太空人華利・舒拉(Wally Schirra)在水星計劃—阿特拉斯任務佩戴自己私人的2998型號「Speedmaster」。腕錶從未在中途停止運作,表現出色,引起太空總署關注。

翌年,歐米茄推出略為改動的105.003型號,配備更大的錶冠、夜光時標和指針。太空總署秘密購入這款腕錶,並在首次登月任務的預備階段進行測試。除了歐米茄,來自其他頂級品牌的腕錶同樣經歷了嚴苛測試,包括勞力士和百年靈,腕錶必須長時間暴露在極端溫度(攝氏200度高溫至0度低溫)、濕度、壓力及震動之下,並經受其他極端環境。測試在1965年進入尾聲,「Speedmaster」以一騎絕塵之姿,成為唯一一款脫穎而出的腕錶。

1970年4月17日,阿波羅13號的太空人在登月任務遇到技術困難後安全返回地球。從左至右:登月艙駕駛員弗雷德・W・海斯(FRED W. HAISE)、任務指揮官詹姆斯・A・洛威爾(JAMES A. LOVELL)、指揮艙駕駛員約翰・L・斯威格特(JOHN L. SWIGERT,1931-1982)。圖片提供:SPACE FRONTIERS/GETTY IMAGES Space Frontiers/Getty Images

一名太空人在美國完成首次太空漫步的雙子星4號任務期間戴著一枚「Speedmaster」,歐米茄直到看見有關的照片之後,才得悉自家生產的腕錶已經飛離地心吸力的牽引。這樣的成就足以彰顯「Speedmaster」超卓的機械工藝,它雖然不是為了星際探險而設,卻對這份工作勝任有餘。歐米茄當初為了賽車運動而構思這款腕錶,完全沒料到它會經受極端環境的考驗。簡單而言,此錶極為可靠,而它恰巧是地球上最堅不可摧的時計。

阿波羅11號準備升空之際,「Speedmaster」又經歷了一次改良。那款直徑42毫米的105.012型號就是後來傳奇的登月錶。至於哪一款才是實至名歸的登月錶,其實尚有爭議——踏足月球表面的巴⁠茲・艾⁠德⁠林(Buzz Aldrin)和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都佩戴著105.012型號,留守阿波羅11號的邁克爾・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則佩戴著較新的145.102型號。這是最後兩款搭載321機芯的「Speedmaster」,歷史地位無可比擬。

105.012及145.102型號是首次登上太空的「Speedmaster」,但後繼者依然繼續陪伴美國太空人執行每個接下來的太空任務。事實上,145.022型號大概是星際間最具名氣的「Speedmaster」——1970年升空的阿波羅13號發生爆炸意外,引出一句耳熟能詳的經典呼叫,「侯斯頓,我們出問題了」,而扭轉乾坤的關鍵正是一枚145.022型號。指揮官詹姆・洛威爾(Jim Lovell)使用「Speedmaster」腕錶計時,讓降落火箭的引擎精準燃燒14秒整,有驚無險地把登月團隊帶回地球。

月升月落,光陰如梭,「Speedmaster」經歷的變奏不知凡幾,記錄在案的款式就達到250多種。其中一款名留史冊的是BA145.022-69型號「APOLLO XI」登月限量紀念版18K黃金腕錶,產量僅1014枚,當中34枚贈予美國太空總署的太空人。不過無論外形怎樣改變,「Speedmaster」腕錶依然魅力不減。早期的「Speedmaster」已安坐鐘錶殿堂的經典寶座,就算是盡覽天下名錶的收藏家也難免怦然心動。

鐘錶

關於作者

相關新聞及影片

Close
arrow Created with Sket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