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此頁面
經典之最G.O.A.T:勞力士「Day-Date」腕錶

經典之最G.O.A.T:勞力士「Day-Date」腕錶

歡迎回到「經典之最」(G.O.A.T)系列。在此系列中,我們一同探索世界知名腕錶的輝煌歷史,今次為大家介紹勞力士「Day-Date」腕錶。
歡迎回到「經典之最」(G.O.A.T)系列。在此系列中,我們一同探索世界知名腕錶的輝煌歷史,今次為大家介紹勞力士「Day-Date」腕錶。

語有云:「想了解一個人,要看他的鞋子」。此話或許不無道理,可是在現實中,我們佩戴的腕錶,往往予人更深刻的印象。腕錶的選擇不但反映個人風格與品味,更是個性的鮮明象徵。試想像有兩個人站在你面前——一個手戴Richard Mille陀飛輪腕錶,另一個戴著江詩丹頓正裝錶。前者充滿運動氣息與現代風格,知性時髦,後者則顯得傳統穩重、樸實低調,兩者的風格截然不同。每一枚腕錶均散發著獨一無二的「氣場」,與佩戴者的個人特質相輔相成。不過,有一個錶款一直是「尊貴」的代名詞,逾半個世紀以來絲毫未變,一直是名人貴冑和各界領袖的必然之選——這就是在鐘錶界無可替代的勞力士「Day-Date」。

傑斯(Jay-Z)於奧斯汀極限音樂節第二個星期舉辦演唱會,2017年10月13日攝於德州奧斯汀齊爾科爾公園(圖片由Gary Miller/Getty Images提供)。 Gary Miller

與其說「Day-Date」是財富或社會地位的象徵,不如說它是鐘錶界的無冕之王——勞力士「Day-Date」素有「元首」(the President)之稱,足見其氣度不凡,與眾不同。市面上素有名氣的高級腕錶比比皆是,但勞力士「Day-Date」在鐘錶界的地位,就如洋酒界的拉菲古堡一樣,是世界公認首屈一指的標誌。這一切聽起來有點浮誇,不過這就是「Day-Date」面世以來一直享負的美譽。

繼第一枚備日期顯示的自動上鏈腕錶(勞力士另一經典錶款:「Datejust」)問世以後,勞力士一直致力打造全新錶款。十二年後,「Day-Date」終於在1956年華麗登場。顧名思義,「Day-Date」是世上第一款同時備有日期與星期顯示的腕錶。這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因為「超複雜功能」腕錶(grand complications)已是現今大部份藏家的必收藏品,但在那個年代,日期和星期顯示對於日常腕錶而言是一種高級的功能。在1950年代,批量生產的腕錶有以下三種:只備顯時功能的腕錶、在當時較新穎(並較罕見)的日期顯示腕錶,以及實用型工具腕錶。勞力士「Day-Date」將以上三種功能合而為一,構思精妙,令人驚喜。

從實用角度而言,備日期和星期顯示的腕錶確實是日理萬機的各界精英們的最佳拍檔。初時,勞力士特別選用貴金屬如18K黃金或鉑金製作「Day-Date」,以襯托高級管理人員(C-suite)的身份地位。在風格方面,「Day-Date」的設計與「Datejust」相似,兩者均以水晶凸透鏡面放大日期顯示,錶盤呈二十世紀中期盛行一時的經典「餡餅盆」形(“pie pan” dial),配平滑或凹槽錶圈。

即將上拍的勞力士「Day-Dates」腕錶

「Day-Date」其中一個特徵,就是如今為人熟知的「元首型」(President)錶帶。腕錶的錶帶由三組拱形鏈節組成,每組鏈節表面分別作拉絲及拋光處理,形成間隔紋路。這種全新的錶帶設計從勞力士既有的「Jubilee」與「Oyster」風格中汲取靈感,繼而另闢蹊徑,在閃爍光輝與流麗簡潔之間取得完美平衡。雖然「Day-Date」在視覺元素上與勞力士早前推出的錶款有所相似,但「Day-Date」是獨特的嶄新設計。市面上的「Datejust」腕錶多以精鋼為材,是以大眾為目標客戶的高級實用型腕錶。與之相反,「Day-Date」是專為少數精英階層而設計的奢華腕錶。

多年以前,勞力士已致力打進國際政商界的頂尖圈子,塑造出勞力士作為世界傑出人士的鐘錶品牌的形象。勞力士曾向溫斯頓・丘吉爾及德懷特・D・艾森豪威爾贈送「Datejust」腕錶,以表彰他們協助盟軍勝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卓殊貢獻。當時,艾森豪威爾還是美軍的五星上將,他在出任美國總統後仍佩戴他的「Datejust」腕錶,成為一時佳話,據說這就是「Day-Date」的綽號——「元首」錶的最初由來。事實上,艾森豪威爾的繼任人約翰・甘迺迪亦獲贈一枚「Day-Date」腕錶,不過,他卻從未佩戴此錶示人。

往期拍品

這裡有一段精彩的軼事。原來,這枚「Day-Date」腕錶本由瑪麗蓮・夢露所贈,她在獻禮當晚,還為甘迺迪高歌一曲《總統先生,生日快樂》。當時,社會上已有不少輿論指甘迺迪與這位當紅女星關係非比尋常,她在腕錶上的刻字(「獻給JACK,你永遠的摯愛——瑪麗蓮敬上,1962年5月29日」)更是證據確鑿。有傳甘迺迪私下叫助手「丟掉」這件定情信物,從此,這枚「Day-Date」人間蒸發。直至2005年,這枚腕錶才在拍賣場上重見天日,並附原裝錶盒及一封親筆情書,最終以120,000美元落槌。

意大利米蘭 - 12月21日:英國歌手維多利亞・貝克漢姆(Victoria Beckham)於2008年12月21日現身意大利米蘭,手戴勞力士腕錶(圖片由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提供)。 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

繼任美國總統林登・B・約翰遜將「Day-Date」帶入橢圓形辦公室,從此奠定了「Day-Date」的「元首」美譽。此後,多位美國元首相繼戴上「Day-Date」,包括總統尼克遜、福特、列根與克林頓,可見此錶絕非浪得虛名。事實上,「Day-Date」不僅是政界大人物的寵兒,更是各界名人領袖的不二之選,如米高・佐敦、傑克・尼克勞斯、傑斯(Jay-Z)及維多利亞・碧咸,連達賴喇嘛也戴過它。投資界大腕沃倫・巴菲特數十年前亦買過一枚黃金「Day-Date」,自此幾乎錶不離手。

最早面世的6510、6511及6611型號「Day-Date」只在市面上發行過一至兩年(視型號而定),因此,這些錶款都是如今市面上的罕見珍品。後來面世的1800系列深受勞力士藏家青睞,其中以1803型號最受追捧。它的機芯經過改良,是多款「Day-Date」中最為經典的設計。1800系列於1960至1978年期間發售,是最後一批採用復古「餡餅盆」形錶盤的「Day-Date」腕錶。「餡餅盆」形錶盤的外圍見棱角,也是歐米茄「Constellation」系列的著名特徵。

1800型號「Day-Date」採用鉑金、黃金或粉紅金,時至今日,這款「元首」錶仍然沿用相同材料。在機械方面,「Day-Date」多年來的變化甚少,只是機芯經過不斷升級改良,性能越趨強大可靠。「Day-Date」的創思主要體現在腕錶的設計上,其中,18239型號(又名「Tridor」)與1807型號尤具收藏價值,前者的錶帶中央鏈節以三色黃金製成,充滿設計感;後者的錶圈和中央鏈節則飾以「樹皮」(bark)紋路,極富質感。此外,勞力士曾推出過多款採用硬石及琺瑯錶盤的特別版「Day-Date」,從鮮豔欲滴的孔雀綠色、檸檬黃色以至天然木紋皆備,五彩紛呈。

這種繽紛雜糅的裝飾設計,在今時今日的勞力士腕錶中極為罕見。如今的「Day-Date」款式仍然保留著腕錶一貫的尊貴格調,偶爾以鑽石或彩色寶石為點綴。不過,對大多數勞力士忠實粉絲而言,最經典的「元首」錶款非拉絲香檳金色錶盤莫屬。說到底,「Day-Date」的精髓與魅力,正是在於那金光燦爛的皇者風範——錶中至尊,非它莫屬。

鐘錶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