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ge-opener.jpg
蘇富比《上拍》雜誌

皮耶·貝爾傑的藏珍慧眼

集商人、藏家、慈善家身份於一身的皮耶·貝爾傑珍藏系列即將重臨蘇富比。娜塔莎·弗雷澤-卡瓦索尼與貝爾傑生前配偶──巴黎YSL聖羅蘭博物館館長馬迪森·科斯就此展開訪談。

年十月,萬眾期待的皮耶·貝爾傑珍藏拍賣隆重登場。貝爾傑素以敏銳的商業觸覺、言辭犀利和聰敏機智著稱,他的配偶馬迪森·科斯形容他是「熱情如火、如飢似渴的收藏家」。本次拍賣所選的八百件藏品,科斯說它們均來自「築起了皮耶私人小宇宙的波拿巴大街和各處宅邸」。此珍藏雲集尚·米榭·弗朗克、弗朗索瓦·澤維爾·拉蘭內、巴布羅·畢加索等人的作品,以及貝爾納·布菲、讓·巴普蒂斯特·德布雷及讓·朱利斯·安東尼·勒康特·杜諾伊的名畫,兼收並蓄、精彩萬分,一如藏家本人。短小精悍、雄健好鬥的貝爾傑是倫敦薩維爾街(Savile Row)高級男裝定制西服的長期客戶,經常一身紳士裝扮;他對自己的名望瞭然於胸,更豪言:「他們或許恨我、或許愛我,但人人都想吹噓曾經坐在我身旁。」

berge1.jpg
位於巴黎波拿巴大街的皮耶·貝爾傑宅邸
照片由Sotheby’s / Art Digital Studio提供

科斯形容其亡夫對身邊一切都充滿好奇和熱情,彷如一個「置身在糖果店的小孩」。「他的態度就是『可惡,我也可以得到。雖然我不是羅斯柴爾德家的子弟,但我可以在Chantilly酒莊享受豪華晚宴』。」作為一個有社會主義思想的資本家,貝爾傑從不隱瞞自己出身寒門。他的父親是個稅吏,母親是位教師,貝爾傑身為社會黨的一員,絲毫不礙其奢華生活。正如科斯所述:「皮耶往往在買完後才問價錢。」這位藏家亦從不討價還價:「有一次,我帶伊夫(聖羅蘭)和他到Les Puces(巴黎跳蚤市場),他們被坑得很慘,很慘。」不過,貝爾傑先生還是很有原則的。有一次, 他在自己經營的魚子醬餐廳Prunier宴請一大群朋友,席間有人點了一瓶意式白蘭地。他咆哮:「這裡不是披薩店!」

按照貝爾傑的遺囑,其收藏的拍賣收益將全數撥歸巴黎YSL聖羅蘭博物館。「我在皮耶身上學會的一件事……就是不要對事物過於感性;要把感情寄託在人和工作項目上。」博物館館長科斯續說:「你懂我的,我不會用十八世紀的中國盤子來呈炒蛋。可能我應該試試看,但不會是現在。」

berge2.jpg
皮耶·貝爾傑在巴黎的私人物業前留影
照片由Eric Jansen提供

現年五十九歲的科斯朝氣勃勃、外表文質彬彬,舉手投足散發西岸風情,令人不禁為其風采所傾倒。訪談選址位於馬索大街5號的博物館會議室,裝潢典雅的房間裡掛著一幅攝影師歐文·佩恩拍攝的聖羅蘭巨型肖像——相中這位殿堂級時裝設計師頑皮地以手遮臉。談及自己繼承了貝爾傑的整個收藏王國,科斯的態度不卑不亢。他如此一笑置之,對此最恰當的解釋,莫過於他在1978年的冬天邂逅了令人聞風喪膽的貝爾傑後,一直勇敢地與這位「惡霸」分庭抗禮、堅持自我。他憶述:「我們幾乎天天都交談,除了在我們冷戰的五年期間。」

事業上,科斯是一位屢獲殊榮、國際馳名的園林設計師,客戶包括阿迦汗、馬爾拉·阿涅利,還有酒店管理家伊恩·施拉格。當談到博物館管理,科斯的目標是「改善博物館制度,令它能夠健康、持續地營運,讓我可以重操舊業,而那正是我的興趣所在。」

berge3.jpg
馬迪森·科斯
照片由Luis Ridao提供

相關的基金會有兩個:一是馬裘黑花園基金會Fondation Jardin Majorelle),負責管理馬拉喀什伊夫·聖羅蘭博物館,並且非常成功,科斯形容它「自給自足」,更戲稱「假如我明天被車撞了,它也會繼續無限期運作下去」。另一個是位於巴黎的基金會,這是科斯「最大的煩惱」,他明言:「我擔心的不是明天,而是二十五年或五十年之後。」巴黎伊夫·聖羅蘭博物館內的檔案庫龐大,他計劃騰出這個空間,擴大展館規模。這些檔案會移至巴黎市外,並對公眾開放。科斯認為「這是一個宏大的計劃」。

不過話說回頭,皮耶·貝爾傑亦是素有宏願的收藏家。《紐約時報》稱他為「伊夫·聖羅蘭的督導」,想必是來自他對完美的追求。其實不然。科斯說道:「皮耶為人豪邁粗曠,他很尊重伊夫,也很尊重不斷完善自身創作的音樂家,不過他的品味無關風格,導致他的收藏有時會古怪得出人意表,在面對選擇時,他的心意實在難以捉摸。」儘管貝爾傑熱愛藝術,更是理想的採訪對象──其言論經常見諸報刊,貝爾傑會將自己的想法用文字寫下來,再交給記者──他其實全靠自學成材。科斯解釋:「皮耶從未取得法國業士文憑(相當於英國高級程度會考),這一直是他的原動力。」

berge4.jpg
貝爾傑位於普羅旺斯聖雷米的Mas Théo大宅,牆上掛著一幅貝爾納·布菲作品。
照片由Nicolas-Matheus提供

為貝爾傑工作「很容易,因為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甚麼」。這是法國室內設計師雅克·格朗熱為貝爾傑裝潢諾曼第Datcha鄉間別墅、普羅旺斯聖雷米Mas Théo大宅和丹吉爾Mabrouka別墅時的感受。格朗熱認為:「伊夫看重情懷,皮耶則坐言起行,知人善任。」他亦從不貪走捷徑。「當我看見Datcha別墅某些飾品的費用時,心裡不禁暗暗驚呼,但是皮耶卻不介意。他抱著一種理所當然的態度,『這樣的房子本該如此』」。

格朗熱還憶述貝爾傑對高品質孜孜不倦的追求:「他會買下各種令人驚豔的古董,因為他目光犀利,直覺奇佳。」根據科斯的說法,吸引貝爾傑的是與古董商之間的交流:「皮耶喜歡逛古董店,他會走進店內,享受與古董商的對話,而這種傳統現在幾乎已不復見。」至於為某件物品追古溯源,貝爾傑認為沒有必要叨擾博物館的專家。相反,「他極為信任某些古董商,(例如)庫格爾兄弟」,科斯說。

berge5.jpg
位於法國諾曼第的La Datcha鄉間別墅
照片由Patrick Chevalier 提供

一如其他收藏,貝爾傑的藏品亦少不免蘊藏引人入勝的故事。科斯告訴我們,不論是戈雅的畫作,還是一尊文藝復興時期銅雕,貝爾傑和聖羅蘭在買入藏品前,總會諮詢彼此的意見。科斯說:「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重要聯繫。」沿著塞納河左岸尋寶,或在盧浮宮古董商場、瑞士村等古董集中地獵珍,亦令二人毋須費心思考如何與對方共度週末。然而,貝爾傑的海量藏書只是他的個人熱忱,「伊夫並不著迷於此,」科斯說,「他搬到波拿巴大街後就開始收藏書籍古本了。」

貝爾傑收藏十幅貝爾納·布菲的畫作,從中可見他與這位法國藝術家在一九五〇年代時的關係。科斯說:「在我認識皮耶的日子裡,他絕少提及布菲。既然他選擇離開布菲,待在聖羅蘭身邊,這明顯是個敏感話題。」在貝爾傑和聖羅蘭的巴比倫大街寓所裡,所有客廳都沒有掛布菲的畫作,它們被放逐到僕人的狹小生活空間裡。「伊夫大概從未見過這些畫,因為他從來不到僕人的住處,」科斯推斷道。

berge6.jpg
位於摩洛哥的Mabrouka別墅
照片由Anne-Gaël Rio提供

對科斯來說,散盡藏品的感覺必定難以言喻,但他堅持並非如此,「大概在皮耶去世前四、五天,我在清晨五點左右接到護士長來電,『科斯先生,你最好馬上過來,我們覺得是時候了』。」科斯來到貝爾傑的病房時,他的情況已經急轉直下。「皮耶轉過臉問我:『我是不是快死了?』我說:『是啊。』然後他回答:『你是唯一會對我說真話的人,謝謝你。不過記住,我走得很安詳。真的很安詳。』」這對科斯而言已經足夠,他說:「我不需要那些中國瓷碟。我已經跟他道別了……對我來說,他已經離開了。」

娜塔莎·弗雷澤-卡瓦索尼是《安迪之後:沃荷樂園冒險記》(Blue Rider 出版社)的作者。

「皮耶·貝爾傑——四海為家」拍賣會將於10月25日至29日在巴黎舉行預展。拍賣日期:10月29日至31日,與皮耶·貝爾傑拍賣行聯合呈獻。

「皮耶·貝爾傑藏書,第四部分」拍賣會由皮耶·貝爾傑拍賣行與蘇富比聯合呈獻,於12月14日在Drouot拍賣行舉行。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