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o2-long.jpg

王薇專訪:龍美術館的藝術版圖

作爲展覽的支持方,蘇富比親訪上海龍美術館「James Turrell: Immersive Light」展覽以及館長王薇女士,爲世界各地的藝術愛好者帶來獨家前沿資訊。


近年來中國民營美術館如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龍美術館以自己的特色儼然成為其中最具規模和收藏實力的美術館之一。王薇女士,從藝術收藏家到美術館館長,對藝術事業充滿熱忱。在短短五年內,她將龍美術館格局從上海的「一城兩館」擴至西南地區重慶,形成獨特的藝術生態,不少頗具國際影響力的展覽在此舉辦,致力延續文化藝術的傳播。近日,龍美術館(西岸館)正為廣大藝術愛好者呈獻一場「光與空間」的視覺盛宴。

weblong-museum-west-bund-1.jpg

上海龍美術館(西岸)

這場「James Turrell: Immersive Light」回顧展涵蓋了詹姆斯·特瑞爾五十年來的藝術傑作,尚有藝術家根據龍美術館空間設計的全新場域特定作品,利用光為媒介,引領觀眾進入他創造的光之世界裡。

wang-wei12.jpg

龍美術館館長、藝術收藏家王薇女士

這已是龍美術館第三個國際性大型展覽,龍美術館擁有很強大的實力和先進的展陳設施支援,從最初的傳統中國藝術展開始,到西方藝術家奧拉維爾·埃利亞松展的引入,再到女性話題的探討,龍美術館在一步一步成長,而王薇扮演著藝術大使的角色,將中國藝術從古到今的這條脈絡搭建起來,同時,也致力於中西文化的交流。這次,王薇特地安排了詹姆斯和中國藝術家的一次對談,將於三月下旬舉行,讓更多藝術家可以因為詹姆斯的作品而產生靈感 。

王薇很努力、很辛苦地經營著美術館,但樂在其中, 她不斷思考著該如何呈現中國藝術的面貌和脈絡,該如何將西方藝術在中國呈現出其中的新穎與趣味。

上海龍美術館的「James Turrell: Immersive Light」展覽將持續至2017年5月21日。本次展覽由蘇富比合作支持,藉此機會,蘇富比邀請王薇談談她籌備展覽的心得,以及作為藝術館長、收藏家對於推動中西方藝術交流的感想體會。

為什麼詹姆斯·特瑞爾選擇與龍美術館合作?這場展覽是如何促成的?展覽的意義是什麼?

前兩年,我飛往紐約佩斯畫廊參觀詹姆斯的展覽。初次見到他的作品,我感到非常驚訝,沉浸於光與影的神秘感。看到這樣的藝術時,我就在想是否可以將這樣夢幻、高科技的光裝置藝術帶到中國來展覽,與國內的觀眾一起分享這般有魔力的藝術。我將這一想法與佩斯畫廊和藝術家團隊一起探討,一發不可收拾,大家便開始一起努力策劃這一展覽。我將作為最具國際影響力的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帶入國內,讓更多人來分享體驗式藝術的魅力。他的藝術融合科技,很神奇,蘊含著深刻的內涵,令我十分感動。

藝術家因受傷而無法到場佈展,在佈展時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展覽籌備開始於一年前。開幕前的半年內,是我們最辛苦和艱難的時候。展覽的搭建難度太大,每個裝置都由各種媒材組成,我的團隊付出辛勤勞動,與專家、項目團隊保持探討與研究,從執行到落成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巨大的挑戰。藝術家的手需要動手術無法到場佈展,參加開幕式,我對此表示理解。詹姆斯年事已高,我不忍心讓他忍受病痛坐飛機來上海。我認為,既然我們喜歡這個藝術家,那更要保護他支持他。為此,我們還特地郵寄中藥給藝術家敷用。 我很敬佩詹姆斯·特瑞爾,七十幾歲仍在為藝術不辭辛勞,記錄火山口的變化,為後代留下一筆藝術財富,這很不容易。

《曲面玻璃》(Curved Glass)LACMA提供

這場展覽將會對中國當代藝術或者中國當代藝術家有什麼影響?

龍美術館已經承辦了三個國際大展,從奧拉維爾·埃利亞松展,「她們:國際藝術女性特展」,再到詹姆斯·特瑞爾,我致力於中西文化交流,將國外優秀的藝術帶入到中國,給很多觀眾帶來反思。光線裝置超越想像的視幻體驗,拓展人們的感知邊界。我希望打破傳統藝術,讓大家感知藝術氛圍,接下來龍美術館也會舉辦英國藝術家安東尼·葛姆雷的展覽,讓更多中外藝術愛好者聚集在龍美術館。

當妳走在場館裡,這些作品給妳帶來怎樣的感受?有沒有特別喜歡的作品?

他的設計與龍美術館的建築結合,一進門的「全域裝置」通過巧妙設計,使空間內充滿有形光物質,造成無限空間的錯覺。他的裝置令我特別感動。他的牆角裝置藝術,把光線打造設計的如此淋漓盡致,我非常佩服他。他的「曲面玻璃」是我最喜歡的,互補色之間的微妙作用,豐富了視覺效果,讓作品平面的維度與深度不斷移動,仿佛有著呼吸一般的韻律,帶來冥想狀態的體驗。每每看見這件作品,我都會很感動,所以我也收藏了這件裝置。

《楔形空間圖片》(Wedgework Image)LACMA提供

有沒有收到觀眾對展覽的回饋?分享有趣的評論?

有,太多了。大家都誇我辦了一場這麼贊的展覽。昨天,我遇見一位來自英國的藝術專家,他提著行李箱,告訴我他是特地從英國飛來看這場展覽。近幾年的展覽,龍美術館在國際展覽上致力做好的同時,也在考慮如何發展傳統中國文化。以「敏行與迪哲——宋元書畫私藏特展」為例,以前一些傳統展覽,很少有年輕人來參觀,但這次展覽的推出,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前來參觀, 我們在致力中西文化交流傳播的同時,也要弘揚文化傳承,讓更多的人瞭解中國文化,這也是龍美術館的理念之一。

2017年是龍美術館浦東館建館5周年,將會舉辦什麼展覽?美術館在這方面會有什麼特別的藝術?

浦東館主要展示古代和近現代的作品,主要是紅色革命經典系列,我們會繼續將一些傳統中國藝術設置在浦東館。西岸館相對更加現代些,更國際化些,之後我們會做一些關於英國知名藝術家安東尼·葛姆雷的展覽、倫勃朗的油畫展覽。當然也會搭配地下一層的展覽,民國老油畫、唐卡之類的。我希望打破傳統藝術,把一些國外好的藝術帶入到國內與大家分享,讓大家感知藝術氛圍。今年正值雞年,重慶館將再次呈現雞缸杯。此外,龍美術館在武漢也正在籌建中,其規模會比西岸館更大。我們要和國家美術館做一個補差,可能它們有的,我們沒有,但我們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每個場館都會有自己的主題構思來策劃展覽,而不會按部就班,希望能將龍美術館打造成國際一流的美術館,越做越精。

《角落投影》(Projection Piece)

作為館長,妳對龍美術館的運營及發展堅持著什麼樣的原則?

從美術館運營來說,做美術館並沒有那麼容易,僅成本,例如詹姆斯這個展覽每天所耗用的電費就難以想像。美術館不是一個賺錢的活,我和先生營運美術館投入大量資金,希望龍美術館能做到更極致。我有一個非常好的團隊,我的團隊包括我自己之前都沒有在美術館工作的經歷,但是我與我的團隊都是真正熱愛藝術,我們靠的是一步一個腳印,把每個細節做好。美術館並不是一個盈利機構,但我願意給我的團隊更多的機會,將美術館打造到更高的境界。我現在會特別強調美術館的美育功能,美術館教育比課本上更重要,對藝術的認知更直觀,會加強精神文化面貌。

可以告訴我們龍美術館接下來的一個展覽或者計劃項目是什麼?

西岸館將於4月29日至8月27日呈現「永樂大帝的世界:御製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目前,我們正在拍照、編書、確定如何有趣地探討這個主題,而不是簡單地將佛像和唐卡直接拿出來給大家看,我們要做出自己的特色,越做越精。接下來龍美術館將呈獻兩場傳統中國展覽——「御製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西岸館)以及「朱見深的世界:一位中國皇帝的一生及其時代-成化鬥彩雞缸杯特展」(重慶館),相信一定亦會是滿堂喝彩。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