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乾隆 御製白玉光素菊花鈕茶壺

清乾隆 御製白玉光素菊花鈕茶壺

Chapters

清乾隆 御製白玉光素菊花鈕茶壺

玉執壺,瑩潔剔透,圓潤柔美,細膩無瑕,乃私人玉壺收藏中最精湛之器。
清乾隆 御製白玉光素菊花鈕茶壺

乾隆中後期,攻克準噶爾部,取新疆進貢石料所製精美御用玉器,其中如同本品之至高品質者,珍稀罕有,近年市場所見,造辦處玉作琢玉時,多以染黃褐斑掩飾石瑕。反觀之,本品通器完美無瑕,玉質淨潔光亮,精工巧製,堪稱盛清玉雕之最,象徵中國文明之巔峰與興盛。此壺遞藏歷史亦是顯赫,曾為蘇格蘭貴族 Laird of Strathgarry 六世 Hinton Daniell Stewart 於1860年代入藏,展出於1871年世界博覽會。

至清代,中國玉雕工藝發展已臻成熟,自玉料開採至雕琢技術都已是經驗豐富,乾隆帝愛玉,更為大力推動,促使當朝玉雕藝術發展至巔峰。此期湧現了大量精美絕倫之玉雕,尤其是宮廷陳設用玉,至今仍無法超越。陳設品中,器皿類玉器所佔比例甚高,如爐、瓶、盒、壺、碗、洗、香薰等,此類不僅具實用功能,亦為日常陳設作用。其中,玉壺乃工藝最為複雜,對玉料要求最高的玉質器皿之一。因此,相比於其它類玉器,清代製作並遺留下來的玉壺,為數甚稀。

本壺以和闐上等白玉雕琢而成,玉質細膩溫潤,平肩鼓腹,壺流線條柔弧簡練,蓋鈕細琢菊瓣形,豐美晶透。

圖一
清乾隆 白玉羊首瓜棱式提梁茶壺
清宮舊藏
©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

玉壺雕工精巧、玉質潔美、打磨細膩,其蓋鈕形制與其他特徵近類三例盛名白玉壺,皆造於同時期,瓜稜式壺身,羊首流。其一,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載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香港,1995年,圖版216(圖一);另一件為約翰.伍夫爵士(Sir John Woolf)舊藏,錄於《伍夫收藏中國玉器》,蘇富比,倫敦,2013年,編號59;第三例為美國名媛米莉森.羅傑斯( Millicent Rogers)收藏,羅氏為宋美齡摯友,售於香港佳士得1996年4月28日,編號2,及香港蘇富比2017年10月3日,編號3613(圖二),成交價75,475,000港幣,為中國玉雕之世界紀錄。此三例器身均見前述染色特徵,屬造辦處玉匠用以掩瑕避綹所為。

圖二
清乾隆 御製白玉瓜棱式羊首掐絲琺瑯提樑茶壺
香港蘇富比2017年10月3日,編號3613

參考器形、玉質相近作例,如一件白玉壺,2004年10月31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233(圖三),成交價約680萬港幣,為當時前所未見之高價。此器與本品琢工相似,造形近類,相異處惟本品壺流曲度更柔,壺柄上端連接壺身處向下卷收,圈足較直,壺鈕為單層菊瓣。拍賣會所見他例,如香港蘇富比1989年11月16日,編號612,造形更見稜角方正。

《芙蓉樓送辛漸》

玉壺常見於唐詩中,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尤以末句傳頌至廣,玉壺冰心亦成為清廉正直,品行清白高潔之代稱。高古時期所謂「壺」,約分兩類,一為大腹斂口壺,也是中國出現最早的壺,相傳黃帝時的陶正,也就是傳說中製陶業的發明者昆吾製作了壺,故《說文解字》中有「壺,昆吾圜器也」的定義。 壺字為象形字,有圓壺、方壺等造型,並無流和執柄,常見者如商周時期的青銅壺,多為酒器、禮器。 此類壺從史前就開始出現,一直流行到明清,以商周時期的青銅壺最為興盛,其壺的造型也成為後期其它類型壺的淵源。

圖三
清乾隆 御製白玉茶壺
香港蘇富比2004年10月31日,編號233

大腹斂口壺發展到魏晉,為了傾倒方便,出現了一種加上流和柄的執壺,以後逐漸流行,從隋唐到明清越來越興盛,魏晉以後的陶瓷器尤其常見。

無論是無流壺還是有流,隋唐以前均不見玉質壺之製作,或因製作需費較多玉料,且口小腹大,掏膛工藝比一般器皿複雜許多,材料有限,更不如青銅或陶瓷可反覆試驗、燒製、鑄造,故至明清,玉壺數量仍遠少於其他器形。以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為例,明清時期,有流壺與無流壺加起來才有240餘件,其中有流的執壺僅110件,明清各約佔半數。

現知年代最早之玉壺,乃一件唐代盤口圓腹壺,1956年出土於河南洛陽,無執柄,屬於前述大腹斂口壺,這類玉壺唐宋均不多見,元代方增,明清時期數量明顯多於前代,但乾隆時期此類壺多為仿青銅器的仿古壺。第二類則是有流、有柄的玉執壺,器形仿傚陶瓷執壺,目前所知最早可溯至宋代。唐詩中的玉壺,實為第一類無流壺。

明清時期,玉執壺數量增多。明例多為器形高大且執柄常常位於腹部之上的執壺,但也開始多見矮小大腹、執柄下移的執壺,後者更接近於茶壺,或得陶瓷茶壺之影響,且造形多樣,如蓮花形,花瓣形、方壺、圓壺、六角形壺等,壺身或淺浮雕陽文詩句,或開光雕琢山水人物、各類花卉紋等,然整體而言,明代玉壺玉質均不好,工藝相比清代也粗糙許多。反映明代和闐地區的玉料開採雖增,但品質較劣,優質玉料的數量比清代少很多。

清代,玉執壺造形更為豐富多彩,玉質亦明顯優於前朝,從材質看,有白玉、青玉、碧玉等多種,但白玉壺、青白玉壺的數量明顯多於其他顏色玉壺,且盡可能選取上好的白玉製作。

據《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案》,雍正元年已有玉壺製作,惟多數是收拾前朝留下的舊壺,雍正元年關於玉壺的記載還稍多,但是雍正二年以後直至十一年則很少做壺。 整個雍正朝總共收拾前朝壺和自作壺也就二十七把左右,並以第一類壺較多,雍正元年的活計檔中記載:

「二月初十日,怡親王交玉杏葉壺一件(隨紫檀木座),……玉茶壺一件、玉蒜頭壺一件、玉提梁壺一件,……王諭收拾見新,遵此。……九月十六日,收拾得玉茶壺一件、玉提梁壺一件,怡親王呈進訖。 」

乾隆時期的活計檔中,玉壺的製作數量比雍正時期增加很多,亦有帶柄執壺的記載,只是因為記載的特徵模糊,實在無法和現有實物一一對應。

製作玉壺對原材料的需求很大,玉質要求也很高。從康熙到乾隆朝前期,出產美玉的和闐、葉爾羌地區被準噶爾部佔領,西北交通不暢,玉路不通,宮廷用玉或為改製前朝舊玉,或靠進貢與走私玉料,故製作的並不太多。雍正十年還命大臣:「將好玉材料尋些送來」,說明宮廷玉料不夠使用。 乾隆二十四年,清軍徹底擊潰了準噶爾部,鞏固了西北邊疆的統治,設置官府,將新疆地區納入中央政府的統一管轄。

Stewart 家族,約1890年

從乾隆二十五年開始,四部玉貢進京,形成正式的貢玉制度,年例供玉分春秋兩季向清廷貢玉,每年四千斤,其實最盛時清廷每年收進三十萬斤玉料,乾隆五十六年,一次進京就有五千五百八十五塊玉料。本品玉質淨白無瑕。細緻溫潤,即為如此大量玉材中,細細淘選而來之珍料。

Laird of Strathgarry 六世,Hinton Daniell Stewart(1835-1926年),居英國珀斯郡,為棉業公司 Stewart Thompson and Sons 創辦人。早年已與中國有諸多交流,收藏許多重要中國工藝品,此件玉壺曾二度展出於1871年、1886年之世界博覽會。

拍品6009 - 詳情

清乾隆 御製白玉光素菊花鈕茶壺

白玉茶壺透亮勻淨,溫潤如脂,形態豐盈婀娜,壺柄巧飾弦紋,捲張有度,極富動感,穹頂器蓋,配以菊蕾為鈕,饒富雅趣。
20.5 公分,8 英寸

來源
D.J. Kay 收藏(標籤)
Laird of Strathgarry 六世 Hinton Daniell Stewart(1835-1926年)收藏,蘇格蘭珀斯郡;Stewart 為棉業公司 Stewart Thompson and Sons 創辦人,早年已與中國有諸多交流,1880年代返英後蒐得不少重要中國工藝品
威立士拍賣行2011年5月18日,編號471

展覽
《Th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倫敦,1871年,由 D.J. Kay 借出(標籤)
《Th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Industry, Science and Art》,愛丁堡,1886年,由 D.J. Kay 借出(標籤)

中國藝術品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