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

大衛·泰格:情繫前衛藝術

Sarah Thornton
大衛·泰格的藏品內涵豐富,而且令人意外地充滿青春活力。薩拉·托頓檢視他的收藏,收藏過程的冒險以及他對藝術界的影響。

衛·泰格明白藝術界這個複雜生態系統的運作。我為著作《Seven Days in the Art World》做資料蒐集的時候,他對我說:「我的目標是搜購那些連頂級博物館都垂涎的藏品」。泰格是一位成功的企業管理顧問,他能夠準確揣摩各持份者的心理,也知道如何優先買到受歡迎的作品。他從不理會其他收藏家的看法,他喜歡與策展人、作家和經紀保持緊密聯繫。泰格喜歡的不只是藝術品,還有那些與之相關的人,我很高興其故藏在蘇富比的拍賣所得將惠及基金會,用作支持藝術界專業人士,而不是藝術品本身。

威廉·德庫寧,《無題》,1987年作。© 2018 The Willem de Kooning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對於大衛來說,收藏是一項競爭運動」,Blum & Poe畫廊東主添·布魯姆說,泰格是他的重要客戶。「他會搜集資料,制定策略。他總是帶著筆記本,行事精確。」泰格是村上隆的早期支持者,購買許多他的作品,其中至少有兩件傑作:1996年的《777》,後來他捐贈給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另一件是《然後、然後、然後、然後、再然後(紅色)》,這幅作品(1996-97年作)將於今年11月在紐約蘇富比上拍。《然後……》描繪一隻狂躁的日式米奇老鼠,村上隆早年只創作過兩幅大型作品,此畫是其一,其獨樹一幟的繪畫風格,成為全球各地普普藝術的經典形象。

David TeigerDavid Teiger 大衛·泰格

「大衛指引我們度過畫廊起步的階段。他冒險支持我們的藝術家,又不吝提出建議」,布魯姆說。泰格開始收藏馬克·格羅傑的作品時,他還是默默無聞。「那時候格羅傑的作品銷路不佳」,但泰格相信自己的直覺。他喜歡直接、出自肺腑的藝術。「當時村上隆或格羅傑對於自己的作品能獲大衛收藏都感到欣幸」,布魯姆續說:「他會穿著招牌的藍色西裝,不斷談論他們的作品,直至臉色發青……」

位於新澤西州伯納茲維爾的大衛·泰格故居外觀,由Roto Architects與泰格合作設計。藝術品:烏戈·朗丁羅尼,《這樣的日子,空無一物,什麼也沒有》,2009年作

凡收藏的藝術品,泰格都認為是當時當地最好的作品。「這世界有求學者,也有學識豐富的人」,他告訴我:「前者就像當代藝術,是在世的藝術家、是時代的藝術。後者是過去的藝術。」泰格生於1929年,然而他收藏的多數是30至40年後的作品,只有少數來自自己的年代。他奮力求學,不只是為擁抱青春,也是出於對未來的著迷。

約翰·庫林,《永不完結的故事》,1994年作© 2018 John Currin

泰格的收藏並無特定主題,觀察者大可不必煞費思量。他對色彩豐富、朝氣蓬勃的作品無任歡迎。比婭翠絲·米爾希的《巴西大道》(2003-2004年作),鮮豔多彩、節奏感爽朗,抽象圖案充滿曲線美。這幅作品明顯符合泰格的收藏條件,即是必須有「魔力」,不斷帶來「正能量」。丹娜·舒爾茲的2003年作品《她的手臂》,畫中橙綠叢林裡的金髮吉他手有一雙巨大的粉紅手掌,這幅畫洋溢生機,人物姿態自然隨興,似是隨時會破畫而出。

大衛·泰格的紐約公寓。左至右:丹娜·舒爾茲,《她的手臂》,2003年作;格里森·佩里,《皺褶包皮》,2005年作;馬力西奧·卡特蘭,《遊客》,1998年作,《迷你的我》,1999年作;喬里奧·帕奧利尼,《禁區》,1998-98年作;肯·普利斯,《Go-No-Go》,2006年作;約翰·庫林,《永不完結的故事》,1994年作;阿歷斯·凱茲,《紅帽》,2003年作。

泰格收藏的作品裡亦經常可見女性形態。由羅伯特·梅普爾索普的女子健美系列,到約翰·庫林的一系列以姑侄姨甥為主題的怪異作品,大部分作品都一反傳統的美女標準。馬琳內·杜馬斯筆下濕淋淋的裸體、艾米·西爾曼的跳脫鮮明、令人聯想翩翩的《鼻子》系列,泰格的藏品裡有各種充滿自信的女子形象。

傑夫·昆斯,《熊與警察》,1988年作© 2018 Jeff Koons

「大衛喜歡女人的陪伴,他收藏她們的圖畫肖像也是很自然的事」,維多利亞·米羅說。《非洲浪漫》(2000-2002年作)是泰格向米羅購買的首批克里斯·奧菲里斯作品之一。奧菲利斯在2003年威尼斯雙年展的英國館展出了充滿浪漫情懷的紅綠主題作品,這幅作品正是它們的前身。畫中的非洲女子高貴美艷,凝望著愛人的眼睛。這幅畫以壓克力、大象糞便和金屬亮片為媒材,將性感、世俗、威嚴公冶一爐。泰格的藏品中的男性形象較少,而且傾向是時髦的都會美型男。伊莉莎白·佩頓所畫的男人俊美秀氣,稱為女子亦不以為過。在2002年作品《花與班》中,長髮紅唇、臉色蒼白的人物站在一束像大麗花的花束後面。1998年作品《卡文在巴塞爾》,畫中的年輕藝術經紀穿著一件粉紅色襯衣,戴紅色領帶,目光羞怯地低垂。現實中的卡文鬍鬚拉碴、體毛旺盛,在這幅畫裡卻被刻意描繪成一個假小子,皮膚散發桃紅光澤。至於傑夫·昆斯,儘管他以炫耀雄性力量而著稱(例如《綠巨人》、《大力水手》、《在上位的傑夫》),但在泰格的收藏中,他的作品卻有另一番味道。昆斯的1998年彩繪木雕塑《熊與警察》,外形如小男孩般的英國警察舉頭仰望一隻身穿黃色蝴蝶結彩虹T恤的大熊。到底這頭大熊是高人一等地俯視警察,還是如媽媽一樣陪伴著他,在於觀者所見的是強勢的老媽,還是強壯而友善的巨熊。

他的收藏條件,就是作品必須有「魔力」,不斷帶來「正能量」。

由始至終,泰格對權力都是一笑置之。他的層次比精英更高。他對勢利傲慢的人嗤之以鼻。他擁有絕妙的幽默感,連謙虛都那麼志得意滿。他曾經對我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富人」,「那些坐著G5私人飛機的年輕億萬富豪,完全屬於另一個界別。我的『新財富』已經是『舊財富』了,用現在的話就是『更少錢』。」

薩拉·托頓是文化作家和社會學家。她撰寫過兩本關於藝術界的專著:《Seven Days in the Art World》,2008年,《Artists in 3 Acts》,2004年(皆由Granta Books出版)

當代·當下:大衛·泰格故藏,拍賣收益惠澤泰格基金會以支持當代藝術,紐約11月2至14日預展。拍賣:11月14日

查詢:: +1 212 606 7254.

大衛·泰格故藏將於2018至2019年在蘇富比全球各地拍賣會上拍,包括:

· 當代藝術晚拍,紐約,2018年11月14日
· 當代藝術日拍,紐約,2018年11月15日
· 版畫網上專場,紐約,2018年12月
· 大衛·泰格故藏美國民俗藝術品,紐約,2019年1月
· 當代藝術晚拍,倫敦,2019年3月
· 當代藝術,紐約,2019年3月
· 設計藝術,紐約,2019年3月
· 當代藝術網上專場,紐約,2019年3月
· 當代藝術晚拍,香港,2019年4月
· 當代藝術日拍,香港,2019年4月
· 當代藝術晚拍,紐約,2019年5月
· 版畫網上專場,紐約,2019年7月
· 當代藝術網上專場,紐約,2019年7月
· 當代藝術網上專場,紐約,2019年9月
· 當代藝術網上專場,紐約,2019年12月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