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ffer-auckland-mag-herob.jpg

堅信不移 篤行不倦

奧克蘭主教鎮坐落於英格蘭東北部的杜倫郡,曾是權力、信仰與財富核心,這樣的地位維持將近千年,鎮上氣勢恢弘的奧克蘭城堡正是這段歷史的結晶。這座莊嚴雄偉的建築代表了歷任杜倫主教的絕對權威,自十一世紀諾曼人征服英格蘭以來,杜倫主教獲授予特殊政治地位與軍事力量,抵禦蘇格蘭人入侵,守衛英格蘭北疆。杜倫郡歷任親王主教長期以實際最高統治者的身分管轄該區,他們利用轄區內豐富的煤礦資源獲得財富,把奧克蘭城堡塑造成自身權力的奢華象徵。城堡歷經多個世紀,累積了無數珍藏。1756年,理查德·特雷弗主教把長餐廳重新修葺,掛上一組剛從倫敦購得的真人大小肖像畫──西班牙大師弗朗西斯科·德·蘇巴蘭的《雅各與他的十二個兒子》。

 

ruffer-auckland-mag-body1.jpg

喬納森·魯費爾在奧克蘭城堡

然而世事無常。1836年,一項國會法案廢除了親王主教的地位,奧克蘭城堡以及周邊地區逐漸走向衰落。二十世紀的到來夾帶著又一重考驗,煤礦業式微對北英格蘭打擊尤甚。

時至今日,城堡及其周邊漸漸恢復昔日榮光,肩負如此重任的幕後功臣是喬納森·魯費爾。魯費爾來自鄰近的小鎮斯托克斯利,是股票經紀及大律師出身,1980年轉攻倫敦私人客戶投資。他經營魯費爾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即後來的魯費爾LLP,業績顯著,現正致力回饋社會,不過這可是委婉的說法。「我在這裡名成利就,只是選擇在那邊物盡其用。」近來一次在他位於倫敦的公司會議室進行的訪談中,魯費爾如此自嘲道。「那一片土地,」他指的是英格蘭東北部,「在十九世紀見證了自身的輝煌歲月,現在亟待扶持,我希望透過創造最好的條件,妙手回春。」

魯費爾坐言起行,其計劃的規模與雄心也逐年擴大。事實上在買下奧克蘭城堡之前,這位金融家已購入深受理查德·特雷弗主教珍愛的蘇巴蘭組畫。早在2010年前後,英格蘭聖公會打算出售這組畫籌款,魯費爾得悉後恐怕這些作品流散各地,於是將它們購入。「然後,」他補充道,「我考慮買下城堡。」這宗買賣在2012年完成後,他開始以「奧克蘭計劃」的名義展開龐大部署,「奧克蘭計劃」由魯費爾創辦並擔任主席,是一個以奧克蘭主教鎮為中心的慈善團體。

ruffer-auckland-mag-body3.jpg

西班牙美術館模擬圖,位於奧克蘭主教鎮市集街,計劃於2019年開幕

魯費爾為這個小鎮設下鴻圖大計,蘇巴蘭組畫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它們卻是計劃的核心。此組作品的藝術成就舉世公認,描繪的更是舊約聖經裡耳熟能詳的故事,魯費爾藉此令「奧克蘭計劃」更加廣為人知(也籌得更多善款);而作品能繼續安掛在城堡裡,對魯費爾這位慈善家以及城堡的前任主人而言,意義重大。畫中的人物故事來自《創世紀》第49章,雅各臨終前召集十二個兒子──後來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創建者──並逐個祝福他們。

這組畫作於1640至1644年,本來要運往新大陸,人們相信那裡的原住民是以色列失落支派的後代。特雷弗主教在1756年購入組畫,因為他意識到當時英國國內對基督徒與猶太人之間社會、政治及宗教包容的需求:他曾支持一項解放猶太人的英國國會法案。「但是英國當時還沒準備好接受這樣的前瞻觀念,」魯費爾解釋道。所以當主教在一個倫敦拍賣會上買下這組畫時,他其實是在表達「我們為甚麼不接納這群人呢?」魯費爾隨後玩心十足地補充了一句:「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對上議院說『去你的』。」

ruffer-auckland-mag-body2.jpg

西班牙美術館模擬圖,位於奧克蘭主教鎮市集街,計劃於2019年開幕

城堡在去年開始閉門進行大型翻新,魯費爾乘機把畫作送到德州。首站是沃思堡的金貝爾藝術博物館,那裡的修復實驗室專家使用紫外線、X光及紅外線反射成像等技術對作品進行了詳盡分析,揭示了大量關於畫作本身及蘇巴蘭使用技法的資料,例如,我們可以頗為肯定這位明暗法大師早在作畫初段,即構圖時已經塗上不同深淺的底色。這些發現在9月向達拉斯的觀眾一一解密,展覽《蘇巴蘭:雅各與他的十二個兒子,來自奧克蘭城堡的鉅作》在南方循道衛理大學梅多斯博物館開幕,展出至1月7日。畫作隨後將運抵紐約弗里克收藏館,展期從1月31日至4月22日。組畫將在5月重回老家奧克蘭主教鎮,及後奧克蘭城堡將重新開放,各種文化活動也會陸續在當地展開。

這些文化活動中有魯費爾的最新計劃──2019年在奧克蘭主教鎮市集街開幕的西班牙美術館。最近數月,他與蘇富比西洋古典油畫私人洽購團隊主管兼西班牙畫派專家James Macdonald緊密合作,為畫廊收集一批媲美博物館館藏的油畫,這批油畫的部分精選作品將於1月26日至2月11日在紐約蘇富比展出,展覽也將帶來一幅優美珍罕的《懺悔的抹大拉》,乃西班牙卡拉瓦喬風格大師胡安·包蒂斯塔·馬伊諾所作。西班牙美術館還計劃與各地機構展開夥伴關係,當中包括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在這個特定空間展出一部分自家收藏(他的收藏還包括湯馬斯·庚斯博羅的作品)無疑會擦出絕妙火花,魯費爾對此樂在其中,他說:「這座充滿英國聖公會感覺的城堡是不折不扣的英倫寫照,而這些巴洛克時期的顛峰畫作卻洋溢著戲劇張力與西班牙氣息。」

ruffer-auckland-mag-body4.jpg

胡安·包蒂斯塔·馬伊諾所作《懺悔的抹大拉》,乃魯費爾藏品之一,將於1月假蘇富比展出

西班牙美術館只是魯費爾眾多的項目之一,他還在籌備一間酒店、餐廳與室內花園,以及另外兩處展覽場地:一間宗教博物館,以探索不列顛群島的信仰歷史;一間採礦博物館,用來展出「雙子星收藏」中以採礦為題的本地傑出藝術家作品,以紀念該區的工業傳統。在它們開幕前,魯費爾已致力吸引遊客前往杜倫郡。在過去兩個暑假,他全力支持英國最盛大的現場夜間匯演《宗族:英格蘭史詩》,背景正是宏偉的奧克蘭城堡。舉行匯演的露天劇場可容納8000個座位,劇組成員約1500人,另外還有馬匹、綿羊、公牛、驢子、鵝等動物。匯演由29場戲組成,透過令人眼花繚亂的佈景、編舞和特效,把二千年的英格蘭歷史娓娓道來。這個位於奧克蘭主教鎮的匯演為該區帶來了巨大改變,追求刺激的遊客和歷史愛好者從四面八方前來參與這場盛會,杜倫郡的酒店、旅館、酒吧和其他旅遊設施門庭若市。難怪第四代羅斯柴爾德男爵雅各·羅斯柴爾德把魯費爾視為當地英雄,他說:「魯費爾購入蘇巴蘭的畫作,當真慷慨無比,但他並未止步於此,而是繼續懷著慷慨之心,憑藉想像力作出一系列壯舉,在英格蘭東北創造出一個文藝復興。」

魯費爾忠於這片土地,對它的重生抱持著毫不動搖的信念,他說他希望自己的計劃將會「帶來獨特體驗,吸引眾多遊客,令周邊地區煥發生機,讓隨之而來的財力資源為奧克蘭主教鎮帶來經濟、思想、社會及精神上的改變」。就目前進度而言,魯費爾先生似乎正漸入佳境。

詹姆斯·雷吉納托是雜誌《名利場》的特約撰稿人,以及《名門:現代貴族》(出版社:Rizzoli)一書的作者。

《蘇巴蘭:雅各與他的十二個兒子,來自奧克蘭城堡的鉅作》將於2018年1月31日至4月22日假紐約弗里克收藏館展出。

「奧克蘭計劃」藏品將於1月26日至2月11日假紐約蘇富比展出。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