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n09667-9brxg.jpg

同尋於墨:對話水墨藝術家

深諳中國水墨畫傳統,心懷崇敬之餘,各嘗另闢新徑,當代水墨藝術家是以畫筆抒發胸意,暢表情懷。從現代大師至後起之秀,本季三月,適逢「道殊·同尋於墨」展售會開展之際,蘇富比邀請藝術家王無邪、李津與蔡小松一起聊聊作品背後的抒情寫意。

aaa-2.jpeg

(由左至右)藝術家李津、蔡小松、王無邪

您會如何形容自己的風格?

蔡小松: 非要我找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用經典的當代主義吧。
李津: 我是一個感性的、用傳統的水墨語言表達自己的生活體驗、表達自己對生活的熱情和喜愛的藝術家。
王無邪:我的風格反映了四種獨特文化背景,它們奠定了我的藝術之路。

 

作為藝術家,是否有一些自我秉承的習慣、原則?

蔡:在畫面上,盡洪荒之力,不惜筆墨。
李:我對水墨技法的掌握會有一些語言程式。
王:秉承數千年的中華文明。

 

創作對您而言,最讓人興奮的是什麼?

蔡:從東方審美展示的東方價值觀,感受人與萬物的關聯,這就是我最大的期待。
李:當表達的熱情戰勝了一切雜念,作品中會產生一種靈性和生動,這是我特別希望看到的。
王:我以各種手法融合這些元素,在不同時候更有助我摸索出不同新方向。每次成功走出新境,都讓我力量充沛、興奮愉悅。

caixs.jpg

蔡小松《瀑界 (四聯作)》,2015年作

回顧過去的作品,是否讓您回憶起生命中的特定時刻?您的藝術與當下生活有何關聯?

蔡:此次展出的《瀑界》就非常有故事。 2014年,我徒步穿越德格縣的無人區,六天徒步了三百公里,翻過雪山埡口的時候,雪山融化,雪水蔓延開來,淹沒了草甸,沒了道路,我只能沿著水流的方向摸索前行,聯絡工具也即將斷電,和大本營失去聯繫的最後瞬間,我在漆黑中陷入絕境。大自然的威嚴、力量,和我內心的恐懼,堅持糾結在一起,共同構成了這幅作品。
李:我每個階段的作品都是我當時的人生寫照,現在看就像看自傳和日記一樣。
王:我的作品明顯反映了我的人生經歷:我身為華人,但人生大部份時間都旅居家國之外,遠渡重洋、流離失根、異鄉漂泊,彷彿永不停歇的流水。

 

您的個人/文化背景如何在藝術中體現?

蔡:經歷過恨不得打倒一切重新建立標準的年代,隨著閱歷越深,會深入體會到中國傳統藝術的獨到價值,可以站在更宏觀的角度來看待西方與東方文明,所以我的作品更趨向於融合,經典的當代主義。
王:我在英殖年代的香港長大,早年接受雙語教育,覺得自己無論對中國文化還是西方文化底蘊,都沒有完整的認識。然而這種匱乏也可以是一種優勢,我一向認為自己具有包容的胸襟,就如海納百川一樣接收不同元素,這些元素自然會混合演變出新事物。這正好體現在我的藝術中。

asia-week-s2-reception-recirc.jpg

李津的最新作品在蘇富比紐約亞洲藝術週期間展出

其中一件作品更以蘇富比中國藝術部副主席龍美仙女士入畫

可否告訴我您遊走不同媒材與畫風之間的故事?

蔡:有轉變,是從形而下到形而上的轉變。
李:跟我對當地當時的體驗有關,都有不同的氣息和風格,所以我經常說我一個體驗型的藝術家,憑直覺畫畫的藝術家。

 

您認為您的畫作如何突破了傳統的界限?另一方面,您的畫作如何在傳統紮根?

蔡:我個人的看法是不要重複,也不要顛覆,而是要豐富。
李:筆墨當隨時代,語言的方式跟著你的生活走,跟著你的感覺走,那麼它無疑就是當代的。任何傳統如果不生存在一個活在當下的生命體裡的話,它會休眠。
王:為了突破傳統界限,我選擇以幾何元素把畫面割裂,引入隱藏格線,建立視覺秩序,塑造韻律動感。畫作中的幾何元素有助突顯當代特質,而筆觸跟主題則反映傳統,而我具備文學背景,使我更具抒情深度,畫作更具言語以外的深意。

wucius-wong.jpg

王無邪《大江廿二》,2016年作

您的作品已於世界各地展出,觀眾對您筆下作品的評價及興趣有沒有因地區有所分別?

蔡:人的認知不同,感受會不同,解讀自然也不同,我很喜歡聽我的藏家分析我的作品,往往給我驚喜。
李:可能是因為我取材於生活,比較人性化,我走到很多地方都能遇到知音。

 

各地藝壇有時充滿隔閡,有時連結共生,您對此有什麼見解?

蔡:道殊—同尋於墨,就像這個展覽題目一樣。
李:我們所處的時代,世界從各個方面來看都越來越雷同,但越是在看似文化大同的趨勢下,尊重個人就越顯得重要的。

 

現時有沒有哪位西方藝術家特別得到您認同?

蔡:丟勒、庫爾貝、雷諾阿、塞尚、賈科梅蒂、蒙德里安、弗洛伊德。
李:莫迪里安尼、洛特列克和席勒。
王:巴洛克時期藝術家,例如林布蘭和卡拉瓦喬,泰納、克利及康丁斯基。

 

可否透露您的下一個藝術項目?

蔡:我很高興地告訴大家5月5日我將在蘇富比(香港)舉辦個展,發布我近三年閉門不出的成果。歡迎你們來參觀。
李:我六月份會在洛杉磯蘇富比的空間舉辦個展,名字暫定為「饕餮西行記」。
王:我正與香港蘇富比策劃舉辦以水為主題的個展。

 

您會想與哪個人物吃一頓飯?古今皆可。

李: 董其昌,他府上的宴席肯定比八大的好!
王: 我想回到北宋時期,跟范寬或者郭熙吃一頓飯。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