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典油畫

十七世紀的instagram──你在意大利打卡了嗎?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旅行時,大概很少有人能夠抗拒將看見的如畫風光定格在相機或手機裡的衝動。假若不是為了親身感受異地文化,我們為何要忍受長途飛行,前往離家萬里的遙遠之地呢?假若不是為了留住美好剎那將記憶的片段帶回家,我們又為何要拍下成千上萬張照片呢?雖然現代旅行相較於過去更為快速方便,但是我們旅行的方式跟十七、十八世紀遠赴歐洲大陸的英國富家精英仍有很多相同之處。
從左至右: 盧卡・卡萊瓦里斯,《威尼斯:從聖馬可小廣場眺望海關大樓》,油彩畫布,未經托裱,47.8 X 68公分,估價:200,000-300,000英鎊 。威尼斯聖馬可圖書館與總督宮,意大利,圖片提供:EDEN BREITZ / ALAMY STOCK PHOTO。

現代旅者:追尋十七世紀壯遊之路


一場異域朝聖之旅是年輕紳士的必修課,他們期望透過遊歷,精研文化、藝術、語言、古典文學,培養良好品味,學習歐陸社會習俗。這個傳統被稱為「壯遊」,「壯遊」一字最先出現在羅馬天主教司鐸理查德・拉賽斯(Richard Lassels)所著的《意大利之行》一書裡。此書是上層階級的旅遊指南,序章裡通篇皆是意味深長的規勸之言:

「如果聖奧古斯丁所言不虛,這個花花世界就像一本巨著,只有旅者才能讀得通透。那些從未離家之人,畢生只讀過一頁……旅行令年輕的貴族子弟遠離父母的過度保護,以免對母親的寵溺產生依賴。旅行令他們經歷有利成長的磨礪:與陌生人分享床鋪,與素未謀面的人傾談;在白晝前披星趕路,在日落後戴月兼程;忍受不同的坐騎和天氣,適應各種飲食習慣。」
從左至右: 安東尼奧・約利,《威尼斯:從聖馬可灣東望海關大樓與聖喬治馬焦雷教堂》,油彩畫布,96.5 X 144公分,估價:250,000-350,000英鎊 。威尼斯聖喬治馬焦雷教堂與聖馬可灣,意大利,圖片提供:JOANA KRUSE / ALAMY STOCK PHOTO。

現代壯遊旅者,大概就是外國交換生或申請休學年(gap year)的大學生。今日手頭寬裕、時間充足的旅者,探索遙遠的陌生國度與過去的壯遊更為相似,透過遊歷豐富見聞,熟悉當地習俗,品嚐時令食材,購買奢侈品,練習外語,與當地人交流,體驗日常生活,欣賞當地藝術和建築。

從左至右: 貝爾納多・貝洛拓,《皮爾納:市集廣場景觀》,油彩畫布,46.7 X 78.4公分,估價:400,000-600,000英鎊 。皮爾納卡納萊托市集,德國,圖片提供:BILDARCHIV MONHEIM GMBH / ALAMY STOCK PHOTO。

在傳統的壯遊行程裡,旅者選擇停留的地方基本上是當時的藝術和文化中心。巴黎、羅馬和威尼斯是熱門之選,佛羅倫薩和拿坡里也不遑多讓。無論是幾百年前,還是幾百年後,意大利始終是主要的朝聖地,人們從四面八方紛至沓來,希望一睹曾經在文藝復興光輝一時的城鎮風采,到宮殿和教堂瞻仰大師真跡,或在古代文明的殘垣斷壁前憑弔往昔。

從左至右: 安東尼奧・約利,《羅馬:眺望聖天使城堡,遠方是聖伯多祿大殿》,油彩畫布,88.1 X 124.4公分,估價:400,000-600,000英鎊 。羅馬聖天使城堡與聖伯多祿大殿,意大利,圖片提供:V. ARCOMANO / ALAMY STOCK PHOTO。

然而離家數月,當然不是每天都嚴謹自律,不少壯遊子弟還會縱情飲酒作樂。他們不但欣賞古物和藝術品,也委託他人作畫。當時的畫家以意大利名城勝景或古典風景為襯托,為貴族遊子立像。風景畫家也從源源不絕的訪客身上獲利,因為除了雕塑和工藝品,優美的風景畫也是當時流行的旅行紀念品。

從左至右: 弗朗契斯克・瓜爾迪,《威尼斯:大運河與小聖西門教堂景觀》,油彩畫布,65.3 X 79.5公分,估價:1,000,000-1,500,000英鎊 。威尼斯大運河與小聖西門教堂,意大利,圖片提供:TONY HISGETT / WIKIMEDIA COMMONS。

當年流傳至今的油畫精品,比如喬賽普・佐基和盧卡・卡萊瓦里斯的作品與今日的風景照片左右並置,互相對照,驟眼看來,幾百年的滄海桑田似乎沒有摧折古城的風采,但細看之下,今昔相比,更添許多對於歷史的遐想與唏噓。十七、十八世紀壯遊子弟旅行中的印象與美好的回憶,即便沒有ins也鉅細無遺的定格在畫框中,一頁頁故事篇章彷彿在眼前展開。

你在這些地方打卡了嗎?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