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書畫

乾隆帝的教子之方:是慈父,還是虎爸?

Elizabeth Choi
翻譯此頁面
這幅清朝元韻詩手稿,讓我們窺見乾隆帝在一國之君、萬乘之尊以外,鮮為人見的父親形象。

香港蘇富比中國古代書畫秋拍將於十月六日正式開鑼,呈獻多幅珍貴畫作,跨越千年,精彩紛呈。其中一幅乾隆帝長子永璜書元韻詩——永璜在二十三歲英年早逝,遺留的紀錄與墨跡甚少,因此本作尤為珍罕。此外,乾隆帝的朱批改正,更讓我們有機會一窺其為父之道。

赫赫有名的乾隆帝通常給後世的印象是史書上英明神武的盛世之君,但我們在這裡可以看到他以父皇的姿態諄諄教導皇兒,可謂絕無僅有、極為珍罕的歷史紀錄。

作品上可見乾隆帝長子永璜借乾隆御製元韻題詩一首,詩中寫有如此一句:「幾人身得到仙瀛?」

乾隆帝在畫幅上以朱批改正道:「此豈皇子口氣」。此處,乾隆貌似在勸戒永璜不可有獨善之心,或在提示皇子不可沉迷信仰。他亦在文中另加點注,委婉地認可永璜的文筆,可見乾隆帝對長子的嚴格標準與期許。

乾隆帝肖像,大都會藝術博物館,2011年。圖片由EMMANUEL DUNAND / STAFF 提供。

清朝皇帝著重教育,尤以歷史、政治、詩詞、書法與繪畫為重。作為大清皇子,需鑑古知今,明察治國之道,同時精通詩詞歌賦;清代的國君對子嗣要求嚴苛,這一點與現今世代的「虎爸虎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乾隆帝對兒子的詩篇直斥其非,在親筆御書上則闡明了自己作為一國之君的職責。乾隆畢生共書逾42,000篇御製詩,其中《四得論》與《四得續論》可謂其八旬壽誕中最重要之文獻。根據乾隆所言,兩論為「著論自警」之用,旨在總結生平輝煌成就,並引經據典、細心改易,論證自身因德政而得「位」之義。其後,他將兩論賜予皇子、學子與群臣,供他們細閱傳頌。

除了家國大事,乾隆帝亦會就個人愛恨吟詩作對;這些詩篇呈父親及丈夫角度,讓後世能夠更為全面地剖析乾隆的心路歷程。作為中國歷來在位年間最長的君主之一,乾隆一生經歷過不少坎坷與波折。為了延續大清國祚,乾隆曾冊封兩位皇后,身邊更是妻妾成群,膝下兒孫滿堂,以承龍脈。可是,在十七個皇子中,只有四位存活了下來。

孝賢純皇后肖像,清乾隆。鳴謝:北京故宮博物院。

1748年,孝賢皇后駕崩,對乾隆打擊至深。乾隆先是痛失嫡子,一年後愛妻更撒手人寰;在悲痛交加下,乾隆創下逾百首詩歌,致以深切哀悼之情。乾隆為最後一首詩揮毫時,孝賢皇后已離世將近四十年,此後一年,乾隆亦赴黃泉。

孝賢皇后駕崩後,乾隆為此極為哀痛,正因如此,他對永璜十分嚴厲。迎喪時,永璜的冷靜表現在乾隆眼中不夠悲傷,被指有失體統,遭其當眾痛責。為了懲罰永璜,乾隆決定取消這位皇長子的立儲資格。

此後不到兩年,永璜薨逝。在他死後,乾隆為此事感到後悔,因此追封永璜為定安親王。由此可見,乾隆在身居皇位、恪盡天子之職時,仍然不失為人父的慈愛。

弘曆登基為乾隆帝前,與父皇雍正帝乃至祖父康熙帝的關係非常深厚。兩位天子均對弘曆寵愛有加,亦向其傳授孝義之道。弘曆被視作父皇及祖父的最佳繼承者,因此更要將他們所秉持的優良傳統世代相傳。

以上所見,可能只是乾隆私生活的鳳毛麟角。可是,這幅珍貴的手稿仍能讓世人得悉大清皇帝的教子之方,一瞥乾隆在繁重國務以外不為人知的父親形象。

譯:衞婉欣

關於作者:Elizabeth Choi是一位自由作家,對藝術與文化深感興趣。她曾為《南華早報》、《Time Out 香港》及《Hong Kong Tatler》撰稿。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