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839.jpg
珠寶

一場雕刻時光的盛宴:「覺醒」西洋宮廷珍寶展

陳穎慈
翻譯此頁面
近年來,卡地亞、尚美、蒂芙尼紛紛將品牌的經典設計以展覽的方式呈獻在大眾眼前,用不同的語彙來說他們的百年故事。而珠寶除了裝飾性及時尚性之外,藝術性也漸漸受到重視,刻劃著文化的變遷與歷史的軌跡。
Diamond tiara from the Bourbon Parma Collection.jpg
來自波旁·帕爾馬皇室收藏,皇家百合鑽石冠冕,1912年由維也納知名珠寶匠HÜBNER為奧地利女大公瑪麗·安妮製作 照片由Awaken提供。

對於這些大自然與人類共同合作創造出的珍品,「覺醒:文藝復興至二十世紀的宮廷珍寶」展覽展出橫跨文藝復興時期到近代,覆蓋四個世紀、20個國家,近200件展品,以主題性的手法梳理了珠寶史更宏大的新維度。

在「覺醒」開幕之前,我們訪問了策展人樊曉光,一起來看看他策劃這個展覽的初衷。

NIU02195.jpg
「覺醒:文藝復興至二十世紀的宮廷珍寶」展覽策展人樊曉光 圖片由Niuniu提供。

時空穿越之旅

樊曉光不僅看起來頗有民國文人的書卷氣,更是對各種藝術都頗有鑽研的「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英語中形容博學多聞的文藝人士)。在他的指揮之下,「覺醒」是一個像電影的展覽,有流動性、有詩意、有燈光和布置的巧思,也像是一本書,充滿了文學性的解讀。

c65c3050fb3f456cb530811916f3d025_noop_1000x1498.jpg

「覺醒」由序曲、雕刻時光、權力的遊戲、流動的盛宴、翩若驚鴻、微物之神、榮耀巔峰、歷史之眼、尾聲九個部分組成,帶領觀眾進入一場時空穿越之旅:

序曲由文藝復興風格聖子降臨吊墜開篇;從它的精湛工藝可以想見曾是帝國訂製的皇室珍寶,無論是作為表現身分地位的穿戴還是展現個人品味的收藏,作為外交禮物或者國族聯姻的嫁妝,從這篇序章就可以發現珠寶擁有許多層意義,留待慢慢揭開。

隨後觀眾步入19世紀日內瓦閣樓工匠們的鐘錶世界,在那個沒有電沒有電燈的時代,工匠們必須要在日光充足的閣樓慢慢製作這些精細到極致的鐘錶,彷佛把時光雕刻成藝術。 「權力的遊戲」用歐洲皇室流行的鼻煙盒,傳達那個時代精英階層舉手投足的氣派;「流動的盛宴」則用女士使用的晚妝包還原了古時歐洲的另一個「戰場」——觥籌交錯的名利場;「翩若驚鴻」則是歐洲珍寶史上華麗的篇章,凝聚為一件件絕美的首飾,與那個時代最曼妙的身影相呼應;之後「微物之神」的篇章里,寶石將大自然中生命轉瞬即逝的鳥獸花草留駐成永恆;「榮耀巔峰」用13頂冠冕構成整個展覽的高潮,講述過去的時代,權力如何藉由這些裝飾用的物品得以表彰、維繫;「歷史之眼」單元彙集具有歷史證物意義的珍寶,其中尤為驚艷的是一片拿破崙加冕冠上的金葉子;最後展覽在「尾聲」——一顆黃金製成的19世紀聖物匣「虔誠的心」中畫下句點。

七個大主題互相貫穿,像是七部電影,七篇讓人蕩氣迴腸的小說。策展的巧思安排,都藏在細節里,值得發掘體會。

英雄的浪漫

「覺醒」選址在深圳市當代藝術與城市規劃館,展覽館的建築由解構主義的奧地利藍天組事務所設計,從外觀就滿溢磅礡氣勢,走進館內,空間設計打破了一般建築的僵硬結構,充滿視覺震撼之餘,更與展覽的中心思想相互呼應。

大多數的博物館展覽就像奧斯曼男爵設計的巴黎,條條大道,瀏覽其中就像走在花都的街頭,左右顧盼都是風景。而「覺醒」利用了曲徑通幽的中國園林精神,在展覽空間中以不同的材質大膽使用黑色分割出別有洞天,有些黑色像紗簾,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讓展品彷佛夜空中漂浮的星辰;有些則像是鋼鐵岩石一般沉穩粗獷,強調闃黑中衝突的張力。而近兩百件珍寶,就在這樣不同深淺的黑色中,在舞檯燈光一般的光束中漸漸蘇醒,烘托、散發出璀璨的光輝。展覽中使用了裝置藝術、沉浸式的虛擬現實,讓觀眾時而漫步在教堂的穹頂之下,時而走入花草叢林之間。

A rare golden laurel leaf cut from Napoleon’s coronation coronet.jpg
拿破崙加冕禮月桂冠上的一片金葉子 照片由Awaken提供。

提到珠寶,一般人總是有比較女性化的溫柔想象,「覺醒」布展團隊特別在這次展覽中以燈光投影出一匹馬,陪伴着觀者走過這趟時光之旅。一般展覽的方向標示是箭頭,這裡的標示是馬蹄。這匹馬的型態有時像信馬由韁的自由不羈,有時候像是出征的豪情萬丈,又有時像郎世寧畫中盛世里靜定的駿驥,將這個珠寶展的氣質從繾綣的浪漫,變成了英雄的浪漫。在講述皇族歷史與權力更迭的展廳中,更有了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氣魄。

事實上珠寶由於材質的珍稀及價值,加上精湛工藝的加持,自古以來便是貴族階級身分的表彰,對於國家皇族而言,不僅是財富美貌及品味的比拚,更多是權力的象徵: 唯有皇親貴戚才能配戴的冠冕,還有結盟聯姻時相互饋贈的禮物。「覺醒」將珠寶背後的深層意義仔細地爬梳出來,交織成歐洲四百年來風起雲湧的華章。

左圖:肖像钻石,杜弗(Duval)约1809年製於 圣彼得堡 右圖:海星胸針,雷內·博文 照片由Awaken提供。

時光森林中等待被喚醒的睡美人

展覽名為覺醒,樊曉光說,是因為這些珍寶在百年的過程中,處於沉睡的狀態。它們來自歷史最隱秘的角落,不為人所知的保險柜,或者隱秘的地下室,或者在戰亂中被它們的主人藏匿在衣褶里、枕頭裡,經歷過災難、戰爭、厄運,靜靜等待再次站上歷史的舞台。在樊曉光和他的團隊努力下,它們重新回歸到博物館里,因而被喚醒,再次發光。

NIU02148.jpg
圖片由NIUNIU提供 .

「覺醒」是迄今為止首次完全由中國團隊主辦的西方藝術珍寶展,樊曉光也感性的說,這個展覽是他寫給這個世界的情書。深圳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城市,在這個時間點用一個年輕的團隊去打造這樣充滿歷史的一個展覽,希望藉由講述這些塵封已久的西方藝術珍品的前世今生,破解它們身上隱含的文化密碼,帶給所有的觀眾一份深深的感動。

展覽:
深圳市當代藝術與城市規劃館
2019年12月22日 - 2020年3月1日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