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傳與創新——中國近現代人物、花鳥、山水精品

re-retric-1394hk0787-9n57m.jpg
開啟圖輯

二十世紀,中國畫壇邁入嶄新階段,上承傳統畫學流風,復接西方思潮影響,畫家或以前賢為宗,精研古法;或博納新知,自成己貌,藝壇遂呈現汲古求新、中西互融之新貌。今年春拍,香港蘇富比中國書畫部推出一系列近現代名家精品,合而視之,足見二十世紀畫壇名家面貌的豐富多樣性。

中國書畫

香港 | 2018年4月2日

承傳與創新——中國近現代人物、花鳥、山水精品

  • Arnold Lee
    傅抱石《柳蔭美人》,估價 HK$ 8,000,000-12,000,000
    本幅乃傅抱石一九四八年撿贈印度畫家蘇可拉 (Y.K. Shukla)。蘇氏三十年代入讀羅馬皇家藝術學院,研習版畫,後獲印度政府選派來華進修獲印度政府選派來華進修。他一九四七年七月抵北平,先習中文,再轉入北平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之繪畫科研習班修讀中國畫,師事徐悲鴻、王青芳。傅抱石亦任教該系,對蘇可拉自多垂顧。一九四八年,蘇氏屢辦畫展,傅氏遂撿舊作以贈。圖中弱柳依依,輕掠畫面,枝梢下,赭衣仕女折梅,踽踽獨行,回首凝望,若有所盼。構圖簡潔,設色清麗,著重描劃仕女氣質優雅、含蓄動人的意態,寫來細緻用心。

  • (左)蔣兆和《老婦》,估價 HK$ 400,000-600,000 (右)蔣兆和《老叟》,估價 HK$ 400,000-600,000
    蔣兆和以寫實技巧為基礎,輔以傳統筆墨,題材集中反映民間基層生活,體現了偉大人道主義之深刻思想性,故其風格獨樹一幟,有別於一般欣賞口味。其筆下人物非憑空臆造,皆有所本,多取材於周遭環境,著眼於平民百姓之日常生活,尤以勞苦大眾為焦點。〈老婦〉〈老叟〉 同為半身像,從裝束神情,應為北平街頭靠出賣勞力維生者。 原藏者乃英籍人士,上世紀三十年代初為荷蘭皇家殼牌公司駐華人員,二戰期間被調往印度。戰後返華,居停北平期間,因夫人甚好蔣兆和畫藝,頗有往來,於四六至四八年間,直接選購其畫。四九年攜帶作品離華,畫作一直張懸廳堂,日後分付兒輩。



     

  • Arnold Lee
    于非闇《水仙蝴蝶》,一九四七年作,估價 HK$ 1,600,000-2,200,000
    本幅乃畫家寫贈法國著名漢學家于儒伯(Robert Ruhlman)。于氏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留學北平,長期從事中國文學研究。留華期間,與舊京書畫界頗有往還,四十年代晚期得齊白石、于非闇等贈畫。一九四七年春,畫家以窗前栽植水仙入畫,製成數圖,本幅即其一,並置坡地,補雜卉,上綴蝶舞雙雙,墨色濃淡各異,與細葉晃動,相映生趣。畫竟,遇于儒伯,方添其上款。

  • Arnold Lee
    張大千《四時花卉》,一九八○年作,估價 HK$ 2,600,000-3,000,000
    本幅取四時花木合為一卷,構圖以花卉順時序排列,春桃嬌紅、夏荷翠綠、秋菊嫩黃、水仙迎雪,皆佈置井然,間有雜花蔬果,穿插其中,惟高低起伏,搖曳生姿,互起呼應,季節區隔,秩序自生,切合物情、物態、物理之自然法則。

  • Arnold Lee
    張大千《翠蓋朱裳》,一九七○年作,估價 HK$ 3,000,000-4,000,000
    本幅乃畫家寫贈四女張心嫻夫婿之父母。大千自巴西移家美國,定居加洲,所覓寓所,面積環境難及八德園,故取名戲稱「可以居」。本幅夏季寫荷,取消暑納涼之意,全幅以色為主,紅荷三朶,隱現於大片綠葉掩映間,朱翠交織,招展飄揚,氤氳滿紙,水氣盈貫,正是風過池塘之景。

  • Arnold Lee
    徐悲鴻《白梅》,一九四三年作,估價 HK$ 4,000,000-6,000,000
    本幅乃畫家送贈藝友黃君璧。徐黃之交始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後又共事於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抗戰期間,學校避寇,自寧內遷重慶,兩人仍執教該校,切磋論藝,皆活躍於陪都藝壇,屢有聯袂同遊巴蜀名勝,並互有題贈之作。

  • Arnold Lee
    吳冠中《鸚鵡》,估價 HK$ 2,600,000-3,500,000
    「鳥叫,或曰鳥鳴。許多鳥籠往往聚集到住宅區附近的樹叢中,嘰嘰喳喳,卿卿我我,組成了鳥們的鳴奏會。最早給我留下深刻記憶的鳥叫是『布穀,布穀』,叔伯們說那是催人布穀,到播種時候了,又有人說是『哥哥歸家』,則當屬戀歌了。至於夜鶯的歌喉,我似乎至今沒有印象,也許她從未向我吐過衷腸。我確乎一向不很關心鳥語花香,也沒逗弄過會說話的八哥和鸚鵡,倒是畫過幾幅鸚鵡,自題畫外音:『鸚鵡前頭人語喧,誰人不敢言』, 『通身豔裝,並非自己選擇,祖祖輩輩的遺傳,雅俗任人評說』。」       



    -吳冠中



    按〈吳冠中全集〉所示,本幅作於一九九○年,並獲畫家於九十年代精選製作珂羅版畫。

  • Arnold Lee
    傅抱石《雪擁藍關圖》,一九四五年作,估價待詢
    〈雪擁藍關圖〉是幅雪景山水,寫的是韓退之詩中一聯。有個神話傳說,韓愈的族侄韓湘子為八仙之一,早先曾當着韓愈作法,在盆中放土,長出牡丹,立刻開花,花瓣上有一聯曰「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給叔叔看,韓愈不理解。後來韓愈為向皇帝諫迎佛骨,謫貶朝陽。離長安南行,翻越秦嶺時遇上大雪,馬不能走,進退維谷。在緊急關頭,湘子忽然出現,告以詩中之意,遂幫助韓愈夜宿藍關驛舍。畫中山巒皆白,中間一峯突起,氣勢雄渾,頗有宋人意味。下半則全是傅家風貌,遠方畫出關隘,在下角樹叢間有三個人物,除了韓愈和馬伕,自然是特來解困的湘子了(歷史上韓愈確有侄名韓湘)。畫中縱橫揮灑的筆法,渾茫空靈的意境,加強了神話色彩。



    一摘引自沈左堯〈傅抱石的唐人詩意畫〉

  • 李可染《蘭亭圖》,一九五六年作,估價 HK$ 6,000,000-8,000,000
    一九五六年春,可染先生到江南、四川作山水寫生,歷時近八個月,浙江屬行程之一。千古傳頌因〈蘭亭集敘〉而名揚的蘭亭,他自不會錯過。〈蘭亭圖〉就是期間作品之一。

  • 李可染《江山勝境圖》,一九八八年作,估價 HK$ 9,000,000-12,000,000
    李可染好遊歷,抗戰期間流轉各地,日後亦屢有寫生之旅,行遍大江南北,途中對景寫生不輟,為創作積累豐富素材。〈江山勝境圖〉以重巒高叠,屹立中央,右方見幽谷窄道,益顯群山列序之前後空間距離,前方水道斜出貫穿畫面,張帆點點,前續後繼,乘風御水,輕越而過,左下方見沿岸密樹濃蔭,村舍夾雜,恰與重巒呈沿江高低對望,有意弱化峽江雄峙險峻之勢。如此佈局,或接近峽江輕舟,或接近清漓天下景,實畫家筆下展其移山倒海之功,於「信手塗抹」間,綜合河山各處勝境化為胸臆中之天地。

  • Arnold Lee
    陸儼少《峽江行旅圖》, 一九八四年作,估價 HK$ 6,500,000-8,000,000
    抗戰勝利,陸儼少與與彭襲明乘木筏由重慶到宜昌,一路東下,盡覽沿江危巖穹谷,自此蜀地峽江即成畫家最富個人特色的山水畫題。〈峽江行旅圖〉取六呎整紙,繪於一九八四年,乃同類題材尺幅較大者。畫中見大江夾流於兩岸崇山,水流湍急,新式輪船穩行其中;山勢欹斜,雜以斑斕秋樹;流雲行空,江水、崇山、流雲,氣脈貫通。畫家落筆迅捷,勾江細紋亦不失迭宕節奏,令觀畫者有同歷舟行蹈險之感。

  • Arnold Lee
    朱屺瞻《淵明詩意》,一九九一年作,估價 HK$ 350,000-500,000
    來源:一九九三年得於新加坡斯民藝苑

  • Arnold Lee
    張大千《湖山景色》,一九六九年作,估價 HK$ 5,000,000-7,000,000
    大千先生是近代中國畫家中最敢嘗新者。選用物料最為講究,既好前人佳筆舊楮,卻不固步自封,尤以移家海外,廣泛接觸吸納新事物,遂嘗試不同質料為材。其極致者,則選木板,以材質具天然紋理及吸水異常之特性,形成畫上特殊效果。本幅薄施淡彩,形成塊面,點出湖岸或水渚之景,復簡筆勾劃孤舟、房舍、疏樹,最後醒以潑灑青綠,色彩與板上天然紋理形成流雲波影、水色天光交接,直見變幻多姿,窮盡造化之功。現存大千之潑彩木板畫,多留付至親。本幅寫竟,一直自存,待七四年在芝加哥西納奇畫廊個展時方公開。

/
Close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