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HK0732_9FCMH.jpg
日本藝術

看・海:从日本艺术看大和民族对海洋的敬畏与崇拜

陳穎慈
翻譯此頁面

各国的节庆假日多半以纪念历史事件或文化信仰为主,四面环海的日本则单纯为了彰显「海」的重要性而创造了「海之日」,感谢大海的赐予,并祈求国运昌隆。综观日本艺术史,艺术家描绘的海洋或宁静平和,是赐予生命的慈蔼母亲,或波涛汹涌,是掠夺生命、令人恐惧的命运之手,大和民族对于海洋的敬与爱、忧与惧在艺术家笔下表现无遗。

谈到日本艺术作品中的海,相信多数人会立刻联想到葛饰北斋的浮世绘《神奈川冲浪里》。画面中惊涛汹涌、骇浪滔天,卷起的浪花象征自然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澎湃力量,浪势有如鹰爪,扑向渺小的船只。至于船上的人们,北斋并没有像法国浪漫主义画家杰利柯的《梅杜莎之筏》一般着意描绘他们面部的表情,而这样的空白反而留下无限的想像空间:有人在他们身上看见了人类面对苍天以万物为刍狗的无奈,有人感受到对自然的敬畏崇拜,有人从这些小船奋力抵抗命运永不言弃的靭性中受到鼓舞,也有人因北斋的佛教背景而解读出在人生跌荡中随遇而安、看透生死的豁达洞见。这幅作品的影响力跨越国界,感动了莫内、梵谷一众印象派画家,音乐家德布西也受此启发,创作了交响诗《海》并以类似的巨浪图象作为封面。

另一位浮世绘大师歌川国芳的作品《大物浦平家的亡灵》则藉平安时代的历史故事强调出大海的无情与多变。武将源义经跟随兄长源赖朝复仇讨伐平家,后功高震主,源赖朝听信谗言,追杀亲弟,走投无路的义经欲逃亡至西国,途经大物浦,突然狂风大作,巨浪之中依稀可见平家的怨灵。背景中的亡灵影影绰绰,反而是海浪以诡谲的形态起伏,骇人甚于亡灵,星星点点的浪花仿如小小指爪欲袭击船只,拟人的大海有着手握生杀大权、反复无常的气势,可畏可怖。

除了《神奈川冲浪里》和《大物浦平家的亡灵》,浮世绘中也有许多描写渔民小舟的佳作,在这些作品中的海洋扮演赐予丰富资源的母性角色,表现了更多日本人对于海洋的感恩之情。另外琳派大师俵屋宗达的《松岛屏风图》则将海水的动静之态借由六扇屏风刻划得入木三分,在屏风上海相由静转动,波纹描绘细腻入微,笔触柔婉妩媚。

将目光转向近代的艺术作品。艺术家团体「目」今年春季在东京六本木森美术馆的装置艺术及空间设计《景体》曾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观者自问:海到底是什么形状?海的模样是什么?我们见到的海浪一旦触碰便成为没有形态的水,《景体》将动态的「浪」凝结成无风静态的「物」,将无时无刻变化多端的「景」冻结成无声静定的「体」。黑色与白色的交会碰撞,简单到了极点,却又震撼到了极点。我们与海的距离,那么远,又那么近。

最后以摄影大师杉本博司的《海景》作结吧,杉本博司的海是原初的、亘古不变的,是他脑海中的意象,也是远古的记忆。纯净、广阔、无垠、杳无人迹。国界无所谓,名字无所谓,在乎的只有水、天、一线,还有时间。正如杉本博司设计的江之浦测候所,邀请人们走向大海,在天地之间找寻大美,或在「空」之中忘记自我,回归本初之心。杉本的《海景》系列与其说是观者看海,更不如说是被人类描写、观看的海洋,用纯粹、宁静、空灵的眼眸,回望我们的灵魂深处。

301-caribbean-sea-jamaica-1980-new.jpg
Hiroshi Sugimoto, Caribbean Sea, Jamaica, 1980 © Hiroshi Sugimoto / Courtesy of Gallery Koyanagi

海之日,我们一起去看海吗?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