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此頁面
格拉夫钻石名表的时光絮语

格拉夫钻石名表的时光絮语

际珠宝名家格拉夫的成功取决于创办人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对钻石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觉,以及对完美切割比例的竭诚坚持。这份不懈追求,使他经手的每颗美钻都焕发璀璨火彩,成色和整体品质均为上乘珍品。珠宝方面的成就促使品牌把业务扩展到钟表领域,并在自家时计中融入铭刻在品牌基因里的元素,包括前所未见的崭新设计、无与伦比的精密度及非凡工艺。苏富比即将举行拍卖会「格拉夫:流金岁月」(2月4日至18日,香港),呈献格拉夫精美腕表,分秒细数恒久璀璨的时光流逝。

2008年,劳伦斯・格拉夫在品牌旗下设立钟表部,并聘请米榭・毕特鲁(Michel Pitteloud)担任部门总监。毕特鲁曾在宝格丽、海瑞温斯顿、昆仑等知名企业任职,经验丰富,在他掌舵下,格拉夫于2009年推出首个腕表系列。格拉夫高级腕表的灵感来自经过完美切割的格拉夫钻石。品牌遵循「金伯利流程」倡议,避免从可能因钻石交易引发冲突的地区买入未经加工的钻石。另外,每颗格拉夫钻石都有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镭射光刻美国宝石学院(GIA)追踪编号作为来源保证。

格拉夫恪守自家的钻石哲学,并将其延伸至腕表设计,他们追求的并不是刻板的机械装置,而是大师级的工艺杰作——除了报时,还能对格拉夫在钻石和宝石领域的专业知识加以实践。


在《南华早报》2019年的一篇报导中,格拉夫创意科技主管及生产经理山缪・薛利(Samuel Sherry)如此形容格拉夫时计的出众之处:「彩色钻石十分稀有,需要多年时间从世界各地的矿场搜集而来,每一颗都蕴藏巨大的力量。腕表是展示钻石纷繁复杂特质的载体,骤眼一看,你可能甚至看不出这是一枚腕表。」


闪烁生辉的钻石腕表总是引人注目。钻石的稀有度和精湛的琢磨工艺,使这些镶满宝石的腕表堪称价值连城。格拉夫钻石使高级时计超然物外,升华成艺术与时计合一的雕刻工艺瑰宝。


「在手提电话大行其道的世代,腕表不再是报时装置,因此价值也不是唯一的重点。一枚吸引眼球的腕表更像是一则个人宣言,而钻石正是耀眼的存在。」
格拉夫创意科技主管及生产经理山缪・薛利(SAMUEL SHERRY),《南华早报》,2019年

令人目眩神迷的华丽外表是格拉夫腕表吸引人的第一印象,然而,见多识广的收藏家深明它们的迷人之处并非徒有其表,奢华的外衣下,还裹藏着对典雅设计和工艺的执著。

要把独一无二的时计变成精致繁复的珠宝,大部分零件从构思到最后的抛光工序,都必须停留在工坊,满足100小时或以上的工时投入。表炼、表壳和表圈以极度精密的工艺制作而成,再以人手镶嵌钻石。格拉夫腕表设计的特色包括多琢面表圈,以及彰显钻石美态的隐藏式镶嵌。用工时为显示时间的科技加冕,何尝不是一种诗意的表达?至少,这也是理性逻辑的极致体现。花费大量时间的钻石镶嵌工序已经超越制表的专业所需,当中一丝不苟、精细周密的工艺将每一枚时计提升到更高境界。神乎其技的宝石处理手法在此得到优美绝伦的巧妙诠释。高级珠宝工艺与精密钟表合二为一,开辟顶级时计制造业的巅峰。

「腕表不只用于报时,还会透露表主的禀性。」
格拉夫亚洲区主席及行政总裁亚莫・巴斯蒂安(ARNAUD BASTIEN),《PRESTIGE》品杂志,2017年

格拉夫时计糅合瑞士制表传统和格拉夫镶嵌师的娴熟造诣,开启一系列琳瑯满目的男女装腕表,并为一众目光如炬的鉴藏家带来殊为难得的高级订制时计。

珠寶

相關新聞及影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