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的反叛心態與深刻的孤獨脆弱感,是奈良美智藝術創作的中心主題。是次上拍的兩幅作品《Life is only one!》《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均依照這位藝術家為人熟悉的風格,題有他喜愛的語句。奈良美智的「Life is only one!」猶如其個人箴言,多次出現在其作品中,去年香港亞洲協會舉辦的奈良美智個人回顧展即以此為展題。「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亦是奈良反复重提的語句,常見於那位目露憤懣的小女孩旁邊;這句常被世人掛在口邊的溫情話語在畫家的筆下變成了錐心的譴責,直指藝術家本人以及許多人在童年時承受的孤獨感和疏離感。

奈良美智《Life is only one!》 二OO八年作,油彩木板, 估價:6,000,000 – 8,000,000 港元,© Nara Yoshitomo

我們生於這屋子 — 我們被拋進這世界 — 像找不到骨頭的狗 — 一個孤獨無歸的演員—風雨中馳騁的騎士

– The Doors

奈良美智在一九五九年生於日本青森縣弘前市,兒時的孤獨和失落感在他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成年後這些回憶依然反覆浮現。他成長於戰後日本,父母長年忙於工作,與子女感情疏離,而且他是家中排行最小的第三子,與兄長年紀相差甚遠,因此他的童年幾乎是獨自一人度過。奈良美智曾在一次訪談中坦言:「兒時還太小,不知道自己是孤獨、悲傷、苦惱的……現在卻明白當時自己的心境就是那麼一回事」。他把強烈情感投放在藝術之中,無數幅畫像中的小孩都是孤零零地處在一片模糊空虛的背景中;他的作品流露著一股揮之不去的孤獨情緒,在世界各地驟獲廣泛迴響。

奈良美智《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 一九九五年, 壓克力彩畫布, 估價:6,500,000 – 8,500,000 港元,© Nara Yoshitomo

奈良美智的畫風簡練單純,融入動畫、普普藝術和朋克搖滾元素;女孩調皮天真的可愛面目下暗藏焦慮不安。他的作品是日本普普藝術的代表之一,更明顯受李奇登斯坦的表現手法影響;簡潔的人物造型源於現代主義,圖像猶如一段簡略的速記語言,留給兒童以至成年觀眾無窮的想像空間。其作品構圖受傳統日本畫影響,正如史提芬·特里沙(Stephan Trescher)所言:「……空無一物的背景上的全身人物,人物與平面、圖像與周邊空白的關係,圖像與文字的關聯,印刷和繪畫之間界限的模糊——這一切都出現在奈良美智和十八十九世紀歌川廣重、葛飾北齋和喜多川歌麿等浮世繪畫師的創作中」。

奈良美智 《小狗收音機 x Rimowa行李箱》 二〇一一年作,塑料、玻璃纖維立體音響、附FM調頻、藍芽、USB接口、Aux接頭與Yamaha喇叭系統;Rimowa行李箱,估價:30,000-40,000 港元,© Nara Yoshitomo

《Life is only one!》繪於木板上,圖像旁邊題上文字,與日本浮世繪木板畫手法一脈相承。小孩雙眼緊閉、急步前行,似乎是在無意識地夢遊;她的行為神態與旁邊那句對肯定生命價值的話語形成妙趣又諷刺的對比。畫家在兩件作品中均採用其個人風格的明亮歡快色調,一貫充滿活力和愉快幽默的氣氛,然而小女孩卻面露令人痛心的憂鬱和孤獨。《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畫面不見如題般的溫馨的家,只有三個身穿可愛貓服裝的小孩,坐在一個棺材般的箱子內沉思、或板著臉直盯觀眾。貓服裝是奈良常用的主題,在一次訪問中他如此憶述:「我小時候非常喜歡貓。我沒有同齡的鄰居朋友。我(放學)回家時總是一個人……所以我經常和貓玩」。

奈良美智 《小使者》 二OOO年作,壓克力畫布,估價:16,000,000 – 24,000,000 港元,© Nara Yoshitomo

奈良美智本人的個性和他筆下的人物很相似,既脆弱敏感又反叛;這位內向安靜的藝術家曾經因在紐約地鐵聯合廣場站塗鴉而被捕。他的創作可說是「對日本青少年背負的壓力做出冷靜旁觀表述,同時對其針砭」 ;他的畫風顛覆傳統的藝術審美標準,完美地糅合東西方的藝術主題和概念。誠如美國藝評人羅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所言,奈良美智是「自凱斯·哈林以來最接近平等主義的視覺藝術家之一」,他的藝術「連接高級(藝術)、低級(藝術)以及媚俗;東方與西方;成年人、青少年和幼兒」,「漫不經意地將這些界別消除殆盡」。  藝術家卻自言:「我沒有想太多。這都是自然而生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