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社會健康風氣濃重,人人說到香煙都嗤之以鼻。但多年以來,人們都認為煙草具有藥用價值,所以當歐洲來使和耶穌會傳教士將煙草帶到中國後,便很快掀起了一陣吸食的風潮。明崇禎期間曾下令禁止抽煙,但並無久行。據清朝王士禎記載,當時普遍認為鼻煙「可明目,尤有辟疫之功」,加上康熙甚好此物,各人便爭相吸聞,鼻煙壺珍玩更由此流行起來。

鼻煙壺製作之精美,圖案之華麗,與今天因法例限制而越發簡單的香煙包裝實在有天壤之別。其實當年的來使也有進貢歐洲製作的鼻煙盒,當中不乏精巧細緻者,但由於中國氣候潮濕,不宜使用。宮廷巧匠便設計了瓶身圓鼓,瓶口細小的鼻煙壺,不但攜帶方便,更存氣防潮。

Snuff_box約1745年 德國黃金嵌珍珠煙盒 (應為德勒斯登製)

王士禎記載:

鼻煙者…以玻璃為瓶貯之。瓶之形象,種種不一,顏色亦具紅紫黃白黑綠諸色,白如水晶,紅如火齊,極可愛玩。以象齒為匙,就鼻嗅之,還納於瓶。

不久,蒐集鼻煙壺與吸聞鼻煙同樣蔚為風尚。時至十七世紀後期,鼻煙壺藝術更得皇帝鍾愛,宮廷不惜重金製作大量鼻煙壺,聘請耶穌會教士授以銅胎和玻璃琺瑯之藝,以各種材料和工藝製作出琳瑯滿目的精美小瓶。

鼻煙壺集清代藝術之大成,卻不受青銅器或瓷器等傳統藝術形式約定俗成的法則約束,故能發展出匠心獨運的各式鼻煙壺,與十七、十八世紀流行的琉璃、琥珀、瑪瑙等工藝一同大放異彩。

清康熙 北京銅胎畫琺瑯梅花鼻煙壺 「康熙年製」款
清乾隆 翠玉葫蘆形鼻煙壺
清乾隆 珍珠嵌金及料石鼻煙壺
清乾隆 北京銅胎畫琺瑯花卉瑞果籃鼻煙壺 「乾隆年製」款
清乾隆 墨地料胎畫琺瑯牡丹花鼻煙壺 「乾隆年製」款

由於深得皇帝重視,鼻煙壺除本身的實用性外,還增加了一層美學甚至社會作用。王公貴族、八旗子弟、文人雅士都爭相收藏,還好爭妍鬥奇。每逢節慶,皇帝會以鼻煙壺加恩朝中重臣,而御賜的鼻煙壺無疑更是殊榮的象徵。另一方面,王公大臣會在廣州等地搜尋民間名匠,委託製作上貢用的鼻煙壺。這種以物作為貢賞的手段,鞏固了君臣之間的親密關係。除此之外,大臣更會以它賞賜下屬,所以鼻煙壺已經成為社會上討賣人情的貨幣和財富的象徵。

於10月20至24日假座香港蘇富比香港藝術空間舉行的「水松石山房藏鼻煙壺展覽」,乃迄今最大型的御藏鼻煙壺展。規模之大,除台北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館兩個主要清代宮廷鼻煙壺收藏外,無出其右。展品工藝繁多,涵蓋玻璃和銅胎琺瑯、陶瓷等,並有康熙期間由傳教士幫助設立宮廷作坊時期生產的精品。材質之多、工藝之繁,實在令人目不暇給。

瑪莉及莊智博鼻煙壺珍藏:第九部分將於2014年11月24日假座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拍賣。屆時將呈獻多件精品,包括估價4,000,000−5,000,000港元的清乾隆御製粉彩藍地錦上添花開光山水圖題詩鼻煙壺,歡迎各界蒞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