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

「除了自己,我根本无人可画」: 弗朗西斯・培根1975年《自画像》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蘇富比将于6月26日举行的 当代艺术晚拍 呈献弗朗西斯・培根的1975年作品 《自画像》 ,这幅作品反映他内心深沉的自省。

《自画像》作于1975年,无疑为弗朗西斯・培根著名自画像中的绝佳典范之一。 他的自画像系列公认成就斐然,因此与艺术史上享负盛名的肖像大师──伦勃朗(林布兰)、梵高及毕加索齐名。 此作用色及手法皆充分展现培根别树一帜的创作特质,以自画像形式自我诘问省思,是当之无愧的精彩杰作。

1970年代被视为培根最深入内省自察的创作阶段,从他的情人乔治・戴尔于1971年猝然离世,激烈狂放的自画像便成为当时的创作特征。 培根自觉是戴尔一生的悲剧推手,他心中的内疚与自责从未真正休止。 他于1971年至1974年创作一系列巨幅「黑色三联作」,尝试驱除戴尔之死带来的悲痛。

「我创作过很多自画像,只因我身边的人们有如流萤般悄然逝去,除了自己,我根本无人可画。 」
弗朗西斯・培根与戴维・席维斯特对谈,1975年,载于《戴维・席维斯特:回顾弗朗西斯・培根》。

培根在創作三聯作系列的同時,他所繪的自畫像更趨複雜。在這些充滿哀愁的作品之中,不論是尺寸宏大,還是精巧細緻(僅14 x 12 英寸),畫家化身成憂鬱的現世象徵。他倚在洗臉盆,容貌殘缺不全,或細緻描繪手錶,用以強調生命無常。作品比例不論龐大或精細,這些自畫像總令人聯想到奧斯卡・王爾德的《道林·格雷的畫像》:培根在現實生活默默隱藏悲痛,畫布是他的痛苦的真正面目。培根表達悲傷情感的主要創作隨著1974年的黑色三聯作劃上句號,然而隨他日漸年長,歷盡生離死別,戴爾的靈魂、自畫像的描繪技巧一直影響深遠,歷久不衰。

培根在创作三联作系列的同时,他所绘的自画像更趋复杂。 在这些充满哀愁的作品之中,不论是尺寸宏大,还是精巧细致(仅14 x 12 英寸),画家化身成忧郁的现世象征。 他倚在洗脸盆,容貌残缺不全,或细致描绘手表,用以强调生命无常。 作品比例不论庞大或精细,这些自画像总令人联想到奥斯卡・王尔德的《道林·格雷的画像》:培根在现实生活默默隐藏悲痛,画布是他的痛苦的真正面目。 培根表达悲伤情感的主要创作随着1974年的黑色三联作划上句号,然而随他日渐年长,历尽生离死别,戴尔的灵魂、自画像的描绘技巧一直影响深远,历久不衰。

弗朗西斯・培根,《Study for Head of George Dyer》,1967年作 © The Estate of Francis Bacon. All rights reserved, DACS/Artimage 2019. Photo: Prudence Cuming Associates Ltd Francis Bacon

1975年的《自画像》显然捕捉动感瞬间,然而培根的容貌特征依然保持完整。 戴尔离世后的数年,微细纠结的面相形态、时间带来的倦怠感成为其自画像的特征。 然而本画却没有这些特质,反之散发着热烈的年轻活力。

若要培根讲解作品,他总是沉默寡言,强调自己的画作没有表达任何意思。 然而有关其作品的学术研究众多,艺术史学家剖析当中多方面的隐喻及含意;从培根所运用丰富繁多的素材,启发不同方向的研究。

弗朗西斯・培根,1967年。© The Lewinski Archive at Chatsworth / Bridgeman Images

培根最初在自虐心态驱使下,让自己更深陷于内疚情绪,他回到戴尔自杀的酒店,就在培根的大皇宫回顾展开幕48小时之前,戴尔就在此处身亡。 巴黎是培根实践艺术抱负的中心,因戴尔之死笼罩悲痛而诡异的阴霾,却又是成就其创作事业之地。 他每到巴黎一次,逗留时间便愈来愈长,他需要合适的地方以便创作,因此于1975年6月(本作完成不久后),他在玛黑区比夏格街14号设立工作室。 1977年,培根在克劳德·伯纳德画廊举行的展览空前成功,渐渐奠定他在巴黎的传奇地位,其创作更成为时代标志;他许多70年代中至后期的作品展现巴黎充满知性活力的氛围,同时糅合忧郁的内省沉思。

本作展现清晰澄明的时刻,画家在过去四年创作中深受悲恸之痛折磨,如今渐渐得到解脱。 画中描绘的培根面容色彩丰富,看来全然释怀。 本作展示画家热情洋溢的自我、表现技艺精湛的自信,见证他在创作上的巅峰造诣。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