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之最G.O.A.T:劳力士「Day-Date」腕表

经典之最G.O.A.T:劳力士「Day-Date」腕表

欢迎回到「经典之最」(G.O.A.T)系列。在此系列中,我们一同探索世界知名腕表的辉煌历史,今次为大家介绍劳力士「Day-Date」腕表。
欢迎回到「经典之最」(G.O.A.T)系列。在此系列中,我们一同探索世界知名腕表的辉煌历史,今次为大家介绍劳力士「Day-Date」腕表。

语有云:「想了解一个人,要看他的鞋子」。此话或许不无道理,可是在现实中,我们佩戴的腕表,往往予人更深刻的印象。腕表的选择不但反映个人风格与品味,更是个性的鲜明象征。试想像有两个人站在你面前——一个手戴Richard Mille陀飞轮腕表,另一个戴着江诗丹顿正装表。前者充满运动气息与现代风格,知性时髦,后者则显得传统稳重、朴实低调,两者的风格截然不同。每一枚腕表均散发著独一无二的「气场」,与佩戴者的个人特质相辅相成。不过,有一个表款一直是「尊贵」的代名词,逾半个世纪以来丝毫未变,一直是名人贵冑和各界领袖的必然之选——这就是在钟表界无可替代的劳力士「Day-Date」。

杰斯(Jay-Z)于奥斯汀极限音乐节第二个星期举办演唱会,2017年10月13日摄于德州奥斯汀齐尔科尔公园(图片由Gary Miller/Getty Images提供)。 Gary Miller

与其说「Day-Date」是财富或社会地位的象征,不如说它是钟表界的无冕之王——劳力士「Day-Date」素有「元首」(the President)之称,足见其气度不凡,与众不同。市面上素有名气的高级腕表比比皆是,但劳力士「Day-Date」在钟表界的地位,就如洋酒界的拉菲古堡一样,是世界公认首屈一指的标志。这一切听起来有点浮夸,不过这就是「Day-Date」面世以来一直享负的美誉。

继第一枚备日期显示的自动上链腕表(劳力士另一经典表款:「Datejust」)问世以后,劳力士一直致力打造全新表款。十二年后,「Day-Date」终于在1956年华丽登场。顾名思义,「Day-Date」是世上第一款同时备有日期与星期显示的腕表。这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因为「超复杂功能」腕表(grand complications)已是现今大部份藏家的必收藏品,但在那个年代,日期和星期显示对于日常腕表而言是一种高级的功能。在1950年代,批量生产的腕表有以下三种:只备显时功能的腕表、在当时较新颖(并较罕见)的日期显示腕表,以及实用型工具腕表。劳力士「Day-Date」将以上三种功能合而为一,构思精妙,令人惊喜。

从实用角度而言,备日期和星期显示的腕表确实是日理万机的各界精英们的最佳拍档。初时,劳力士特别选用贵金属如18K黄金或铂金制作「Day-Date」,以衬托高级管理人员(C-suite)的身份地位。在风格方面,「Day-Date」的设计与「Datejust」相似,两者均以水晶凸透镜面放大日期显示,表盘呈二十世纪中期盛行一时的经典「馅饼盆」形(“pie pan” dial),配平滑或凹槽表圈。

即将上拍的劳力士「Day-Dates」腕表

「Day-Date」其中一个特征,就是如今为人熟知的「元首型」(President)表带。腕表的表带由三组拱形链节组成,每组链节表面分别作拉丝及抛光处理,形成间隔纹路。这种全新的表带设计从劳力士既有的「Jubilee」与「Oyster」风格中汲取灵感,继而另辟蹊径,在闪烁光辉与流丽简洁之间取得完美平衡。虽然「Day-Date」在视觉元素上与劳力士早前推出的表款有所相似,但「Day-Date」是独特的崭新设计。市面上的「Datejust」腕表多以精钢为材,是以大众为目标客户的高级实用型腕表。与之相反,「Day-Date」是专为少数精英阶层而设计的奢华腕表。

多年以前,劳力士已致力打进国际政商界的顶尖圈子,塑造出劳力士作为世界杰出人士的钟表品牌的形象。劳力士曾向温斯顿・丘吉尔及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赠送「Datejust」腕表,以表彰他们协助盟军胜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卓殊贡献。当时,艾森豪威尔还是美军的五星上将,他在出任美国总统后仍佩戴他的「Datejust」腕表,成为一时佳话,据说这就是「Day-Date」的绰号——「元首」表的最初由来。事实上,艾森豪威尔的继任人约翰・甘迺迪亦获赠一枚「Day-Date」腕表,不过,他却从未佩戴此表示人。

往期拍品

这里有一段精彩的轶事。原来,这枚「Day-Date」腕表本由玛丽莲・梦露所赠,她在献礼当晚,还为甘迺迪高歌一曲《总统先生,生日快乐》。当时,社会上已有不少舆论指甘迺迪与这位当红女星关系非比寻常,她在腕表上的刻字(「献给JACK,你永远的挚爱——玛丽莲敬上,1962年5月29日」)更是证据确凿。有传甘迺迪私下叫助手「丢掉」这件定情信物,从此,这枚「Day-Date」人间蒸发。直至2005年,这枚腕表才在拍卖场上重见天日,并附原装表盒及一封亲笔情书,最终以120,000美元落槌。

意大利米兰 - 12月21日:英国歌手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于2008年12月21日现身意大利米兰,手戴劳力士腕表(图片由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提供)。 Vittorio Zunino Celotto/Getty Images

继任美国总统林登・B・约翰逊将「Day-Date」带入椭圆形办公室,从此奠定了「Day-Date」的「元首」美誉。此后,多位美国元首相继戴上「Day-Date」,包括总统尼克逊、福特、列根与克林顿,可见此表绝非浪得虚名。事实上,「Day-Date」不仅是政界大人物的宠儿,更是各界名人领袖的不二之选,如米高・佐敦、杰克・尼克劳斯、杰斯(Jay-Z)及维多利亚・碧咸,连达赖喇嘛也戴过它。投资界大腕沃伦・巴菲特数十年前亦买过一枚黄金「Day-Date」,自此几乎表不离手。

最早面世的6510、6511及6611型号「Day-Date」只在市面上发行过一至两年(视型号而定),因此,这些表款都是如今市面上的罕见珍品。后来面世的1800系列深受劳力士藏家青睐,其中以1803型号最受追捧。它的机芯经过改良,是多款「Day-Date」中最为经典的设计。1800系列于1960至1978年期间发售,是最后一批采用复古「馅饼盆」形表盘的「Day-Date」腕表。「馅饼盆」形表盘的外围见棱角,也是欧米茄「Constellation」系列的著名特征。

1800型号「Day-Date」采用铂金、黄金或粉红金,时至今日,这款「元首」表仍然沿用相同材料。在机械方面,「Day-Date」多年来的变化甚少,只是机芯经过不断升级改良,性能越趋强大可靠。「Day-Date」的创思主要体现在腕表的设计上,其中,18239型号(又名「Tridor」)与1807型号尤具收藏价值,前者的表带中央链节以三色黄金制成,充满设计感;后者的表圈和中央链节则饰以「树皮」(bark)纹路,极富质感。此外,劳力士曾推出过多款采用硬石及珐瑯表盘的特别版「Day-Date」,从鲜艳欲滴的孔雀绿色、柠檬黄色以至天然木纹皆备,五彩纷呈。

这种缤纷杂糅的装饰设计,在今时今日的劳力士腕表中极为罕见。如今的「Day-Date」款式仍然保留着腕表一贯的尊贵格调,偶尔以钻石或彩色宝石为点缀。不过,对大多数劳力士忠实粉丝而言,最经典的「元首」表款非拉丝香槟金色表盘莫属。说到底,「Day-Date」的精髓与魅力,正是在于那金光灿烂的皇者风范——表中至尊,非它莫属。

鐘錶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More from Sotheby'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