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

珠宝里的大千奇妙世界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距今不远的过去,世人相信凡是有品味、好学不倦的俊彦,都会拥有一个私人的「奇珍柜」(cabinet of curiosities)。「奇珍柜」又名藏珍阁,房间里陈列奇珍异宝,诉说人类对大自然的咏叹,以及对未知世界的奇妙想像。奇珍柜诞生于1500年代的欧洲大陆,展示当时的欧洲旅人在周游列国、探索新领域期间纳入囊中的珍奇异物,既非专家研究,亦无科学目的,但总括而言是现代博物馆的雏形。

费兰特·伊普拉多,《自然历史》(那不勒斯,1599年出版)。来源: 维基百科

对于从前的人,远赴外地旅游是遥不可及的奢侈梦想。奇珍柜的出现,让时人可以在一个空间内尽览世界各地的新奇物品,包括罕见的动物标本与异国工艺品,令人大开眼界。奇珍柜不仅是当时欧洲贵族豪绅的消遣娱乐,更加深了欧洲人对异国文化的认识,让他们得以一探其他更古老文明的蕴奥。

「所有未知的事物均被视为奇观」
塔西佗 (TACITUS)

事实上,奇珍柜内所展示的物品种类可谓无甚限制,全由藏家按照个人喜好自由编排。奇珍柜可收纳小型工艺品及艺术品,或是林林总总的自然奇珍;规模宏大的奇珍柜更可收藏五花八门的异国珍宝,从精致的雕刻品、绘画、华丽宝石到动物标本无所不有,自然产物与人工制品共聚一室,引发人类对未知世界、异域文化与神话幻兽的奇思异想,令人惊叹,可谓一扇世界之窗。

苏富比秉承人类自古以来将精美独特的工艺品什袭而藏的传统,欣呈「璀璨雅趣:道法自然」拍卖会,蒐罗各式来自珠宝名家与当代名师设计、取材自大自然的华丽珍宝,为自然之美讴歌。

自然:宝石、矿石

化石、岩石与矿物皆是源自远古的大自然馈赠,跨越漫长的地质年代,蕴涵着创生的奥秘。高级珠宝名商Forms悉心打造的一对耳环各镶一颗璧玺,下方垂三颗榄尖形月亮石,配密镶钻石,空灵秀美,令人联想起石灰岩层因长期被地下水侵蚀、历经亿万年后形成的钟乳石洞——洞内的钟乳石形态各异,犹如教堂石柱,神圣奇诡。这些天然奇石的形成过程,体现了生命与永恒、脆弱与坚强的自然概念,在宝石和珠宝的天然美态中彰显无遗。珠宝设计师刘孝鹏的吊坠造型独特,中间镶一颗可替换的钻金珠或珍珠,披垂着数条钻石流苏。首饰的设计取材自希腊神话中的女妖美杜莎,传说中,任何生物与她四目相对,都会瞬间化为石头。

人间:怪物、工艺品

美杜莎的头像也许是辟邪挡煞的护身符。在古代,珠宝是社会地位的象征,常具备驱邪护身的重要功能。古人相信,珠宝的制作材料与图腾设计,蕴涵着强大的保护力量。Young by Dilys' 的珠宝设计可追溯自古代社会文化,当时,世人相信宝石具有护身及复康疗愈的神奇功能。《天眼别针》(Celestial Eye Brooch)的创作灵感启发自著名的「邪眼」(the evil eye)符号,「邪眼」的虹膜是天然海水珍珠的自然纹理,成品栩栩如生。

「Eliane Fattal的设计让人们从珠宝的璀璨历史风华,窥探未来。」
——Anna Wintour

异国:奇花异草

鲜花图案与花卉主题,是人类对大自然转瞬即逝之美的赞歌。「蕨类狂热」(Pteridomania)一词,意指维多利亚时代曾在社会上风靡一时的蕨类植物收藏热潮,以及在装饰艺术作品上大行其道的蕨类图案,包括陶瓷、玻璃制品、金属器、纺织品、木制品、印刷纸本及雕塑。据说,蕨类植物只会在夏至前夕的一段短时间内开花,发现它的人将被幸运之神眷顾,收获幸福。作为艺术家兼艺术史学家,Eliane Fattal 凭借巧手匠心,重新塑造 S.J. Phillips 的顶级古董珠宝,赋予它们崭新面貌。《蕨》本来是一件十九世纪的钻石流苏首饰,呈散展状的蕨叶;现在经Fattal重新设计,化成一对不对称、可转换造型的耳环,各饰一朵钻石花蕾,散发别致风韵。第三代高级手工珠宝设计师Vishal Kothari则将夏日雏菊稍纵即逝、欣欣向荣的美态融入珠宝之中,使其不朽永生。





「大自然、艺术与建筑主题使我深深着迷,接着是摇滚乐,还有超现实主义。它们深入我的灵魂深处。」
——Vishal Kothari

动物:珍虫瑞兽

甲虫与蝴蝶的构造奇妙,轻盈可爱,深得世人欢心,可谓自然界的小小奇蹟。两者自幼虫至成虫的蜕变过程,令人由衷赞叹造物的不可思议;同时,它们那闪耀着五彩虹光的翅膀美丽而纤弱,仿佛不属于尘世的仙界之物,却又一折即断,犹如它们脆弱而短暂的生命。宝石在一瞬间焕发的璀璨光彩,与甲虫和蝴蝶的短暂之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香港著名设计师陈世英(Wallace Chan)引用《梁山伯与祝英台》相恋化蝶的传奇爱情故事,创出一枚艳丽动人的戒指《爱人》。这对蜜蜂别针,同样亦隐喻个体生命与死亡的相对概念,令人不禁深思。

锦鸡素来是高贵典雅的象征,不仅是古代中国皇妃的服饰图案,也是传统的国画主题。TTF Haute Joaillerie借鉴中国宋代美学与哲学,从这段「中国史上的文艺复兴时期」汲取灵感,创造出华丽而雅致的首饰。《芙蓉锦鸡图》传为宋徽宗赵佶所画,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此画见证了宋朝「花鸟画」的巅峰造诣,是极为重要的传世国画。《凤凰》采用珍贵宝石重现这专属古代帝王之家的珍禽,以纪念故宫六百年大庆,寄语主人荣华富贵、前程锦绣。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More from Sotheby'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