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藝術品

有凤来仪:乾隆款玻璃胎画珐琅凤舞牡丹袱系瓶

张荣
翻譯此頁面
——兼论清代御制康雍乾玻璃胎画珐琅器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瑯凤舞牡丹包袱瓶
《乾隆年制》蓝料款
估价待询

珐瑯,是外来语的音译词,其基本成分为石英、长石、硼砂和氟化物,与陶瓷、琉璃、玻璃同属矽酸盐类。珐瑯器是以珐瑯为材料制成的器物,依据其加工工艺的不同,珐瑯器分为掐丝珐瑯、錾胎珐瑯、内填珐瑯、画珐瑯和透明珐瑯五大类别。其中画珐瑯在清代康熙年间出现,宫廷造办处、广东和北京均有制作。画珐瑯有金、银、铜、紫砂、瓷和玻璃六种胎质。在博物馆内,画珐瑯是专门指铜胎,而银胎称为银烧蓝,瓷胎、玻璃胎称为珐瑯彩。在清宫档案中画珐瑯分为金胎画珐瑯、银珐瑯、铜胎画珐瑯、宜兴胎画珐瑯、瓷胎画珐瑯和玻璃胎画珐瑯。本文专门探讨和论述玻璃胎画珐瑯,鼻烟壶不包括在内。

图1
清康熙 玻璃胎画珐瑯蓝地牡丹胆瓶 清宫旧藏
图片鸣谢:台北故宫博物院

清代造办处是制造皇家御用品的专门机构。康熙年间建于养心殿,又名养心殿造办处。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玻璃厂成立。1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以下简称《清档》),如实记录了各类宫廷制品的名称、来源、时间、规格、用料、开销、工序、去处以及皇帝的旨意,为清代工艺制作研究和文物鉴别提供了最直接可靠的依据。《清档》始于雍正元年(1723年),迄于宣统三年(1911年)。玻璃胎画珐瑯是造办处玻璃厂与珐瑯作共同参与完成的新「玩意」。通过查阅档案、研究实物得知,宫廷玻璃胎画珐瑯仅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烧造。

康雍乾三朝玻璃胎画珐瑯,基本收藏在境内外博物馆和私人机构,据不完全统计,北京故宫二件、台北故宫七件、大维德基金会九件(现大英博物馆95号展厅展出)、香港艺术馆一件、美国康宁玻璃博物馆二件、荷兰海牙博物馆一件、香港李先生一件。某拍卖行曾拍卖两件乾隆玻璃胎画珐瑯笔筒。

图2
清康熙 御制款玻璃胎画珐瑯黄地牡丹花盒 《康熙御制》款
荷兰海牙博物馆藏

康熙朝玻璃胎画珐瑯,经过多年搜集与调研,目前所知传世作品仅有三件,一是台北故宫收藏的玻璃胎画珐瑯蓝地牡丹胆瓶(图1),高12.7公分。2 二是荷兰海牙博物馆收藏的康熙御制款玻璃胎画珐瑯黄地牡丹花盒(图2),3 三是香港李景勋先生收藏的康熙御制款玻璃胎画珐瑯开光四季花卉纹杯(图3)。4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收藏《珐瑯玻璃宜兴瓷胎陈设档案—道光十五年七月十一日立》记录,「康熙款玻璃胎珐瑯牡丹蓝地胆瓶一件。」5 此为唯一一件陈设档记录的康熙玻璃胎画珐瑯。胆瓶装在楠木盒内,盒为上下插盖式,高16.5公分。盖面阴刻填蓝楷书「康熙年制玻璃胎画珐瑯牡丹蓝地胆瓶一件」,此楠木匣为清高宗弘历下旨配制盛装。匣盖上的名称为当时定名,虽无款识,乾隆弘历鉴定它是康熙朝器物。玻璃胎画珐瑯是康熙朝首创的新工艺品,康熙皇帝不仅自己把玩,也赏给外官内臣,以示恩宠和炫耀。6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赏赐罗马教皇特使一件「画珐瑯玻璃瓶」。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将「御制珐瑯五彩红玻璃鼻烟壶」赏赐给广西巡抚陈元龙。7从这完整的三件器物可以看出,康熙朝玻璃胎画珐瑯的烧造技术已经成熟,且造型、纹样、款识具有康熙朝文物的特征。

图3
清康熙 玻璃胎画珐瑯开光四季花卉纹杯 《康熙御制》款
李景勋先生收藏,香港

雍正朝玻璃胎画珐瑯存世品,仅见台北故宫收藏的雍正年制款玻璃胎画珐瑯竹节式鼻烟壶。《清档》记载,「雍正六年,杂活作,二月十五日做得玻璃胎珐瑯节节双喜鼻烟壶一件。」除此之外,见于雍正朝造办处活计档记录的玻璃胎画珐瑯仅有五件,遗憾的是未见到实物。8

如「雍正二年,珐瑯作,二月初四日怡亲王交呆黄玻璃瓶一件,奉旨,此样甚好,嗣后烧珐瑯瓶玻璃等俱照此样烧些钦此。」9

「雍正三年,珐瑯作,九月初十日,海望交玻璃珐瑯鸡鼓水注一件,随象牙嵌红座,郎中海望呈进。」10

「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郎中海望传做(入珐瑯作)雨过天晴玻璃画泥金番花包袱式花插一件。记此。」11

「雍正七年,四月十七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入珐瑯作),本月初三日郎中海望持出呆白玻璃半地瓶一件。传旨,此玻璃瓶颜色甚好,底子不要浑楞砣平,其瓶身上画珐瑯绿竹,写黑珐瑯字,酌量落款,章法画样呈覧过烧造。再著玻璃作照此样瓶烧些。照此瓶颜色用别样好款式的亦烧些,上面或画绿竹或画红花或如何落款之处酌量配合烧造。钦此。」12

「雍正十三年,养心殿造办处收储清册,玻璃烧珐瑯盌一件。」13

乾隆朝玻璃胎画珐瑯,从《清档》记录看,比雍正朝制作的数量多,保存至今的实物比康熙雍正朝稍多。道光十五年陈设档记录的三件玻璃胎画珐瑯,均在台北故宫收藏。除此之外,台北故宫还有两件重要收藏,即玻璃胎画珐瑯五福捧寿八棱瓶和西洋仕女图渣斗。14 大维德基金会重要的作品是,玻璃胎画珐瑯杯两件,人物图笔筒一件,牧羊女图小罐一件等。15 美国康宁玻璃博物馆收藏两件诗句花卉纹瓶。

玻璃胎画珐瑯之所以珍贵,传世量少,是与它高难度的制作工艺分不开。在六个材质的画珐瑯器中,玻璃胎是难度最大的。一个当代制作玻璃胎画珐瑯鼻烟壶的演出者告诉我,「珐瑯彩的烧制温度一般在八百五十度左右,这时候壶体与珐瑯颜色均已接近熔点,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壶体与颜色更好地结合,但是此时温度的掌控也是很难的,温度稍低,颜色不能完全融化,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温度稍高,壶体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变形,那么,前面所有的工作就前功尽弃了。」

「而这样的高温烧制要经历不少于五次,每一次都是一种考验,烧制过程中还要在上面皴染出颜色的变化来,这就如同工笔划中的皴染,每皴染一次, 就要进行烧制一次,通过层层皴染,一件完美的小艺术品就诞生了,犹如一个可爱的小精灵,满载著作者的期望呈现在众人面前。」

之所以烧制四到五次,是因为每一个颜色珐瑯的呈色温度不同,要从高温开始,到低温结束。当时焙烧的燃料是木炭,又没有仪器测量温度,完全凭工匠日积月累的经验,故玻璃胎画珐瑯以小件的鼻烟壶为主,而立体的器物,难度更大,故传世品甚少。《清档》中也有烧造失败的记录。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瑯凤舞牡丹包袱瓶
《乾隆年制》蓝料款
估价待询

本文隆重介绍的玻璃胎画珐瑯凤舞牡丹袱系瓶,高18. 2公分。瓶体呈包袱状,口边为规律美观的褶皱纹,实际上是工匠按照包袱做成瓶的式样。颈部装饰粉红色立体袱系纹。通体在不透明乳白色玻璃上先烧一遍黄色珐瑯,瓶体画两条俯身下飞的凤,鹦鹉嘴,丹凤眼,细颈,振翅,羽毛状的尾部向着天空方向飞舞,两支细长的腿甩向左前方。凤的下方为盛开的牡丹花和一枝雏菊,凤的上方为彩色流云,天女散花般的凤尾在云中飞舞,凤的身上还运用了描金工艺。在绿色树枝处做桃心形开光,内书蓝色珐瑯「乾隆年制」。瓶底为温润的乳白色玻璃。整个花纹使用深浅不一的绿色、红色、藕荷色、蓝色绘制而成,再加上富贵的黄色,格外亮丽夺目。

图4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瑯龙游花卉包袱瓶 《乾隆年制》墨彩款 两面
香港蘇富比1988年11月15日,编号77
香港艺术馆藏品
出处:莫士㧑,《御制》,1976年,图版41

无独有偶,香港艺术博物馆收藏一件与此几乎一模一样的包袱瓶(图4),瓶的造型、黄颜色的地色,特别是署款方式都一样,只是纹样不同,装饰螭龙纹和花卉。这是一对同时制作的精品,也是目前所见尺寸最大的瓶。仅瓶的成型也有一定的难度,瓶身具有楞状,需要有模吹制,而瓶口的褶皱,则需要工匠手快、眼快,技术好,因玻璃在瞬间就凝固了,至少在成型时需要反复几次,才能制作出漂亮美观的器形。

《清档》记录,「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郎中海望传做(入珐瑯作)雨过天晴玻璃画泥金番花包袱式花插一件记此。」16

「乾隆三年,玻璃作,元月二十二日催縂白世秀来说太监毛团胡世杰髙玉交,亮蓝玻璃包袱式瓶一件,传旨,著照样烧玻璃胎法瑯瓶烧造几件。钦此。于本月二十四日副司库石美玉将原样亮蓝玻璃包袱式瓶一件持去做样讫。」17

「乾隆五年,记事录,三月初三日栢唐阿盛德来说太监魏珠催总邓八格奉旨,著玻璃厰人进六所烧造玻璃小式活计钦此。于本年五月初二日首领吴书将玻璃珐瑯花插一对,玻璃烧珐瑯桃式水盛二件,玻璃烧珐瑯葫芦一件持进交太监高玉呈进讫。」18

这是笔者在《清档》中搜集到的与这件珐瑯瓶相关的资料。透过寥寥几句的描述,我们不难看出,雍正五年(1727年)便开始制作玻璃画泥金包袱式花插,雨过天晴是指仿柴窰瓷器的颜色,档案中屡有记载。

乾隆三年(1737年)档案的记录,没有明确具体烧造几件,也没有是否烧造成功的记录。而乾隆五年(1739年)明确说明烧造成功「玻璃珐瑯花插一对」,乾隆五年的「玻璃珐瑯花插一对」,也许就是乾隆三年下令制作的包袱瓶。

在档案中经常会看到「瓶」或「花插」,其功能均是陈设或插花,如何区别,界限不清。档案中有很多记录均是模糊不清或模棱两可,令今人难以分辨。我们不妨大胆假设,雍正皇帝在位仅仅十三年,雍正驾崩后,工匠可以继续为乾隆效劳,雍正五年能够制作包袱式瓶的工匠与乾隆三年、五年制作包袱式瓶或花插的也许是同一位工匠。

不管是乾隆三年还是五年,玻璃胎画珐瑯凤舞牡丹纹袱系瓶是乾隆早期的作品,从包袱瓶流云的画法,以及使用桃形开光写款的方式,都有雍正的遗韵。

道光年间记录的宫中陈设档案,即《珐瑯玻璃宜兴瓷胎陈设档案—道光十五年七月十一日立》,玻璃胎画珐瑯仅有四件,康熙一件,乾隆三件。乾隆三件是,玻璃胎画珐瑯花卉三喜梅瓶,玻璃胎画珐瑯葫芦花插,玻璃胎珐瑯八棱瓶。三件均在台北故宫。19

本文所言玻璃胎画珐瑯包袱瓶,亦是乾隆朝玻璃重器,为何不在陈设档中记载呢?故宫藏陈设档是道光十五年所立,陈设档内容仅仅包括当年在紫禁城内陈设的器物。而北京郊区的三山五园或沈阳故宫、避暑山庄亦有清宫物品陈设。

就目前出版的颐和园和静明园陈设档案中亦没有查到包袱瓶陈设的记录。还有一种情况是当年孝敬或赏赐给身边的皇亲国戚。从牡丹凤纹判断,只有乾隆的母亲或后妃有资格享用,也许是乾隆皇帝为其生母孝圣宪皇后准备的五十大寿的礼物。20 从据蘇富比提供的资料看,最早记录是曾在恭亲王处收藏。

包袱,比喻为「包福」,具有吉祥美好之意。做为装饰纹样,在雍正年间流行,故宫博物院收藏黑漆描金包袱式盒一件,虽无款识,但通过档案梳理为雍正朝所造。雍正款瓷器也有包袱纹瓶。乾隆朝亦有包袱式瓶或盒。

清雍正 彩漆描金包袱式盒 清宫旧藏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故宫博物院收藏有紫檀包袱式盒,而包袱作为纹饰比较多见,如法国吉美博物馆收藏的洋彩包袱系纹瓶,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白瓷包袱系纹瓶、铜胎画珐瑯包袱系纹罐、透明珐瑯包袱系纹瓶、掐丝珐瑯包袱系纹双连瓶等。可见包袱形或包袱纹因寓意美好深受皇家喜欢。

而凤舞牡丹纹更是喜闻乐见的吉祥图案。凤是女性的象征,凤作为装饰纹样,在历代文物中均有表现,更多的是与象征帝王的龙纹同时出现,即常见的「龙飞凤舞」。故宫博物院藏嘉靖款戗金彩漆中即有凤穿牡丹纹菊瓣式盘,乾隆年制款红漆凤穿牡丹纹盌和乾隆香色凤衔牡丹妆花绸女棉袍,这些栩栩如生的凤纹形象给人们带来了美的享受和视觉冲击力。

有凤来仪,乃中华成语。出自《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凤为传说中的百鸟之王,以此寓意吉祥美好的成语作为该文题目,即是对这件绝世佳品的赞美,也是祝福天下有缘人能看到它或拥有它。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瑯凤舞牡丹包袱瓶(局部)
凤舞牡丹纹饰「乾隆年制」四字款写在花卉之中

1 张荣,〈清康熙朝御制玻璃〉,《明清论丛.第二辑》,北京,2001年。
2 嵇若昕,〈康熙朝玻璃工艺与珐瑯工艺结合的极致——玻璃胎牡丹蓝地胆瓶〉,《故宫文物月刊》,2011年,第11期,页32-38。
3 上海视觉艺术大学副教授薛吕老师提供资料。
4 许建勋、林业强合著,黎淑仪编,《虹影窰辉——李景勋藏清代玻璃》,香港,2000年。
5《故宫博物院藏清宫陈设档案》,北京,2013年。
6 库尔提斯,〈清朝的玻璃制造与耶稣会士在蚕池口的作坊〉,《故宫博物院院刊》,2003年,第1期,页62-71。
7 张临生,《故宫鼻烟壶》,北京,1991年;《宫中档案康熙朝奏折》,第六辑,台北,1976年,页602-603。
8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北京,2005年,第3册,页357。
9 同上注,第1册,页358。
10 同上注,第1册,页672。
11 同上注,第2册,页574。
12 同上注,第3册,页521。
13 同上注,第6册,页762。
14《若水澄华:院藏玻璃文物特展》,台北,2017年。
15 大英博物馆95号展厅。
16 同注8,第2册,页574。
17 同上注,第8册,页147。
18 同上注,第9册,页521。
19 嵇若昕,〈康熙朝玻璃工艺与珐瑯工艺结合的极致〉,出处同注2;嵇老师说,两件在台北故宫,笔者认为台北故宫藏乾隆年制款玻璃胎画珐瑯婴戏图葫芦花插即陈设档中所言玻璃胎画珐瑯葫芦花插。故陈设档中记录的乾隆三件玻璃胎画珐瑯,均在台北故宫收藏。
20 孝圣宪皇后,1692年11月5日至1777年3月2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