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n Cassady Photography
© 2022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

大海里的情人 | 毕加索1932年的爱与欲

紐約

《躺卧裸女》绘于1932年4月,距今刚好九十年,它是巴布罗・毕加索为爱人玛莉・德雷莎・沃特创作的不朽肖像。此作尺幅宏大,将于5月17日在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首度登场,预料成交价逾6千万美元,有望成为拍场上历来价值最高的玛莉・德雷莎・沃特肖像。

尽管玛莉・德雷莎是毕加索许多杰作的灵感泉源,直到1932年他才能够毫无保留地为心爱的女人作画,而这一年也被后世称为毕加索的「奇迹之年」。 2018年,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了毕加索特展「巴黎1932」(Paris 1932),可见毕加索在这一年的创作不仅数量多,而且非常出色。这些1932年作品令人印象深刻,除了因为澎湃的创意和丰盛愉悦的气氛外,更毫不掩饰地流露艺术家对爱人的强烈欲望;前述的2018年特展巡回到巴黎毕加索博物馆举行时,展览名称就是「巴黎1932:情色之年」。

《躺卧裸女》堪称毕加索毕生以至肖像画史上的不朽巨作,预料成交价逾六千万美元

© 2022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纽约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 摄影: Julian Cassady Photography

然而,在毕加索1932年以玛莉・德雷莎为主角的众多肖像画中,唯独《躺卧裸女》最与众不同。无论从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以至广泛地从艺术史上传统裸体女性斜躺的形象来看,此作的独特构图都是前所未见的。本作中,玛莉・德雷莎的四肢强壮丰腴,犹如海洋生物的鱼鳍。尽管他在往后日子里,仍然以近乎动物的形象描绘其他情人,本作蕴含大海的暗示却相当明显:玛莉・德雷莎是游泳健将,谙熟水性,她在水中宛如运动员的姿态旖旎动人,令毕加索一直为之著迷(也许这就是毕加索迷恋她的原因——他从小到大经常流连于沙滩,实际上却从未学会游泳)。除此之外,二人爱得情深意浓之时,有不少时光是在海边度过的。 1928年夏天,毕加索带同当时的妻子奥加和儿子保罗到法国沿海小镇迪纳尔度假,同时瞒着他们,将情人玛莉・德雷莎安置在附近的度假营,尽量寻找机会与她在海边幽会。

「毕加索为金发缪斯玛莉・德雷莎绘画的肖像,无疑是二十世纪艺术的一大标志。毕加索在1932年举行的回顾展上,公开展出这位他暗地里交往多年的情人的肖像画。这幅惊艳之作不仅打破了传统绘画框架,更是艺术家向爱人的深情颂歌,流露他对她的无尽渴望。毕加索将爱人化身为四肢柔韧如鳍状的形象,展示非同凡响的天赋才华。」
苏富比环球艺术品部主席兼国际销售主管 Brooke Lampley

© 2022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纽约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 摄影: Julian Cassady Photography

此外,毕加索热爱大海(「我是大海之子,我渴望沐浴其中,大口喝下咸水」),也是狂热的电影爱好者,此作构图很可能受法国导演尚・潘勒韦在1928年执导的超现实杰作《La Pieuvre》影响,他断言「这是给大自然最聪明神秘的造物的一封动人情书。」

毕加索的《躺卧裸女》延续艺术史上创作斜躺裸女的脉络,却别开生面,开展大胆新颖的示范,他利用超现实主义的生物形态,以及他当时在雕塑上处理曲线的手法,颠覆自然主义,对后世艺术家影响深远。

1932年初,毕加索着手筹备6月开幕的回顾展。为了准备展览的作品,他隐居于法国布瓦热卢一座乡郊别墅,并以玛莉・德雷莎・沃特为主角作一系列作品。《躺卧裸女》正是在这段时间完成的画作,他将斜躺的玛莉・德雷莎置身于极度抽象的空间,强调她的性征和生育能力,突显她婀娜多姿的体态。本作开辟了一个全新领域——这不仅是对毕加索个人创作历程而言,从整个裸体画史来看也是前所未有的。这幅空前绝色的作品,将于今年五月在纽约首度上拍,世人将会再次见证毕加索在艺术市场上无人能及的成就。

「1932年是毕加索事业生涯的关键一年,泰特现代艺术馆为他这一年的作品举办了一场世界级展览,这幅《躺卧裸女》是当中的焦点展品。此作什具开创性,画面充斥着感官带来的愉悦。数十年来,作为毕加索艺术遗产的一部分,本作一直隐没于世,直至现藏家直接向毕加索的家人购得。如今它首度现身拍场,将会再次见证和肯定毕加索1932年作品无与伦比的市场地位和艺术价值。」
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环球主管 Helena Newman

© 2022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纽约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 摄影: Julian Cassady Photography

毕加索与玛莉・德雷莎从邂逅到相恋的经历,是二十世纪艺术史上其中一个最动人心扉的故事。 1927年,毕加索初次认识十七岁的玛莉・德雷莎。最初二人的恋情一直保密,因为当时毕加索与乌克兰裔的俄罗斯舞者奥加・霍赫洛娃仍然是夫妻,而且玛莉・德雷莎年纪太轻,不免会惹人非议。毕加索在回顾展开幕前的不久,才开始真正以这位丰满性感的金发爱人入画。在这之前,他只能够在作品暗示自己与玛莉・德雷莎的婚外情,有时将她变成符号融入构图里,有时则将她的轮廓隐约画在背景中。到了1931年底,毕加索再也按捺不住用作品表达爱慕的冲劲,从当年的圣诞节至翌年初,他终于首度让玛莉・德雷莎以清晰完整的形象示人,而画中的她姿态慵懒迷人。

对毕加索而言,玛莉・德雷莎是情人、模特儿和女神的化身,在他的作品中扮演过许多角色。他在布瓦杰鲁暂居期间,投入创作雕塑的时间与日俱增。他以玛莉・德雷莎为主角,创作出一系列石膏半身像和她裸体斜躺的肖像。毕加索的雕塑创作对《躺卧裸女》的影响十分明显,画中的女子具备前所未有的雕塑感。同时,画中人物造型柔和,传神地展现熟睡的状态,气氛令人想入非非;扭曲变形的女性躯体,折射出毕加索对女体的欲望和想像。毕加索摒弃自然主义,创造由纯粹生物形态组成的人形,而这种手法源自他早年的超现实主义创作。

毕加索对女性人像的处理,无疑是植根于画史上艺术家对斜躺裸女的描绘,并追随着戈雅、安格尔、马奈等前人的足迹。毕加索对裸体的演绎可谓继往开来,影响后世许多优秀艺术家。

「巴布罗・毕加索漫长的创作生涯精彩跌宕,有不少年份相当值得纪念,1932年却尤其重要。在这个『奇迹之年』,毕加索从缪斯情人玛莉・德雷莎身上获得大量灵感,为她创作出许多动人的佳作,当中不少堪称他的代表作。 《躺卧裸女》淋漓尽致地展现她的性感肉体和青春纯真,代表着毕加索在创作上的重大转捩点,而且此时的他再也不愿隐藏对情人的爱恋和婚外情。」
苏富比美洲区现代艺术部主管 Julian Dawes

纽约预展 5月6日至17日



翻译:吴君莉 / 刘伟娟
Chinese version translated by Lee Ng and Caddie Lau

More from Sotheby's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