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
550

日本舊藏

清同治三年(1864年) 惇郡王奕誴封親王鍍金銀冊
前往
550

日本舊藏

清同治三年(1864年) 惇郡王奕誴封親王鍍金銀冊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品

|
香港

清同治三年(1864年) 惇郡王奕誴封親王鍍金銀冊
每頁 22 x 10 公分, 8 5/8 x 4 英寸
總 24 x 42 公分, 9 1/2 x 16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江上瓊山(1862–1924年),日本,1910年
日本私人收藏

出版

紫垣隆,〈清朝廷と銀冊〉,《大凡莊夜話》,東京,1963年,頁539至544

相關資料

論御賜鍍金銀冊
林理彰教授

漢文:
維同治三年歲次甲子六月庚午朔越初六日乙亥。皇帝遣使恭齎。
皇考文宗顯皇帝咸豐十年正月初一日,晉封惇郡王為親王冊文。
制曰:絲綸煥彩、萬方錫羡之辰,圭玉升華,一本推恩之,誼篤孔懷而晉爵,瑞輯桐封,頒慶典以展親輝增,棣萼爾多羅惇郡王奕誴,朕之弟也,繼朕叔惇恪親王為嗣,性成敬慎、度式溫恭,朱邸分藩,嗣序衍星源之派彤廷,入侍近光,承露湑之恩、嘉旗務之優,嫺仔肩罔懈,念經幃之黽,勉勵志維勤,朕膺序凝庥陳疇,逢吉際泰,筴延釐之會,推仁首、逮懿親,正履端肇始之期,篤慶先周,同氣用是,晉封為和碩惇親王,錫之寶冊於戲屏,藩任重持盈,懍寅畏之忱,衮繡風和修德,集壬林之慶。欽哉。

愛新覺羅.奕誴(1831-1889年),道光皇帝第五子,咸豐皇帝之弟,生母乃於道光四年(1824年)晉為祥妃之鈕祜祿氏(1808-1861年)。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因嘉慶帝三子惇恪親王綿愷(1795-1838年)無後,旨意奕誴過繼綿愷,襲多羅郡王。咸豐五年(1855年)被責失禮,降為貝勒。翌年(1856年)正月復封郡王,至八年(1858年)統正紅旗蒙古事務,並職鑲黃旗蒙古及鑲白旗滿洲都統事務。咸豐十年(1860年)正月惇郡王晉親王,惟如此鍍金銀冊所錄,冊封大典延至同治三年(1864年)才舉行。

據清代宮典,「凡親王、世子、郡王、福晉、長子貝勒、貝子夫人,每五年由部彚疏請行册封禮」,見《欽定大清會典.卷二十四》。同治二年(1863年)十一月十五日,禮部曾上奏請旨,稱惇親王五年彙封之期將屆,按例應由宗人府「彙奏請冊咨送利部,由臣部(即禮部)彙題請旨製鍍金銀冊,擇吉受封」,是以請旨問其福晉「應否援照道光二十八年成案,與惇親王一同受封」,如蒙允許,則「給惇親王、福晉鍍金銀冊等,現敬謹修辦,俟製造完竣時,由欽天監擇吉擇行冊封典禮」,檔案中提及鍍金銀冊,或正乃此冊,詳見台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藏清宮檔案(登錄號:152554-001)。

道光三十年(1850年)天子駕崩,皇四子奕詝(奕誴之兄)登基,年號咸豐(1850-1861年),在位十一年,大行前託顧命八大臣輔助五歲幼子載淳為同治帝(1861-1875年在位),延至十二年(1873年)親政,重掌大權。在咸豐十一年(1861年)的辛酉政變中,奕誴擁護其弟道光帝六子恭親王奕訢(1833-1898年),協助載淳生母慈禧(1835-1908年)及慈安太后(1837-1881年)奪權。事後政權主要落在慈禧、恭親王及其弟醇親王奕譞(道光帝皇七子,1840-1891年)手中。至同治四年(1865年),朝政復穩,及後廿載,奕誴仕朝,官至宗人府宗令,且擔任八旗多個要職。光緒十五年(1889 年)薨,奠謚曰勤。

奕誴有五子成年封爵:載濂(1854-1917年,曾封輔國公)、載漪(1856-1922年,端郡王)、載瀾(1856-1916年)、載瀛、載津(生卒不詳)。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爆發的庚子義和團之亂,導致清廷在聯軍逼使下簽訂《辛丑條約》。載濂、載漪及載瀾均庇護義和團,其中載漪更在王府清華園(今清華大學所駐之地)內「設壇舉事」,事後三人均因罪革爵,載濂仍許居京,載漪與載瀾偕同屬卻流放新疆,清華園因而荒廢,家財或充公、或變賣,此銀冊可能因此流散。

此日本木盒正面題「銀板親王封冊文」,背面則書「明治歲次庚戌仲春(1910年3-4月)瓊山景逸題署」(圖一),可悉日本南畫大家江上瓊山(1862-1924年)在遊訪中國時購得此冊,因而流入日本。

江上瓊山身後,銀冊匿跡五十餘年,至1962年復現,圖文並茂錄入紫垣隆(1885-1966年後)〈清朝廷と銀冊〉,收入1963年的《大凡莊夜話》,指1962年友人安武孟七攜來銀冊雅賞(圖二)。

類似封冊,博物館有藏,例如南京博物院御賜和碩智親王金冊,記錄嘉慶十八年十二月十六日(1814年10月9日)道光帝登基前之冊封,刻有「茲封爾為和碩智親王繼福晉錫之金冊」等字。北京故宮另藏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封珍妃及進珣妃之鍍金銀冊,收錄於《故宮經典.明清帝后寶璽》,北京,2008年,編號284及286。

此冊記錄奕誴晉封親王一事,於滿族宗室以至清朝歷史尤為重要,對研究晚清封爵制度甚有裨益。

中國藝術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