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534

美國西奧多‧福斯特曼重要收藏

吳大羽 京采 油彩、畫布裱於紙板 約七O年代作
前往
534

美國西奧多‧福斯特曼重要收藏

吳大羽 京采 油彩、畫布裱於紙板 約七O年代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吳大羽 京采 油彩、畫布裱於紙板 約七O年代作

來源

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二○○九年五月二十四日,拍品編號525)
美國西奧多‧福斯特曼重要收藏

展覽

〈北京大未來開幕展〉大未來畫廊,北京,二○○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五月二十一日

出版

〈吳大羽〉大未來畫廊藝術有限公司出版,台北,二○○六年,五十八、五十九頁,彩圖
〈大未來: 文化主體性的新東方美學〉大未來畫廊藝術有限公司出版,台北,二○○七年,七十六頁,彩圖

相關資料

乍看吳大羽的畫似乎近西方風格,然一經品嘗,才體會到是東方韻致的發揚。觀其畫作,是一種印象,是感受的捕獲,是西方的抽象,是中國的意象,無須尋找依據,也難於歸類。

吳冠中

多元解讀的色彩構成

吳大羽的後半生,思想傾向轉往內在,從儒釋道哲學中尋求個人昇華,創造出緊貼國際藝術發展趨勢的作品,與其說他趕上了潮流,不如說他早期孕生於歐洲,而後期發展於內心的藝術修為,與美術史的大規律不謀而合。《京采》屬吳大羽的「京韻」系列作品,從風格分析,它顯然吸收了超現實主義和抽象表現主義元素,整個畫面以許多隨形的色塊和線條構成,看似無章,但細觀下,裡面實隱藏了一幅容貌張揚的單人胸像,一雙巨型眼睛,佔去整張臉近三份之一,圓睜直視,表情憨善,其色彩以松綠和寶石藍為主,彼此緊密鑲嵌,亮麗討喜,國際抽象表現主義大師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亦有創作肖像,譬如他的《無題》,即以灰黑為主色調,輔以橘紅色彩刺激觀眾視覺,傳遞一種焦慮與不安的情緒,與之相較,吳大羽的作品更為開朗活潑,帶有幽默色彩;然而《京采》之美,還不止於此。從另一角度欣賞,它又似是一對紳士淑女的側面,彼此執手站立,深情對望,既似西方的視覺錯覺圖,又讓人想起明憲宗朱見深的御筆《一團和氣圖》,或透露吳大羽圓融無礙的佛道修為。

統攝古今的藝術高度

《京采》另一項與中國靠攏的藝術淵源,為青銅文化。銅器在遠古時代的中國極為重要,不僅是先進的鍛冶技術,還包含階級、宗教、權力等象徵意義,上頭常有許多瑞獸和鬼神圖案,亦被賦予勸善懲惡的原始宗教意義,在中國不同時期,不同地區,都曾被提煉深化,發展出一套古拙華麗的東方美學。這種帶有超自然氣息的藝術風格,與抽象表現主義所蘊含的澎湃情感十分相合,作為宗教氣息濃厚的哲學載具,亦至為合適。吳氏的《京采》成功結合三者,為抽象表現主義中的鮮艷色彩,注入青銅器的斑駁厚重,在古代祭祀崇拜的圖騰裡,吳大羽找到了中國藝術走入現代抽象主義的切入點,得心應手,可謂天衣無縫。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