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chin-san-hero.jpg

郎靜山:光之繪畫

「 郎氏(攝影)精純而引人入勝,既集天才、魅力、激情、靈感於一身,同時卻又高深莫測!……當我翻閱這些照片,不禁惋惜董(源)巨(然)、郭(熙)范(寛)和馬(遠)夏(珪),無緣在今天與我們一起,從郎氏舉重若輕的精闢指引中獲益。」

——英國大維德爵士,1942年7月21日於上海


郎靜山是中國攝影之先驅,亦是享譽全球的大師。1942年,郎靜山出版攝影暨論文集《靜山集錦作法》,英國傳奇收藏家大維德爵士即在序言中毫不吝嗇地發表上 述讚美。

郎靜山1892年生於江蘇淮陰,其自十三歲(1904年)起從事攝影,至1995年以一百零四歲嵩壽仙逝,九十餘年從未間斷,參與整個二十世紀中國及世界攝影之發展,歷史地位無出其右;郎氏畢生致力推廣攝影,融滙東方精神,發展嶄新技法,創造獨有的攝影語言,不僅參展無數,接受國際獎項、榮譽更多達數十項。本季蘇富比榮幸徵集得郎氏作品二十四幀,涵蓋紀實、靜物、人物、裸體、集錦、影繪等主題,乃國際拍場首次為此一代大師策展的完整回顧,大多數作品由藝術家親自鈐印,或具名人題款,更添歷史氣息與獨特性,彌足珍貴。

long-chin-san-1.jpg

郎靜山 《東西橫貫路》估價:HK$200,000-300,000/US$25,800-38,700

攝影:從科技、廣告、新聞到藝術

1904年,就讀於上海私立南洋中學的郎靜山,在圖畫教師李靖蘭的啟蒙下,首次接觸攝影與暗房沖印技術;1912年,郎氏進入上海《申報》 負責廣告業務,並於1919年創立「靜山廣告社」,經營長達三十年,成為中國廣告業之先軀。

1928 年,上海《時報》出版人黃伯惠首度引入國外的彩色印刷機,郎靜山受聘成為中國史上首為攝影記者,拍攝了「西湖博覽會」、「遠東運動會」、「浙贛鐵路通 車」等重大事件,發表於《時報》及《良友》等刊物,可見其事業之起步,與攝影 技術的發展息息相關,是次上拍不乏即景作品,代表郎氏的紀實攝影,如攝於浙江嵊縣的《金波泛筏》、攝於浙江天台方廣寺的《臨流獨坐》、攝於廬山的《危崖挺秀》、攝於江西南昌的 《晚峽歸舟》,以及台灣太魯閣的《六溪奇石》等,都表現了二十世紀初年中華大地風光之美,若與今天高度開發的中國社會面貌對比,更富於珍貴的文獻價值。

long-chin-san-landscapes.jpg

左)郎靜山 《臨流獨坐》,估價:HK$100,000–200,000(右)郎靜山《金波泛筏》一九三○年作,估價:HK$150,000–250,000

一、二○年代之交,郎靜山開始發表攝影藝術作品,其風景攝影《荷花柳樹》首次發表於《時報畫報》,另外,三幅作品則獲得在華外國攝影團體「上海攝影會」主辦的「中國文化攝影展」展出;1928年,也就是郎氏轉投《時報》的同時,他與黃堅、陳萬里等攝影同好者在上海成立「中華攝影學社」,簡稱「華社」,成為中國最早的攝影結社之一。自此,郎靜山可謂全面以攝影藝術家的身份活躍,其於1928年拍攝的《假寐》,被視為中國攝影史上首幅裸體作品,與1932年拍攝的《美人胡為隔秋水》在當年均屬於大膽前衛之作;三○年代更以攝影家以身份,與張大千等名重一時的書畫家舉辦「黃山書畫攝影展覽」,將新興的攝影藝術,提升至書畫的同等地位。

名揚國際:以攝影發揚東方美學

郎靜山在中國推廣攝影的同時,亦不忘在國際平台發揚中國美學。郎靜山曾經指出:「攝影是國際語言,因此,我決定用這種最有力的國際語言,把中國山川之美,文物之博,道德之善,介紹展示給全世界。」早在三、四○年代,郎靜山已先後成為美國攝影學會及英國皇家攝影學會會士,按民國學者祝秀俠統計,僅在1931至1948年間,郎氏已獲國際沙龍獎80多項。1960年在巴黎與曼·雷會面、到訪在法國嶄露頭角的趙無極,在郎氏遺留的文獻資料中,甚至有杜尚、畢加索、阿當斯、史蒂格雷茲等重要現代藝術家、攝影家的肖像及底片,說明郎氏與他們有所來往,甚至為他們照像;及至七、八○年代,藝術家已屆耄耋之年,仍然不辭勞苦,於法國圖魯斯「水之堡」市立攝影美術館舉行個展,甚至在1995年,依然以104歲之嵩齡,與吳印咸、陳復禮等兩岸三地的第一代華人攝影大師,聚首香港成立「世界華人攝影學會」,郎氏以攝影發揚中國藝術之壯志,歷盡百年而心火不息,益發讓人景仰。

long-chin-san-meditation.jpg

 郎靜山 《假寐》一九二八年作,估價:HK$120,000–220,000

影畫合一,攝影傳神:郎氏藝術觀念之核心

在東方藝術體系中,精神性始終是繪畫的最高境界,亦是早期攝影無法企及之高度。因此,郎靜山始終標舉「影畫合一」,打破攝影與繪畫在媒材上的差異性,強調兩者作為平面視覺藝術的共通性、主張以南朝謝赫「六法」指導攝影藝術,甚至發展出「集錦」和「影繪」,在理論和技術層面集合東西藝術之所長,借助先進的西方科技發明,提升中國藝術的寫實效果,使得藝術家在技術層面得到解放,得更專注追求意境、詩意和精神自由。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