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cal manuscript by Mozart in an auction selling historical documents
書籍及手稿

天才的奇蹟之筆 - 失落的莫扎特樂曲手稿

Simon Maguire
翻譯此頁面
11月19日,蘇富比將呈獻著名瑞士古籍收藏家讓·弗朗索瓦·夏蓬尼爾的珍貴收藏。此收藏反映夏蓬尼爾家族對十六至十九世紀文學、歷史、科學、特別裝幀及親筆簽名書籍的鍾情。

除了繼承對書籍的熱愛之外,夏蓬尼爾亦對音樂抱持濃厚興趣。他的音樂知識淵博,將音樂手稿加入家族收藏。其中最矚目的藏品是莫扎特六首小步舞曲K.164樂譜的附簽名手稿,是私人收藏中碩果僅存的一份。

莫扎特六首小步舞曲K.164第五及第六首的簽名手稿獨一無二。誠然,所有簽名樂譜在某種意義上都是獨特的,即使作曲家將同一首樂曲寫下兩次,還是會有些分別。然而,這份手稿是這首早期舞蹈音樂傑作的唯一來源,更為獨特。來自這個時期(約1772年)的莫扎特K.164小步舞曲現存並無其他手稿,而此曲在寫成115年之後,即1889年才出版。

這份手稿提醒世人,莫扎特許多其他作品得以傳世,全憑運氣。假如莫扎特遺孀康斯坦斯在丈夫身後沒有保存所有手稿,並於大約1799-1800年間售予出版商J.A. 安德烈的話,降E大調協奏交響曲(K.364)以及其他許多作品都不會流傳至今。事實上,上述這首降E大調協奏交響曲簽名原稿現已失落,只有莫扎特分開創作的華彩樂段尚存(2017年於蘇富比拍賣,以423,000英鎊)。可幸安德烈當年曾經出版此曲,才不致仙樂失傳。

是次拍賣的這份簽名手稿一直存於薩爾斯堡,由其姐娜内保管,傳承至莫扎特的兒子弗朗茲·薩韋爾,後來轉由其情人約瑟芬·德·巴羅尼·卡瓦爾卡博收藏。此稿後來由奧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收藏,再經拍賣易手,由瑞士藏家瑪雅·馮·阿克斯拍得,其後多年存於瑞士。

第一首和第二首K.164小步舞曲的手稿,現由美國國會圖書館收藏,由著名的莫登霍爾收藏所贈,而第三首及第四首則一度由十九世紀著名鋼琴家克拉拉·舒曼(羅拔·舒曼的妻子)擁有,克拉拉後來轉贈給約翰尼斯·布拉姆斯,後者全數音樂遺產由維也納音樂博物館收藏,這兩曲的手稿亦包括在内。

細觀手稿,可看到莫扎特這位青年作曲家音樂才華的獨特之處:法國號部份是直接以轉調後的調式寫下。基於樂理,樂手以一個調式閲讀樂譜,奏出來的卻是另一調式,視乎所插上的附屬管而定,而莫扎特卻可以一個調式構思弦樂部份,同時以另一個調式構思法國號部份。

我們得出以上結論,是因爲這套小步舞曲並無初稿,亦無後改版本,莫扎特經常一次寫成這類作品,雖然離世時僅只35嵗,卻寫下超過600首樂曲,包括三套一小時長的歌劇,創作之豐,能將所有作品寫下一次都是奇蹟,遑論兩次:他極少起初稿,這一點與貝多芬大有不同。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