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典油畫

鲁本斯的油彩速写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十九世纪以前,没有一位画家像鲁本斯一样,将油彩速写视为创作的重要一环,作品数量之丰亦无人能及。 鲁本斯并非油彩速写的开山始祖,但一提起油彩速写,许多人都会想到鲁本斯。

一般来说,鲁本斯在构思油画和其他作品时,不会先画头像素描,而是利用如本画般的油彩习作,当中不少是写生作品(ad vivum),即是从不同角度描绘同一位模特儿,并保留为将来创作之用。 其他作品虽以模特儿为基础,却是为构思油画或挂毯中的特定人物而作,要辨别这两类作品并非易事。

鲁本斯将这幅维妙维肖的头像,画入约1615至1617年的巨幅画作《米兰的圣安博阻拦狄奥多西大帝进入米兰主教座堂》,化身为画面由左数起的第三名军士;该画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 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些学者根据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收藏凡・德克的一幅速写摹本(通常纪年约1617–18年),认为该画出自凡・德克之手。 尽管凡・德克很可能在跟随鲁本斯习画时曾落笔创作,但该幅巨画现已证实为鲁本斯的手笔,毋庸置疑。

彼得・保罗・鲁本斯爵士,《米兰的圣安博阻拦狄奥多西大帝进入米兰主教座堂》,约1616年作。
©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鲁本斯的油彩速写大多由数块细小的橡木板组成。 他将碎木黏合成长方形画板,例如本作及一幅蓄须男子的习作。 这位蓄须男子不仅出现在上述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的油画中(左起第二位),亦在鲁本斯1612至1618年期间的作品中化身为不同人物。

与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画相关的另一幅油彩速写,是该画最左边的战士头像,在1997年与本作售于伦敦蘇富比同一场拍卖会。 本作在1997年上拍时,当时画面右下角有一只手放在拐杖上。 根据当时的图录数据指出,这一部分属后加处理,至今已被清除。

2019年5月22日,凯瑟琳・哈索尔(Catherine Hassall)检查颜料层后,证实左边木条和主木板的底层颜料相同,因此画板并非在完成速写之后装裱。 她发现底层、盔甲的颜料层以及被黑色覆盖之前用作勾画左肩轮廓的朱红色之间,并无色彩分离,也完全没有光油或污垢,显示盔甲是本作原本构思的一部分,或在完作不久后画上;以朱红底色调描绘盔甲别开生面, 但可能暗示鲁本斯一开始作画时想过描绘另一种装束。 在盔甲上强光部分的灰色底色,以及盔甲和男子脖子下方之间当作强光的白色曲线,都是采用同一种颜料。 深红色淀颜料则用作双眼周围的阴影部分。

彼得・保罗・鲁本斯爵士,《米兰的圣安博阻拦狄奥多西大帝进入米兰主教座堂》(局部),约1616年作。
©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目前所知,本习作没有被画入其他作品里。 尽管本作可能是上述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油画的草图之一,但它的人物塑造生动随意,加上暖色调,均表示它出自鲁本斯生涯中的较早时期,约1612至1615年。 在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藏画中,鲁本斯将这位年轻模特儿化身为身穿盔甲的罗马士兵,为他加上络腮胡,看起来更威风凛凛。

译:郑佩雯
编:吴君莉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