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经: 亚洲区总裁程寿康的另类生意经

王菁菁
翻譯此頁面
身为手握乾坤的总裁,不一定必须「霸道」,也可以是诗意的、罗曼蒂克的、天马行空的……甚至可以用玩儿来扭转乾坤。

前传:不如就聊聊「非正经」

因工作的关系,这些年编辑部所接触过的业界大腕儿可真不少。而每当大家闲聊、回想起种种经历时,「地摊儿上偶遇蘇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绝对能称得上是一个经典「段子」。

那还是十年前的事。人气爆棚的北京报国寺收藏市场,无论是寺里还是寺外,总是熙熙攘攘,各色人等都有,吆喝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更是此起彼伏,汇集了民间收藏「捡漏儿」最为形象的日常。4月的午后,几位同事正在报国寺里散步,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正蹲在一地摊儿前挑拣文玩核桃。「怎么那么像程寿康?」不能够吧,每年经手那么多的艺术品尖儿货,身为蘇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的他怎么会光顾地摊儿!?但越看越像,同事便索性上前对着背影喊了声「程总」,这背影终于转过来——果然是程寿康。

十年后,香港蘇富比春拍北京巡展期间,趁着午休的片刻与程寿康闲聊,忆起十年前这个「段子」,令在场的人忍俊不住。「逛这样的地方才有意思。」程寿康还补充说,不止古玩市场、旧货市场,他还喜欢逛花鸟市场。「刚刚在预展现场,你们问我拍卖资料,那些太正经了。但玩的这些事尽管非正经,但说起来却很有趣。」

这一刻你会发现,对面的这位「霸道」总裁并没有高高在上、「端着架子」与你说话,倒是平添了几分随意与亲近感,反而让你更愿意倾听他的所谓「非正经」的声音。于是,我们就有了约定——不如与他聊聊「非正经」。

「艺术品拍卖是艺术和生意的结合。生意其实并不难,你可以通过读MBA这样的课程去提升自身。但艺术就没那么简单,它是从心里迸发而出的。」
——程序语录

現場:對霸道總裁有了重新認識

在接受采访时,程寿康拿出了自己多年珍藏的创作,饶有兴致地挑拣出几篇比较有代表性的诗与我们一起分享。

5月28日,周二,这是我们与程寿康约定采访的日子。

香港的金钟太古广场,向来被公认为体验香港商业繁华的极致「打卡地」,香港蘇富比就坐落于此。而我们此番专访的地点就安排在程寿康的办公室。

采访的当日,香港下着瓢泼大雨。位于太古广场5楼的香港蘇富比艺术空间里正在进行「中国艺术品」拍卖的预展,一众行家里手云集于此,把玩着自己心仪的拍品。与此同时,距金钟太古广场不远的中环H Queen's HART Hall里,则正在热展「THE SUPREME VAULT:1998-2018」,各路时尚达人纷纷到场,唯恐与这一殿堂级潮流品牌的大展擦肩而过。古与今、传统与时尚、行家与新生代、现场拍卖与网上拍卖……完全不搭界的两件事,就在那一时发生了,而主角只有一个——香港蘇富比。

混搭的世界

位于太古广场31楼的程寿康办公室,虽没有想象中那么豪华,但里面所陈设的东西却极为丰富。

墙上既有传统的书画又有古意犹浓的老牌匾,也不乏很有文人意趣的书法对联;而置顶的一面书架上,除了书籍外,还扮演着博古架的角色——各式文玩小品鳞次栉比地摆在上面,在某种程度上也展现了主人的收藏偏好。

放眼望去,办公室的台上、桌上还摆放着多件风格不一、趣味横生的雕塑;而尽收维多利亚港美景的落地窗上,赫然贴着两张剪纸「福」字,与光线的折射以及几盆生机盎然的盆栽互相映衬着,展现出主人的情趣。静下心来再细看时,办公桌前一个小架子极为惹眼——整齐摆放的一排排香烟盒,让在场人惊讶片刻后,迅速地联想到香港蘇富比于去年9月首度尝试的艺术概念拍品《徐震超市》。「原来《徐震超市》被您珍藏啦!」在场的人戏说道。

这里的一切,完全是种混搭,但又不是毫无章法。它们似乎在提醒着来客:主人是一位随心所欲的人,却又是「胸有千千壑」的性情中人。

2014年香港蘇富比推出“心造乾坤恰自然:一盆一景的艺术”展售会,这在很大程度上与程寿康喜好盆栽密切相关。

诗和远方

熟悉程寿康的人都知道,比起总裁的称呼,他更愿意听朋友们称他为诗人。我们的专访自然就从「诗和远方」开始。

出乎意料的是,程总竟然拿出了自己多年珍藏的创作,饶有兴致地挑拣出几篇比较有代表性的诗与我们分享。这里既有写给女儿的,也有写给「女神」的,当然也有写给友人的,尽管是他的随感而发,却是诗意浓浓。「匆匆走过尖东海傍,匆匆走过……」为了让我们感受到原汁原味的港式浪漫,程寿康大方地用粤语深情地朗诵21年前他最终修订的《情欲尖东》,读到动情之处甚至很忘我地哼起了小曲儿。

律师出身的程寿康,文艺范儿十足。除了喜欢吟诗外,他还特别喜欢摄影,在他的镜头里既有年轻貌美的女子,也有晨起练功的老妇人,而各地的风土人情也在他的作品中……他的摄影世界里万物皆有可能。为了生意整天东奔西跑,往往是总裁们的一大写照,程寿康也不例外。但这位总裁却表现出更为精力旺盛。各地大拍巡展期间绝对是忙得手脚朝天,但他还不忘忙里偷闲,早上五点他会出现在北京的天坛公园,与大爷大妈们一起开始晨练——老人们要不伸胳膊踢腿锻炼身体,要不就是吊嗓子练唱功,而程总却是用镜头记录下一个又一个值得一说的场景。多年前,他的部分摄影集结出版,面对这些作品,程总都能讲出很多小人物的故事。

闲不住的程寿康,工作之余还能这么激情万丈。「如果工作很烦的话,再不给自己一点愉悦的时间,那就真的太痛苦了。你们知道吗,就在刚才开会的间隙我还在想,一个久未谋面的好友让我带着诗去会面,我该写什么好呢?」

「開心果」

「我和程寿康都是敏求精舍的会友,早在上世纪80年代在荷里活道一起玩古玉时就认识了。我们都习惯叫他Kevin。他给我的印象就一个字:真!无论工作还是闹着玩,他都不虚伪、不拘小节、不拘形式。说他是个爱玩的人,不如说他是个懂得生活的人,永远那么温文儒雅、衣冠楚楚。有他在,大家永远是那么开心。他的幽默风趣、语言天分、讲故事的本领,经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但背后其实充满了生活的智慧。」程寿康的老朋友、著名收藏家——敏求精舍的前主席陈永杰先生(Frank)这样评价道。

对于老友的这番评价,「程序幽默」瞬间上线:「看来下次见面,我要给Frank一个Kiss。」顿了顿,他又说道:「其实我不是什么大藏家,敏求精舍最没收藏品的就是我。Frank他们经常说:『程寿康,我知道你很忙,但你来吃饭嘛,你来了每个人都很开心。』可能因为他们觉得我是『开心果』,所以接受我的存在。」

虽然是自谦,不过一旦程寿康打开关于爱好的「话匣子」,你会发现这位眼前人的「鬼马」功底着实深不可测。譬如为了生动,当真去买条鱼用来拓画;转念一想,拓完后得留着吃,不能浪费啦,所以要小心翼翼。

最近几年,这位总裁还迷上了练书法。按理说,临帖是习者的必由之路,可他偏不。「帖子里的含义太深奥,一时间无法理解透彻,倒不如先从‘乱七八糟’的东西写起。」于是,像抄菜单等都成了程总习字法宝,「反正我喜欢什么就拿来写什么。」

他边说边神秘地拿出一枚被做旧的信封,「猜猜这是什么?」面对我们一脸的迷茫,他解释说:「上中学的时候读林觉民的《与妻书》,那种诀别时对爱的倾吐至深至美,让人难以忘怀。几个月前,我模仿了《与妻书》。纸上的洞是我烧的,血迹是用印泥做的,落款处我还按了手印,因为是遗嘱,要尽量还原得像。」

更绝的是,他还给自己书写了「墓志铭」。「这是我给自己写的生平总结,『程寿康,字康康……上课聊天多于练字……程寿康公楷书,以无常小楷绝世……又被称为麦当劳道『四才子』,其余三人,姓名不详……』也许将来可以用来做墓志铭。」

2011年5月“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
这幅张大千《嘉耦图》在2011年“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中,以1.9亿港元成交,刷新当时张大千作品拍卖纪录。

对话:性格决定高度

事实上,特别是在近几年,由程寿康带领的香港蘇富比团队,在另辟蹊径的道路上可谓举措频频。

就拿今年来说。四月初,香港蘇富比春拍敲出37.8亿港元的战绩,而这一佳绩也引领着本季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5月21日,香港蘇富比首个珠宝网上拍卖开拍,在这里可以寻觅到有别于春秋大拍的不同风格、价位的首饰;5月28日,「THE SUPREME VAULT:1998-2018」开始网上竞投,潮人们在这里就可以集藏自己的心头之好;6月15日,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开中国迄今最为重要的毕加索大展,而蘇富比则是这一展览的重要赞助商……不断地引导藏家扩展他们的新视野,让人看到因为艺术无界限,使得艺术品拍卖有着更多的可能。

这与「掌舵者」的爱玩儿、「非正经」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必然联系呢?

在2014年4月香港蘇富比春拍“玫茵堂珍藏成化鸡缸杯”专场上,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2.8124亿港元成交,创下当时中国瓷器拍卖记录。图为购藏此件鸡缸杯的著名收藏家刘益谦与现任蘇富比亚洲区主席仇国仕。

《中国收藏》:您认为诗歌对为人处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程寿康:拿艺术品拍卖来说,这些年行业越做越大,市场竞争也越趋激烈。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难免会做出出格的事。有时为了生意,在客户面前又会显得过于谦卑,丢失自我,我觉得这些都不行。在我看来,诗歌很重要,里面不会有贪婪、欺诈等负面的东西,它不会老,永远都有青春。如果一个人多读诗、写诗,就不会那么浮躁,反而会不卑不亢……我相信这些特质在待人接物时都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远方,但有了诗意,距离多远都不是问题。

这枚“粉红之星”钻石在2017年香港蘇富比拍卖中以5.33亿港元成交,创下宝石拍卖以及亚洲单件拍卖品成交的价格纪录。

《中国收藏》:您不仅喜欢自己玩儿,还喜欢拉上朋友一起玩。

程寿康:那肯定会。当仇国仕(蘇富比亚洲区主席)跟我说要做「人间异珍」专场拍卖的时候,我就欣然答应。平日里,我俩都喜欢石头、木头这类的稀奇古怪却又能从丑中发现美的东西。

比如我桌上的这个笔架,是在美国旅行时买的,店主告诉我这是几亿年前猛犸象的牙齿。当时我就想,如果给它配个底座,正好是个不错的笔架。不少客人到我这儿,一看到它就说:「哇,这是什么?是不是灵璧石呀?」甚至还会激动地敲敲它。显然每个人都有对自己认识的表现欲望,很有意思。

另外,我常常受邀去给私人银行家、投资家讲课。其实讲了很多年,讲稿没怎么变,讲过的笑话倒是不少。他们说一天到晚听资料要闷死了,直到我去讲,大家就变得很开心。讲完后很多人都会找我要名片,这也让我有很多机会去帮助蘇富比巩固品牌。虽然对方不一定马上变成我们的客户,但能把快乐带给所有的人,这也是一件开心的事。

《中国收藏》:我们知道您是个很有创作欲望的人,而且特别「天马行空」,请您分享一下对这些爱好的感悟。

程寿康:我从小就爱玩。其实说到爱好,我好像比较「花」。玩玉就不用说了,这是终身喜好。这两年比较喜欢书法,有时候周末都不想出门,就算必须出去也想赶快回到家里能够写点东西。

除此之外,就是养花弄草。虽然香港的四季不是很分明,但我能从花开花落中悟出一些道理,人生不也是这样吗?比如秋天到了,只剩枯枝,来年春天又发出新芽,好似人生有起有落;最漂亮的花,等了两三年,终于到它适应了土壤,开出期待的花来,却又因天气三五天就凋谢了。你费了那么多心血才有的成果,一下子就不见了,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花无百日红」嘛。所以我也常跟同事们说,不要看你们所在的部门这三五年在市场中的占有率高、很强势,就去轻敌,尤其是不能嘲笑竞争对手。

另外,我还喜欢小盆栽,在它们枝叶还很软的时候,就用铁线捆绑,逐渐把它们培养成理想造型。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漫长——至少需要两三年。培养人才、做好某一件事情,同样需要耐心、时间和心血。

由左至右
2010年11月“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巨匠油画展”
2012年5月香港蘇富比艺术空间开幕
2014年6月“心造乾坤恰自然: 一盆一景的艺术”展
由左至右
2017年6月“何藩:镜头细诉香港光影”展
2018年3月“Face Off:Picasso & Condo”展

《中国收藏》:香港蘇富比这些年也在不断地把玩儿发挥出新高度,比如做展览。就像2017年为「黄花梨皇后」伍嘉恩女士办的「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展,处处有玄机,成为业内外纷纷称赞的大展。

程寿康:这几年香港蘇富比举办的几场大展,让我们看到了自身的优势——能够给公众呈现博物馆级别的展览。我认为做艺术品拍卖要有一个开放的思维,反映人性的东西、美的东西,都是艺术,应该不拘一格。

从长远来说,我当然希望花心思来给客人做展览,将来他们要出手藏品的时候会想起我们。不过,对方的选择标准不可能单凭朋友的交情,能力还是最重要的。因此,说到底像我们这样经营艺术品的公司,把自己的专业做好,这是主;给客人做展览,这是次。当然,红花和绿叶是需要互相配合的。

《中国收藏》:说到能力,今年春拍香港蘇富比以37.8亿港元战绩达到历史「第二高」,在业界看来已是不俗;而且收藏家NIGO这样的专场也被视为是香港蘇富比另辟蹊径的一个典型例子。

程寿康:老实说,这个「第二高」是运气好。但NIGO专场不一样,是有计划的。买西方艺术品的人越来越多、客户群体越趋年轻化,是这几年我们看到的两个趋势,应该是时候干点事情啦。

2017年,当代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的一件作品以超9000万港元的身价在香港蘇富比成功易主,那是我们在香港引进西方重要艺术品拍卖的首次突破。接着我们就发现,在纽约、伦敦的晚拍中,已经有一些包括中国内地、香港买家在内的亚洲买家的身影,应给他们提供方便,所以香港蘇富比的晚拍中,西方元素也越来越多。

不过,晚拍的西方艺术品入门要求还是比较高的,传统古老的拍品学问很深奥,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在快节奏中,集中力往往很短暂,艺术品拍卖怎么才能照顾他们呢?今年春拍NIGO专场就很适合这类群体,价位又相对能接受,何况NIGO还是潮人。当然这需要拍卖行抓得精准,不是每一次都可以找到这样一个既年轻又代表潮流、还能跟艺术品有关的主题。还有网拍的Supreme专场及展览,也是一种尝试。

对香港蘇富比而言,将西方艺术引入亚洲市场是很大的投资与举措,这当中既有盈利目的相对多一点的部分,也有投入多一点、不求立刻有很好回报的部分。下一步我们还会关注一些好玩的、轻松的藏品类别,但需要事先考虑周全后再投放市场。

《中国收藏》:人都会有烦心和忧虑的时候,尤其是做到您这个位置,您如何排解?

程寿康:工作中遇到棘手的事,尤其是突如其来的,有时候会令人难以控制情绪。我把同事当朋友,当看到他们家中遇到困难,或者是自身健康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往往在想,工作上的这些烦恼都不重要,快乐和悲哀没有永远的,也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就像今天,就有很麻烦的事情需要处理,我们一早就不停地开会。现在你们来了,我们一起聊天,我能够短时间地开心,对我而言,这就是快乐的时光。

《1985年6月至10月》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5.10371亿港元成交,刷新赵无极世界拍卖纪录、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成为香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画作。

尾声:不变的是初心

就在本期杂志即将截稿时,一个重磅消息传来:法国电信大亨Altice董事会执行主席帕特里克·德拉伊(Patrick Drahi)以37亿美元收购了今年正值275岁的蘇富比。自此,蘇富比也结束了31年的上市公司身份,彻底私有化。

这条重磅消息的曝光让整个业界举座震惊。

「从乾隆九年到2019年,275年来沧海桑田,但蘇富比仍保持初心,为客人搜罗珍稀精品的热忱丝毫未改。展望未来,我深信蘇富比将努力继续为艺术爱好者及收藏家服务,矢志不渝。」这是蘇富比亚洲区主席以及行政总裁在公司275年志庆时的感言。

显然,不管世界怎么变,一家企业能坚守初心,一定会走得更远。

2018年“人间异珍:奇·趣”专场拍品象鸟蛋。“奇·趣”系列已成为香港蘇富比向亚洲藏家介绍崭新收藏板块的重要平台。

连结:归来仍是少年

为什么要专访程寿康?其实,更多是出于一种反差感所引发的好奇。

他,伦敦大学法律硕士毕业,拥有好几个国家与地区的法律执业专业资格;在2006年正式接管蘇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大印之前,他就有着丰富的业务拓展与法律事务处理经验。

他,以收藏古玉见长,是全球著名收藏群体「敏求精舍」的会员。两三年前,他把自己庋藏的古玉精品集结出版,这本《异兽人间》的问世也让业界看到了一位藏家的境界。「我这大半生对无数的事物产生过兴趣,但都不持久,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对中国玉雕的喜爱。」

他,「逸事」也很多。例如来北京出差,他会凌晨四点跑到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目睹这一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是如何交易的;他会一身便装,现身京城收藏市场,与经营者切磋交流;他还会走街串巷,听有话题感的人唠嗑;他还会坐进街边的小店,品尝一下大排档的饭菜;刚刚还身着休闲服,转身却换上西服革履,温文尔雅地与各路藏家、艺术家、市场人士打招呼……他活得随性,甚至在一些人看来有点儿「疯」。

今年,香港蘇富比又瞄准了“潮玩”,继春拍与日本潮流教父NIGO携手举办拍卖会后,又于5月推出了“The Supreme Vault 1998-2018”展览。 Lok Photography

他,个子不高,却有一种让人敬佩甚至是仰望的力量。当我们撇开那些流光浮华时,你能看到,不管是个人还是团队,达到何种高度固然需要机遇,但更重要的还是态度。而态度就散落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中。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客观来说,没有人完美无缺。但是人在年过六旬后,一边是丰富的人生阅历,一边仍保持着孩童般探究世界的目光,这种双重交织产生的吸引力,很可贵。「漂亮的皮囊易得,有趣的灵魂难求」,这是我们最想呈现给大家的。

在程寿康的办公室里,悬挂着一块「醉雨亭」牌匾。专访的当天赶上香港大雨,是一种恰逢其时的默契。雨天本是一个适合享受自我的时光。诗人汪国真说:「雨有一种神奇,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记忆。」这或许是对我们这次专访最好的总结吧。

◎文/中国收藏记者 王菁菁 李颖 香港报导

本文转载自《中国收藏》7月刊 <「非正经」程寿康道出他的另类生意经>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