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

恋上劳力士:专访钟表专家陈日强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藏是一种奇妙的瘾,有时候一件单品就足以燃点藏家的兴趣。在钟表收藏的世界中,开启这道门的钥匙可能是潜水表或军事表,也可以是功能极度复杂的腕表、三问表或古董时计。每位钟表爱好者都有各自的故事,但不可讳言的是,很多人的入门表款是劳力士,这种缘分并非偶然。香港苏富比「每周名表精选」网上拍卖现已开放竞投,我们请来钟表部专家陈日强,介绍劳力士腕表的独家美学,以及设计背后引人入胜的故事。

劳力士腕表对藏家的吸引力何在?

劳力士总是尝试缔造历史。他们当年争取成为第一枚登上月球的时计,尽管桂冠最终落在欧米茄身上,但是劳力士距离宝座仅有一步之遥,而且在竞争过程中为对手带来不容小觑的压力。劳力士研发出第一枚足以抵受圣母峰峰顶严酷条件的腕表 Oyster Perpetual,并为泛美航空机师设计出第一枚显示两地时间的腕表 GMT Master,而 Submariner 则是史上第一枚能够潜入 200 米水深的腕表。劳力士与历史密不可分。对劳力士和其他古董腕表而言,制表工艺的突破就是最吸引力人之处。

能否举例说明这些工艺突破和技术创新?

一切离不开品牌的创新与探索,以及对更佳物料的追求。劳力士对品质的执著尽见于细节。以夜光涂层为例,劳力士在最早期的夜光腕表里使用一种名为「Radiant」的物料,被发现具放射性后停用,并以氚取而代之,后来经历 Luminova,才到现今使用的 Superluminova。Superluminova 涂料可于火灾逃生指示牌、出入口和楼梯间找到。这些都不是罕见物料,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这个例子显示了品牌为改善设计而作出的努力。表盘是另外一个经历多番变迁的部分。从亮面演变到今天的陶瓷表盘,制表师仍在不断寻找坚固耐用的物料。

鉴赏古董劳力士腕表应从何处着手?

方向有很多,很难说应该从何开始才是正确的。正如之前提到,Submariner 不但是技术上的一大突破,它还包含很多重要的文化意义。这款腕表曾在007电影中出镜,也点缀了不少名人的手腕。因此 Submariner 在本人的推荐名录上绝对占一席位。劳力士腕表有大表冠和小表冠之分,前者是军队规格,方便全日戴着手套的士兵调校时间。

Submariner 经历过不同阶段的演变。五十年代的早期出品并没有表冠护桥,外形比现时的款式更显流畅。顾名思义,表冠护桥的用途是保护表冠。如果佩戴的腕表不慎遇到碰撞,表冠就有可能掉落,护桥能够起到保护作用。劳力士根据各种目的衍生出特定功能。例如军用款式的表耳与穿过表带的弹簧横杆固定相连,避免腕表在行动期间飞脱。这些细节都根据腕表的生产年代和对象而经过周密考量。

除了这些故事之外,劳力士在国际场合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从七十年代初开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及其他阿拉伯国家就委托劳力士制造腕表,作为向官员、外交官及重要人物的赠礼。「劳力士及爱彼名家收藏」呈献一枚近似 Pucci Papaleo 专书收录的 Daytona 腕表,配备「沙漠之鹰」表盘,堪称见证此一黄金年代的罕有珍品。此表表盘经过专门设计,非比寻常,上方为手绘彩色珐瑯的阿联酋国徽,以「古莱什族鹰隼」代替传统劳力士表盘上的「Cosmograph」字眼。鹰隼凛然直立,双爪之下是迪拜统治者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htoum 的签名,即六点钟方向之上,有别于相似表款同一位置上意为「Wazarah Ad Difa’a department」的阿拉伯文标识。另外,表盘下沿的西格玛符号「σ」暗示了这款腕表的面世年代。

腕表跟其他门类的收藏方式是否相似?

我热爱古董腕表,对洋酒年份的兴趣亦不遑多让。从某方面来说,两者的收藏心态很相似。聆听专家谈论不同年份和葡萄园为洋酒风味带来的影响,总是获益匪浅,乐趣无穷,正如不同时期的古董表对我来说,设计背后的历史背景总是令人着迷。我觉得腕表和洋酒都是「有生命的艺术品」——前者马不停蹄、争分夺秒,像是永远跳动的心脏,后者随着年月渐趋成熟转变,呼吸吐纳,成为不同的模样。收藏确实是一种瘾,一但喜欢上了就很难忘怀。

相关新闻及文章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