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展會

当代艺术「新女孩」俨然自成一派,谁会是未来的萌娜丽莎?

吴滋懿
翻譯此頁面

一股「新女孩」力量正在用尽全力敲响艺术收藏世界。

80年代流行音乐正红,Cyndi Louper的Girl just wanna have fun,同时的当代艺术诞生了一个带着坏笑、满脸是戏、满口脏话、还会比中指玩摇滚的大眼愤世小女孩,当时正从日本前往德国进修的奈良美智, 以小女孩为表现,热议各种社会现象,一面手势耍坏眼神耍狠背后藏刀,一面又用最深切温柔的文字例如「我不介意你忘了我」出版书籍策划作展。 常听人说:男孩不坏、女孩不爱,这到了当代艺术的奈良美智作品,则是女孩不坏藏家不爱!?

2001年时以20,000美金售出的奈良美智作品《背後藏刀》(Knife Behind Back),在2019年的香港秋拍,苏富比拍卖落槌价达到约两千五百万美金,这一敲,不仅让其创作者奈良美智一举成为日本当代最高价的艺术家, 各款奈良美智作品,画作、雕塑、版画、书籍、玩具应声涨起。 也就此敲出一门属当代艺术的「新女孩」门派,此前让人无法归类为新表现主义还是波普艺术的娃娃们,随着奈良美智的小女孩以掌门人之姿在前开路,后起之秀的各位小女孩小男孩也不遑多让成为新焦点,有别于火热的抽象派印象派,Mr.、 六角彩子、中村萌等青年艺术家的作品纷纷引起亚洲藏家注意的集市效应。

艺术家Mr. 与他的雕塑合影(Jil Wu 摄)。

一股新女孩力量正在用全力敲响艺术收藏世界。 我们将美术史往前翻一点,其实女性的形象一直是艺术创作的重点,罗浮宫的镇店之宝《蒙娜丽莎的微笑》,女主的神秘面纱以及画作失窃重返罗浮宫怀抱的传奇,说她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女子也不为过。 再翻更早一点,失去双臂的维纳斯女神、胜利女神雕像,这么一列,才想到罗浮宫最知名的典藏三宝都是女性。 那么在「新女孩门派」里,谁会是未来美术馆的蒙娜丽莎? 能够超越蒙娜丽莎一天吸引30,000人参观的吞吐量?

以新女孩为形象的作品广受欢迎,女性艺术藏家也急速增多。

回到2001年9月(18年前),日本电视台NHK为村上隆与奈良美智拍摄的当代艺术特别专辑中也曾稍微提到,两位艺术家带动了新兴艺术市场趋势,同是以创作女性为题,一位迎来御宅族,一位则是女孩的世代, 节目中所分析提到比较前卫的一点是,喜爱奈良美智画作的粉丝多数是女性,藉以观察到同时期,艺术市场的女性收藏者成长趋势同时并进。 而女性消费者经济消费力增强与网络商务生态的爆发成长几乎同步,更是万分有缘也有趣的现象,此一当代艺术创作风向的转变与都会生活形态的转变,两者交互影响且密不可分。

而因着网络科技普及与电子金融的便利,以往较为封闭的艺术收藏地域性与受众也开始扩大。 大量女性社群开始关注艺术家动态作品是21世纪的兴起新趋势,虽说艺术家以女孩神秘感的萌样为灵感的画作,数量不少且始于更早,荷兰画家维梅尔画笔下的佩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回眸浅笑、更早至日本江户时期的浮世绘。 但愈是近代,真可以发现艺术作品的女性形象愈趋年少。 而难道是因为御宅族文化的兴起扩散? 还是因为更广大的群众对于青春与萌文化的青睐?

美少女的美术史 主视觉 北师美术馆提供。

美少女的美术史,可说是借着艺术作品谱成的日本女性社会地位进化论。

台北的北师美术馆正在展出的「美少女的美术史」巡回展,便以日本美少女为题,深入浅出的囊括古美术到近代美术至当代的各艺术家,以女性为作品主体的贯穿几百年来的东瀛女孩群像。 以日本四个地方美术馆的馆藏为策划横向,以江户到现在的时间线为纵向,让东瀛艺术里的女孩活跳出一个清晰的模样。 其中奈良美智早期90年代作品绝对是开门重点作品,超现实的雕塑作品也令观者赞叹神采微妙,展览中还亲眼见到了漫画家手冢治虫的宝马王子手绘原作,让70后的漫画迷们霎时重返青春。 而一批早期明治维新的少女插画读物,可见少见以日本女学生小清新为主题的现代女性自主意识,女孩开始对于从孩童变成女人之间的少女生活有了想象,弹吉他与滑雪等也成为女性的休闲生活。

左至右:高畠华宵,《快乐的远足》,1930年作。 弥生美术馆馆藏。 (Jil Wu 摄)。 金卷芳俊,《摇曳迭影之感》。 (Jil Wu 摄)

从美术史来看少女,各年代名为少女的年龄其实稍有不同,愈早期的女性外表较为熟龄,而以少女入画作的遐想,亦各有奇幻与千秋。 从社会与人文的变迁来看,则是更能看到日本女性生活风格的进化。 要说是美少女的美术史,也更可以说是借着艺术作品谱成的日本女性社会地位进化论。

「想起当年第一次素描的经历,比起是因为想报考美术大学,其实是更想看裸女吧(笑)。 」
- 奈良美智

说起奈良大叔画的小女孩是谁,他则是提过:「其实在这之前,我的作品都是为了我自己画的,是我的一部分,更像是自画像。 」为自己的书写序,整理着过往的作品集的奈良美智,娓娓道来心底的声音,他提到其作品其实不是为了画哪一个小女孩,而是他的自画像,从开始创作就只觉是画自己,而无论画作巡回去哪里,永远都会是自己的一部分, 但随着愈来愈多人跟说在他的画里看到了自己,或是很像他们认识的某个朋友,他才开始慢慢理解别人的视角,在自己创作的画里也能有了自己以外的人,适应画作已不只是自画像,适应自己与画作的关系是一个「画画的人」。 在2017年丰田市美术馆的个展「for better or worse」总结了他大学毕业后的30年人生,其中展出的80后90初作品,便能清楚看到奈良美智提到的自画像足迹。 奈良美智亲写的序里提到在高中的第三年,他面临大学考试,补习班的朋友揪他报名一期美术课,说是考个好的艺术大学可能比较轻松,而且,这个美术课是有素描裸女的喔。 或许比起考美术大学是更想看裸女吧(笑),他说起当年第一次素描裸女的生命旅程,同时是一路走来顺着生命之河的写照。 「回头看,我在高中的时候,从没有想过会走上艺术这条路。 」

奈良美智落笔,无论是画作还是文字,又或是90之后开始创作的立体雕塑,总能为你捕捉日子里的各种诚实、各种与你共鸣的委屈愤怒与悲伤。 拥有亿万画作也好,一本插画书也成,这也总结小女孩会如此受到大家喜爱的原因。 未来的萌娜莉萨会是谁? 我们拭目以待。

奈良美智即将在2020年4月迎来在LACMA巡回回顾个展,而因为LACMA与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的互展协议,据闻也将在上海联展,接着也会巡回到毕尔包古根汉美术馆。

「美少女的美术史」展览信息:
展览日期│2019.08.24 - 2019.11.24
展览时间│10:00 - 18:00周二至周四、周日,10:00 - 21:00周五、周六
展览地点│MoNTUE北师美术馆
地 址│台北市大安区和平东路二段134号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