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cal manuscript by Mozart in an auction selling historical documents
書籍及手稿

天才的奇蹟之笔 - 失落的莫扎特乐曲手稿

Simon Maguire
翻譯此頁面
11月19日,苏富比将呈献著名瑞士古籍收藏家让·弗朗索瓦·夏蓬尼尔的珍贵收藏。此收藏反映夏蓬尼尔家族对十六至十九世纪文学、历史、科学、特别装帧及亲笔签名书籍的钟情。

除了继承对书籍的热爱之外,夏蓬尼尔亦对音乐抱持浓厚兴趣。他的音乐知识渊博,将音乐手稿加入家族收藏。其中最瞩目的藏品是莫扎特六首小步舞曲K.164乐谱的附签名手稿,是私人收藏中硕果仅存的一份。

莫扎特六首小步舞曲K.164第五及第六首的签名手稿独一无二。诚然,所有签名乐谱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独特的,即使作曲家将同一首乐曲写下两次,还是会有些分别。然而,这份手稿是这首早期舞蹈音乐杰作的唯一来源,更为独特。来自这个时期(约1772年)的莫扎特K.164小步舞曲现存并无其他手稿,而此曲在写成115年之后,即1889年才出版。

这份手稿提醒世人,莫扎特许多其他作品得以传世,全凭运气。假如莫扎特遗孀康斯坦斯在丈夫身后没有保存所有手稿,并于大约1799-1800年间售予出版商J.A. 安德烈的话,降E大调协奏交响曲(K.364)以及其他许多作品都不会流传至今。事实上,上述这首降E大调协奏交响曲签名原稿现已失落,只有莫扎特分开创作的华彩乐段尚存(2017年于苏富比拍卖,以423,000英镑)。可幸安德烈当年曾经出版此曲,才不致仙乐失传。

是次拍卖的这份签名手稿一直存于萨尔斯堡,由其姐娜内保管,传承至莫扎特的儿子弗朗兹·萨韦尔,后来转由其情人约瑟芬·德·巴罗尼·卡瓦尔卡博收藏。此稿后来由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收藏,再经拍卖易手,由瑞士藏家玛雅·冯·阿克斯拍得,其后多年存于瑞士。

第一首和第二首K.164小步舞曲的手稿,现由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由著名的莫登霍尔收藏所赠,而第三首及第四首则一度由十九世纪著名钢琴家克拉拉·舒曼(罗拔·舒曼的妻子)拥有,克拉拉后来转赠给约翰尼斯·布拉姆斯,后者全数音乐遗产由维也纳音乐博物馆收藏,这两曲的手稿亦包括在内。

细观手稿,可看到莫扎特这位青年作曲家音乐才华的独特之处:法国号部份是直接以转调后的调式写下。基于乐理,乐手以一个调式阅读乐谱,奏出来的却是另一调式,视乎所插上的附属管而定,而莫扎特却可以一个调式构思弦乐部份,同时以另一个调式构思法国号部份。

我们得出以上结论,是因为这套小步舞曲并无初稿,亦无后改版本,莫扎特经常一次写成这类作品,虽然离世时仅只35岁,却写下超过600首乐曲,包括三套一小时长的歌剧,创作之丰,能将所有作品写下一次都是奇蹟,遑论两次:他极少起初稿,这一点与贝多芬大有不同。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