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

大英博物馆「MANGA マンガ」日本漫画主题展:与策展人对谈

Christian House
翻譯此頁面
2019年大英博物馆「MANGA マンガ」展览大获好评,证明日本漫画的魅力无远弗届。在苏富比 「MANGA」展售会 网上拍卖 即将开幕之际,我们重温与大英博物馆展览策展人的访谈,探讨漫画对文化与设计的影响。

你最喜欢的日本漫画又是哪一部呢?

日本漫画源自十九世纪末;时至今日,这个行业的市场价值达三十亿英镑。2019年大英博物馆的「MANGA マンガ」展览是在日本之境外最大型的日本漫画展览,吸引超过十八万人进场参观。

野田悟,《黄金神威》,2014年作 ©SATORU NODA / SHUEISHA

这次展览呈现「人人漫画」的概念,以日本漫画探讨流行音乐、消费主义、时装、电影及游戏。展览策展人妮可·考里奇·罗斯曼尼尔一边在博物馆大中庭品尝鲜奶咖啡与胡萝卜蛋糕,一边讲解葛饰北斋、Instagram与杰夫·昆斯在日本漫画世界的角色。

龙猫 by 吉卜力工作室,《龙猫手稿》,1988年作,压克力纸本,23 x 36公分。估价:HK$70,000 - 90,000。( 「Contemporary Showcase: Manga」网上拍卖 | 5月5日至11日)

手冢治虫和株式会社手冢,《阿童木与和飞马签于手冢治虫和1978年原始日历封面(两张作品)》,1978年作,压克力,粉彩, 钢笔纸板,日历:50.5 x 35.5公分; 67 x 49 公分。估价:HK$350,000 - 550,000。( 「Contemporary Showcase: Manga」网上拍卖 | 5月5日至11日)

对于从未接触日本漫画的人,你会如何解释它的定义?

日本漫画是连续叙述的视觉表现形式,以线条叙述图像故事,当中的线性特质带领你从页面右上方观察至左下方。 你的眼睛随着线条移动扫视。 当你习惯这种模式,你便能迅速阅读漫画。 自然地,你就能发自内心地投入其中。

人们对日本漫画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那就是,日本漫画是儿童读物,就连日本人也如此误解。 有些人认为漫画没有内容,就如电视节目,只是消遣娱乐。 然而,日本漫画一直以来是一股强劲浪潮,如今依然风靡全球。 在流行Instagram的世界,我们总以图片诉说不同故事。 而日本漫画凭着图像线条的特质,或许对现今所需最适切不过。

日本漫画与西方传统连环图有何不同?

西方连环图由方格内的图像和文字组成。 图文更可能是平衡均等。 若你抹去文字,便难以理解图中发生何事。 而日本漫画通常没有文字,即使偶有文字,也是无关重要的。

高桥阳,《足球小将》,1981-88年作 ©YOICHI TAKAHASHI/SHUEISHA

日本漫画从何而起?

日本漫画的起源众说纷纭。 我们一般认为现代日本漫画源于1880年代。 这就是后来日本的本地图像形式,融贯西方报刊技术、印刷及讽刺手法。

日本有以图像作教育用途的传统吗?

展览中的葛饰北斋作品便是一例,可见十八世纪时便以图像作教育用途。 此作并非图画小说,而是图解历史书。 日本当时的民众多不识字,而这正是以视觉图像为主导。

哆啦A梦 by Shin-Ei新锐动画,《哆啦A梦,伊藤翼和野比助手稿》,约1970年代作,压克力纸本,28.5 x 36公分。估价:HK$70,000 - 90,000。( 「Contemporary Showcase: Manga」网上拍卖 | 5月5日至11日)

日本漫画对当代艺术有带来影响吗?

当然有。 日本漫画不是讯息,而是一种媒介。 从杰夫·昆斯、村上隆的作品之中可见一斑。 当你观看杰夫·昆斯的作品,他正致力追求平庸,这是有意而为的。 他在高处求低;漫画则从低位求高。 某程度上,两者亦有共通之处。

河锅晓斋(1831-1889年),《新富座妖怪引幕》,1880年作 © TSUBOUCHI MEMORIAL THEATRE MUSEUM, WASEDA UNIVERSITY

这是不是一种相互关系?

日本漫画有否借鉴其他领域? 有的。 日本漫画是自由自主的表达形式;你可从中看到思考响应。 现时漫画界的重要焦点是运动鞋。

左至右:小飞侠阿童木 by 虫制作公司,《小飞侠阿童木手稿》,约1960年代作,压克力纸本,18 x 23 公分。龙珠Z by 东映动画,《超级撒亚人手稿》,1989-1996年作,压克力纸本,20 x 25公分。( 「Manga」展售會 | 4月29日至5月8 日)

蘇富比于2015年以150万英镑售出艾尔吉的《丁丁历险记》素描。 漫画是否被视为美术上拍出售?

法国的拍卖行已开始出售日本手绘原画,市场正处于发展初期。 我认为,若想收藏此类作品便应从速,因为市场将要腾飞。 而不少年轻艺术家逐渐转向数码创作,原画创作不再,更加无从收藏。

柳濑嵩,《面包超人签于柳濑嵩》,1900年后,钢笔及压克力纸本,9.5 x 9.5公分。( 「Manga」展售會 | 4月29日至5月8 日)

当你告诉人们你是一位日本漫画专家,他们会如何响应?

我通常不会告诉他们。 我的博士研究题目是陶瓷。 然而,陶瓷艺术家大多倾向热爱日本漫画,而有关陶瓷的漫画亦多不胜量。

妮可·考里奇·罗斯曼尼尔于东安格利亚大学塞恩斯伯里日本艺术及文化研究所担任研究总监。

《日本漫画》图录由大英博物馆/泰晤士及哈德森出版社发行。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