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書畫

乾隆帝的教子之方:是慈父,还是虎爸?

Elizabeth Choi
翻譯此頁面
这幅清朝元韵诗手稿,让我们窥见乾隆帝在一国之君、万乘之尊以外,鲜为人见的父亲形象。

香港蘇富比中国古代书画秋拍将于十月七日正式开锣,呈献多幅珍贵画作,跨越千年,精彩纷呈。其中一幅乾隆帝长子永璜书元韵诗——永璜在二十三岁英年早逝,遗留的纪录与墨迹甚少,因此本作尤为珍罕。此外,乾隆帝的朱批改正,更让我们有机会一窥其为父之道。

赫赫有名的乾隆帝通常给后世的印象是史书上百年大统、英明神武的盛世之君,但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他以父皇的姿态谆谆教导皇儿,可谓绝无仅有、极为珍罕的历史纪录。

作品上可见乾隆帝长子永璜借乾隆御制元韵题诗一首,诗中写有如此一句:「几人身得到仙瀛? 」

乾隆帝在画幅上以朱批改正道:「此岂皇子口气」。此处,乾隆貌似在劝戒永璜不可有独善之心,或在提示皇子不可沉迷信仰。他亦在文中另加点注,委婉地认可永璜的文笔,可见乾隆帝对长子的严格标准与期许。

乾隆帝肖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1年。图片由EMMANUEL DUNAND / STAFF 提供。

清朝皇帝着重教育,尤以历史、政治、诗词、书法与绘画为重。作为大清皇子,需鉴古知今,明察治国之道,同时精通诗词歌赋;清代的国君对子嗣要求严苛,这一点与现今世代的「虎爸虎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乾隆帝对儿子的诗篇直斥其非,在亲笔御书上则阐明了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的职责。乾隆毕生共书逾42,000篇御制诗,其中《四得论》与《四得续论》可谓其八旬寿诞中最重要之文献。根据乾隆所言,两论为「着论自警」之用,旨在总结生平辉煌成就,并引经据典、细心改易,论证自身因德政而得「位」之义。其后,他将两论赐予皇子、学子与群臣,供他们细阅传颂。

除了家国大事,乾隆帝亦会就个人爱恨吟诗作对;这些诗篇呈父亲及丈夫角度,让后世能够更为全面地剖析乾隆的心路历程。作为中国历来在位年间最长的君主之一,乾隆一生经历过不少坎坷与波折。为了延续大清国祚,乾隆曾册封两位皇后,身边更是妻妾成群,膝下儿孙满堂,以承龙脉。可是,在十七个皇子中,只有四位存活了下来。

孝贤纯皇后肖像,清乾隆。鸣谢:北京故宫博物院。

1748年,孝贤皇后驾崩,对乾隆打击至深。乾隆先是痛失嫡子,一年后爱妻更撒手人寰;在悲痛交加下,乾隆创下逾百首诗歌,致以深切哀悼之情。乾隆为最后一首诗挥毫时,孝贤皇后已离世将近四十年,此后一年,乾隆亦赴黄泉。

孝贤皇后驾崩后,乾隆为此极为哀痛,正因如此,他对永璜十分严厉。迎丧时,永璜的冷静表现在乾隆眼中不够悲伤,被指有失体统,遭其当众痛责。为了惩罚永璜,乾隆决定取消这位皇长子的立储资格。

此后不到两年,永璜薨逝。在他死后,乾隆为此事感到后悔,因此追封永璜为定安亲王。由此可见,乾隆在身居皇位、恪尽天子之职时,仍然不失为人父的慈爱。

弘历登基为乾隆帝前,与父皇雍正帝乃至祖父康熙帝的关系非常深厚。两位天子均对弘历宠爱有加,亦向其传授孝义之道。弘历被视作父皇及祖父的最佳继承者,因此更要将他们所秉持的优良传统世代相传。

以上所见,可能只是乾隆私生活的凤毛麟角。可是,这幅珍贵的手稿仍能让世人得悉大清皇帝的教子之方,一瞥乾隆在繁重国务以外不为人知的父亲形象。

关于作者:Elizabeth Choi是一位自由作家,对艺术与文化深感兴趣。她曾为《南华早报》、《Time Out 香港》及《Hong Kong Tatler》撰稿。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More from Sotheby's

Close